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稿:欧洲应向埃尔多昂致敬

拥有民主价值的地区没有军事政变的位置,但欧洲又是如何对待政变的?

专稿:欧洲应向埃尔多昂致敬

 

欧洲应向埃尔多昂致敬。

在拥有民主价值的地区没有军事政变的位置。

布鲁塞尔是在睡觉,还是不了解情况?

这是就欧洲领导人对土耳其7.15未遂政变无动于衷的态度提出的质问。

你们暂时幻想“政变者取得成功,军事-政治政变推翻土耳其政权”。

1967年4月,希腊雅典军官和坦克发动政变夺取政权,数千人被逮捕。我怀疑它将同开始对于希腊和欧洲来讲持续十年的噩梦一样容易。

在政变部队试图镇压反对派示威之际。我原以为可以见证安卡拉和伊斯坦布尔街头可能发生的大屠杀。

 

请您回想一下,在2013年6月的政变后立即在开罗爆发的暴力。

在土耳其如果政变得逞,很可能就会使国家陷入内战。且这样的状况会导致令人无法想象的严重后果。

逃避暴力、混乱和死亡的数百万土耳其公民与正在土耳其的2百万叙利亚难民这时则会一同涌向欧洲。欧盟这样就会面对比2015难民悲剧更严重的另一场难民危机。

在欧盟,没有一个成员国或者是任何一个正在为加入欧盟而磋商的国家任何时候都没有见证军事政变。

 

在匈牙利或者其他的一个地方,对我们的法律之上原则进行挑战、占领

电视台、轰炸议会、企图夺取民选总统的一个政变图谋上显得十分的逊色。

威胁还没有完全消失,但265人死亡,1100人受伤。土耳其政党迅速走到一起咒骂政变图谋。这一前所未有的团结气象说明了土耳其民主走到了一个更加安全的状况。

可是在政变之夜,欧盟咒骂政变需要的时间太长了。特别是这对在宪法整顿上迄今进行的最大威胁的一个时候、向成员国进程中的土耳其没有派遣欧盟代表访问。

 

相反,欧洲领导人立即开始质问土耳其当局清除国家机构内葛兰恐怖组织成员的举措。

土耳其欲中止《欧洲人权公约》时,欧盟领导人则喊着说“不行”。他们遗忘了一件事,那就是当法国在11月遭受恐怖袭击后采取了同样的举措。土耳其有权对企图破坏宪法秩序的势力采取自我保护措施,这不容任何质问。

这些措施存在过犹不及的风险是无可争辩的。真诚希望欧洲理事会和欧洲人权法院在事情开始平息后进行认真讨论。

有极小可能支持政变的记者们也被逮捕,当然这也是一个遭受抨击的问题。

有一个很好的消息是欧洲理事会秘书长贾格兰德本周将访问安卡拉。

在政变之后的几天里总统埃尔多昂的最亲密顾问卡林针对西方面对政府对政变发起的行动的抨击在推特上撰写的文章意义深远:如果政变成功的话,同样像在埃及一样你们也会支持政变。

 

你们不了解这个民族,但这个民族了解你们。”
欧盟领导人如果政变后立刻前往土耳其发表谴责政变企图声明的话,祝贺土耳其人民成功挫败这场政变的话,总统,政府要员,议会领导人将会与欧盟磋商如何为土耳其共同打造一条民主路径,欧盟现今将会处于一个更好的局面。
当然,这种运动也不能保证国家独裁主义走向更深层次。然而,至少可以体现出欧洲有政治理想为捍卫民主价值付出了努力。
目前,普京将是政变后第一个与埃尔多昂会晤的领导人。如果这个会面实现的话,这对于欧洲来说将会很尴尬。
注:卡尔·比尔特担任欧洲国家理事会外交关系同等主席兼瑞典前首相及外交大臣。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