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分析36

今天的伊斯兰世界和某些西方欧洲国家的最大敌人恐怖组织达伊沙的所有管理人员几乎都是欧盟成员国,美国和加拿大公民,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热点分析36

被世界公认最早的恐怖组织之一刺客,是组织中以单独发动恐怖行动而臭名昭著的。

因禁止携带剑和弓以及类似的武器,刺客的目标在隐蔽上更加容易,同时用刀刺实现行动。

哈桑·萨巴赫为反塞尔祝帝国而成立的这个组织,伴随时间的推移而变成了一个雇佣刺客的方法。以十字军远征在内的许多力量中心都租借这个恐怖组织。

刺客的头目哈桑萨巴赫向世界政坛灌输的这一系统性的恐怖主义根据那时的情况而演变。

恐怖主义在时间一到的情况下便出台。时间一到便进行自杀炸弹袭击,这样的一个残暴持续到了今天。

恐怖主义在世界出现不同变化与转变的时期是最多被人使用的一个暴力工具。从中国到北欧,在力量,政权与资金的战争中,恐怖主义总是处在战争的最前沿。

自1991年伊拉克被联军侵略后至今我们的地区出现了许多恐怖组织。

恐怖分子主要将中东“入侵者”和他们的地方合作伙伴作为袭击目标。
恐怖组织不断进行内部分裂和重组,但每个新成立的恐怖组织都远远不如过去。
在主权势力或国家针对恐怖袭击不断加强防范措施的情况下,恐怖主义遭遇挫败。在现代国家加强保护机制的情况下,恐怖组织的攻击性论据和武器则变得更为简化。

今天的伊斯兰世界和某些西方欧洲国家的最大敌人恐怖组织达伊沙的所有管理人员几乎都是欧盟成员国,美国和加拿大公民,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除社会学家和社会心理学家外,宗教社会学专家也应深入研究分析这一问题。习惯舒适生活的一个法国人,德国人或挪威公民,选择叙利亚-伊拉克等艰苦生活条件后就等于是购买了通往死亡之路的门票。西方国家在与恐怖主义作斗争上采取的措施非常无力。所有技术设施和全息监督都显得那么的无奈。恐怖分子研制的“新一代恐怖”使所有常规武器都被扔到了一边。

目前他们正把人的不可缺少必需品用于恐怖。 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安全隔离墙对新一代恐怖则束手无策。 隔离墙和防火墙相比纸张更加微博,更不堪攻击。
在新一代恐怖主义中恐怖分子也有所不同。 新一代恐怖分子不再是在营地受训的运动型武装分子。新时期中有关恐怖组织,安置武装分子及招募问题已从记录中删去。
然而杀人不眨眼的恐怖分子不再是身体健壮,目光锐利运动型恐怖分子。新一代恐怖分子可能是瘾君子,酗酒,染上毒瘾的人。

正如我们在最近发生的巴塞罗那恐袭中所看到的那样,恐怖分子在使用武器方面不再专业化了。 在城市内斗中他们已完全失利。
在街头冲突中失利的新一代恐怖分子可以更高效率及零成本的完成行动。
在欧洲发生的恐怖袭击完全是采用这一新的方式而实施的,其中实施恐袭行动的则完成是欧洲公民,这则是另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新一代恐怖分子的武器已不是手枪,炸弹和长枪了。在每个国家合法及无辜的机动车辆被新一代恐怖分子作为武器使用。

我不明白世界是否能够意识到这种危险程度但是看一看所采取的措施不免令我失望。

世界以及特别是土耳其的两边欧洲和中东很遗憾变成新一代恐怖活动的地区。恐怖分子或以一辆机动车袭击平民,或像哈桑·萨巴的门徒进行刺杀行动。

世界在新一代恐怖主义问题上没有任何经验,但是也不愿意组建新的联盟。甚至不愿结成同盟。

比如说,一些外国势力对土耳其通过国际刑警追捕的恐怖分子提供各种方便。绝对不拘捕他们。或者不提供参加达伊莎恐怖组织的自己国家公民的任何信息。也不透露土耳其抓获的欧洲达伊莎恐怖分子的任何信息。这种毫无意义不符合逻辑的冲突或者是不合作的做法是助长恐怖组织的士气。这样恐怖分子在欧洲可以随意袭击平民百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