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对外政策看点52

本节目由卡拉泰辛大学国际关系系教员伊佩克博士撰写。

土耳其对外政策看点52

土耳其对外政策最近几年发生重大转折以及取得重要进展。该进程设计师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这个问题上的重要参考之一是土耳其国家哲学。在本周的节目中我们将分析土耳其国家哲学以及对土耳其对外政策的影响。

现在我们播报卡拉泰辛大学国际关系系教员伊佩克博士就有关问题进行的评估。

从外界审视土耳其对外政策的目光看到最近几年中土耳其对外政策出现重大转折并取得进展。毫无疑问这种转折和进展有着重要的参考和背景。土耳其共和国总统埃尔多安在有关问题上的重要参考之一是土耳其国家哲学。在本周节目中我们将分析土耳其国家哲学和对土耳其对外政策的影响。

土耳其人在其它国家无法与其比较的广泛地理位置上持续统治,在不同时期占主导地位,充满跌宕起伏的历史进程以及现状迫使土耳其人研究国家哲学。建立国家是人们生活在一起的必要条件之一。人们生活在社会中,在社会中创造出各种积极或消极的人类发展机会。

毫无疑问,国家哲学隐藏在人们的意识当中;而与这一意识相陌生者,则无法理解那哲学思想。意识并非是一件能够轻易理会的事务;语言的含义,地理,宗教价值和传统习俗都包含在其中。

从历史进程角度来讲,土耳其人所使用的意为“国家”的词是“伊利”(IL)。“伊利”一词具有国家,国和国家秩序等各种含义。据知,马赫姆德喀什葛里在《突厥语大辞典》中将“伊利”一词当作具有“和平”含义的词来使用。

古突厥人所使用的“伊利”(IL)一词,随着突厥人昄依伊斯兰教而被“戴乌莱特”(DEVLET)一词所取代。“戴乌莱特”(DEVLET)在阿拉伯语中有着“从一个状态变成另一种状态”,“转悠”,“占据优势”和“战胜”之意。“戴乌莱特”(DEVLET)在西方语言中则与由具有“停止”,“安顿”之意的拉丁语词汇“斯泰图斯”(STATUS)衍生的“斯泰图”(STATE)-泰图(ETAT)等词相提并论。拉丁人向非定居者;土耳其-伊斯兰人则对非能动社会,以如此的方式表达未能处理自己事务的一个机制不能被叫做“戴乌莱特”(DEVLET)。比如在古希腊中最为理想的国度是延伸至西特人耕田种植的国家。同一时期的突厥人则处于“太阳是国企蓝空是帐篷”的意识形态当中。将历史概念接受为生命之工匠的罗马人也给自己的国家赋予“永恒的罗马”称号之际,由于突厥人相信自己的国家永恒保持存在,所以将其形容为“永远的国度”。

 作为国家首先需要两件事。其中之一是军事实力,另一个是合法性。两者中的合法性更为重要。合法性意味着有权管理国家。合法性可以通过多种形式获得。其中之一是仍作为代码存在的习俗概念。接受伊斯兰教前,土耳其社会最重要的特征是遵守传统习俗。土耳其人的习俗概念优先于国家,并确定国家权力范围。这种限制主权和衡量合法性的传统习俗意识是遵守法律意识的精神。传统习俗也被看作是国家领导人和人民间的一种社会协约。人民认为遵守这一习俗的执政者才是合法的,并会予以遵守。这种习俗被认为是上帝赋予国家领导人的管理权,更准确地说,是上帝赋予国家领导人的职责。随着土耳其人信仰伊斯兰教,习俗也成为伊斯兰教法律的一部分。土耳其国家哲学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为普世主义国家概念。根据普世主义国家概念,正如地球处于宇宙中心一样,土耳其从地域角度来讲也处于世界的中心。

 在分析土耳其国家哲学的基本书籍之一《国家知识》(《Kutadgu Bilig》)里,帝王具有某些特点。

根据福乐智慧的理念出发的话,苏丹的职责或统治者的责任可以简单地概括成:有义务让人民吃饱穿暖和有住处,出台必要的法律,同时实现秩序,以及为国家的继续而展开各种活动。

总之,突厥国家哲学中的主宰地位来源是神圣,以及政治秩序的世界。统治地位掌握在国家元首手中,但这种支配地位受到了习惯的限制。根据所有的这些资料,我们可以说,突厥国家被认为是一个理想的世界性国家。

对一个民族的国家哲学分析时,需要强调的一点是“边缘化“。在各种社会中,有些不同见解的人被排除在外,同时不可接受。例如,如果你不是罗马人,你就被称为“野蛮人”。如果你不是阿拉伯人,你就被看成是波斯人。但在突厥人中,你看不到这一现象。在土耳其人中没有这种基于种族的边缘化。而土耳其人的名字的意思也有”传统“含义。从这个意义上说,土耳其人的条件是遵守传统习俗。而符合传统的就是土耳其人。

从这个角度来看,当我们分析埃尔多安总统Recep Tayyip Erdoğan的外交政策和实践时,我们就可看到回归传统的做法。传统已经成为这个词汇的起源;。因此,土耳其共和国总统埃尔多安奉行的外交政策理念和实践就是源自传统的,同时是对这一理念作出的一最美好的典范。

以上我们播报的是卡拉泰辛大学国际关系系教员伊佩克博士就有关问题进行的评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