中国留学生眼中的土耳其14:生吃小丸子

一名在土耳其攻读博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带您走进千面土耳其。

中国留学生眼中的土耳其14:生吃小丸子

生吃小丸子

每次去上课的时候,都会路过一家卖生丸子的小店。我起初并不太喜欢吃这种小吃,总觉得味道怪怪的。而且虽然她名字叫生丸子,但里面一点肉也没有,是由一种谷物混合着调料做成的素食。吃的时候可以用生菜的嫩叶卷着素丸子,如果喜欢可以挤一些柠檬水在上面或者放点儿石榴酸酱。

在土耳其这种叫做çiğ köfte(生丸子)的小吃几乎遍布在大街小巷,有一些是有名的连锁店,剩下的则是自己开的别具特色的小店面。人们就算不去外面吃,也偶尔会在自己家里做这种食物。我记忆里第一次吃生丸子大概是两三年前,我的朋友哈莫要去上英语补习班,他死活要让我和他一起去,纠缠不过只好一起去。本来那天就有点来不及了,课应该是下午六点半开始,我们赶到那边的时候已经过了六点了。没吃晚饭的我们决定找个简单的东西随便垫垫肚子,就在学校附近的马路边有一家巴掌大的店面专门卖生丸子。我和哈莫一人要了一个生丸子卷饼,顺便说一下,生丸子的吃法一种是像土耳其烤肉一样卷起来吃,另外一种就是直接用生菜叶子一个一个包着吃。如果你不能吃辣,吃之前一定要告诉老板要不辣的。其实,地道的生丸子都是辣的,但为了照顾我们这些不能吃辣的人,现在也有很多卖不辣的生丸子的店。吃这个很快,我告诉哈莫今天是我陪你来上课所以这顿饭得你来请,他答应的倒是爽快,也主要是生丸子的价格非常亲民。

有些东西就是你突然会对它产生好感。吃了一次生丸子之后,最让我念念不忘的就是包着生丸子的那片生菜的味道。混合着一点点生丸子的辣味的生菜叶子有极致的爽口感,比喝水要来的爽,吃过后嘴里会有长久的水的甘甜味儿。前几天去上课,每天都走的路上竟然也有一家生丸子店。当时我很犹豫要不要去吃,因为吃生丸子真的是一个特别本土化的行为,一般外国人好像不怎么去。所以你就会犹豫,在生丸子店里该怎么举止,你是应该表现的更本地人一些还是应该规规矩矩的做一个老外。这个就像煎饼果子一样,吃煎饼果子的时候你不会像去吃西餐那样条条框框,你应该是最随便的,用最习以为常的方式跟老板要加蛋或者别的什么,吃煎饼果子有自己独特的一套话语。生丸子也是这样,艾米努努那边有一个特别火的网红生丸子店,我在网上看过很多那个叫做阿里师傅的人做生丸子和卖生丸子的视频,简单说就是简单粗暴,而且特别俗。阿里师傅会很不耐烦的骂人,会大声呵斥顾客,但好像街边的小店就是这样的文化,人们都是嬉皮笑脸的,也不觉得被冒犯。一边骂的开心,另一边吃得带劲儿。一副人间烟火。所以,当时我会犹豫,因为自己不知道该怎么那么土耳其式的人间烟火的去吃生丸子。但最后还是决定进去试一试。

效果出奇的好。那家店的生丸子简直完美,味道恰到好处,加上还附带着卖一些别的小吃,比如什么葡萄叶卷啊,肉丸子啊,每种要一个吃一下,一会就饱了。更主要的是店里的小老板是一个很客气的人,所以我的人间烟火的顾虑就消除了,我也不必粗声粗气的“哎,大哥来一份卷饼,不要辣”的喊。

过了几天,又路过那里竟然又想吃。也是一个傍晚,店里比我上次来的时候要拥挤一些,有一个人正在买生丸子,但他身上的烟火气确实要浓厚很多。他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我本来是个不爱吃生丸子的人,但你们做的真的太好。完全是因为你们我才开始吃的,哎,大哥,那个生菜多放一些,好,多谢”。他一来一往的跟店家闲扯,然后突然转过身来对我用英语说“this is very good”顺便还做了一个很好吃的手势。我笑着用土耳其语回答他说我知道,我经常来这里。店里的老板认出了我,冲我笑了笑,顺手给我一个包好的生丸子让我尝。生丸子不贵,如果是卷饼一份5块,如果你要吃生菜包着呢,那就论斤卖。

第一次来这家店的时候,当时有个年轻人看着岁数不大,应该十七八岁,不太像本地人。他也想买一个卷饼吃,问了价钱,摸了摸口袋的零钱就走了。估计是没有五块钱,吃不了。生丸子店是在每个街区,任何阶层的人都会吃的食物。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