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林专稿:非理性时代

总统府发言人卡林在2018年2月24日为《每日早报》撰写的文章。

卡林专稿:非理性时代

总统府发言人卡林在2018年2月24日为《每日早报》撰写的文章。

非理性时代

作为永恒怀疑论者和真正反偶像者的尼采,曾于1885年写道“描绘现代人特征的一切都有导致腐烂的因素”。其所写的远多于文化悲观主义的简单反映。针对启蒙时代和现代主义高飞的承诺,尼采从未信任过。如今,隔一百多年的时间,我们所处的世界的状况展示出更令人扑朔迷离的画面。

西方现代主义的极端批评者们曾严肃争论现代主义自我实现语言有关的问题。这些批评者作为现代主义的主体,看清了欧洲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剥削童工,资本主义剥削,阶级斗争和迫害,却未看出智慧,逻辑和科学技术所打造的极乐世界,民主和法制之上。

从斯宾格勒和海德格尔到福柯和艾略特,许多西方知识分子将腐朽和瓦解看作是指导这个“勇敢的新世界”的原则。他们中的一些人对克服这种虚无主义和抑郁抱有希望,有些人则从未抱有过希望。这是西方现代性的悖论之一。一方面为形成建立在欧洲中心论世界观基础上的一个新世界,你们需要无限的自信和骄傲。

另一方面,知识分子,专家学者和艺术家面对现代世界的傲慢形成普遍的无信仰和极度的不信任。这两个事实真相和现代历史趋势从19世纪起开始一直处于形成过程中。最终尽管西方现代化在这一斗争中取得胜利,但导致由巨大矛盾和平行历史形成的世界。有些矛盾是残酷的,所有矛盾都是令人感到耻辱的。

有史以来在全世界从来没有看到如此巨额的财富积累。 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也从来没有看到过现今贫富差距会如此之大。 科学技术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是宗教信仰和传统道德却尚未得到充实。 在大多数世俗的西方国家对潜在文学,奥秘和奇幻事件的兴趣正在倍增。 宗教被现代世界的世俗和科学力量所取代; 但是它现在正在以新的能量回归。 个人是是启蒙时代的产物是最珍贵的礼物。 但现在,个人却在现代生活中倍受高度复杂和紧张体系的压迫。 另一方面,社群主义,社区生活的新形式正处于上升趋势。

总之,理智和愚蠢都存在于现代世界中。 但是与政治机会主义者和新保守主义者所声称的相反,这种情况与伊斯兰教或其他宗教信仰的存在是没有关系的.

没有看到穆斯林也同其他人一样遭受的现行世界体系的内部矛盾和不公正不仅仅是错误的,同时又是危险的,因为它会助长西方伊斯兰和伊斯兰恐惧症的趋势, 会使种族主义和仇外心理正常化。 虽然这种态度撞击了西方国家的主流政治,但它已成为穆斯林世界极端主义运动的温床。 所有这些使我们走向了相互自我毁灭的道路。

将现代化规划失败的责任归咎于伊斯兰和穆斯林,对于解决现代化缺陷来说不能成为一种战略。将现代化视为一种潮流,毫无逻辑地与伊斯兰发生冲突,不是了解伊斯兰和西方传统习俗的合乎逻辑的行为。一个人拿自己的理想与其它的现实进行比较是一种自欺欺人的行为。将伊斯兰和穆斯林看成一个安全问题就是无视我们所生活的时代的特有困难。

另外,不用坦诚和高瞻远瞩的目光看待问题,对选择在舒适地点进行的穆斯林来说,同样也适用。伊斯兰世界糟糕的所有事情都怪罪于西方和现代化,这与在任何时候向伊斯兰挥舞大棒的欧洲中间派的思想毫无差别。

对属于我们自己的价值紧紧跟随,所有的信仰不行就是不行。但这一情况不能成为让我们忘记批评和面对世界不敞开胸怀的借口。

相反,古兰经警告了我们,要求呼吁我们认清我们的世界,用真理和公正辩护世界,为一个明智与充满美德的环境而让我们利用自己的聪明智慧。

一个聪明与不聪明的人在一起,彼此相互地推脱,使得我们要举行对我们至关重要的选举变得也是难上加难。真正的问题是,为让我们走到拥有美德,友爱和仁慈的道路上,是否能让我们运用一次智慧。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