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土耳其展望中东30 评估PYD/YPG中的外国恐怖分子战士及对地区的影响

恐怖组织PKK叙利亚的延伸PYD/YPG成员中有很多来自西方国家的外国恐怖分子战士。本周我们将评估PYD/YPG中的外国恐怖分子战士及对地区的影响。

从土耳其展望中东30  评估PYD/YPG中的外国恐怖分子战士及对地区的影响

恐怖组织PKK叙利亚的延伸PYD/YPG成员中有很多来自西方国家的外国恐怖分子战士。本周我们将评估PYD/YPG中的外国恐怖分子战士及对地区的影响。

以下我们播报阿塔图尔克大学国际关系系研究员伊派克就此问题的评估。

外国恐怖分子战士这一问题随着2014年达伊沙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迅速蔓延而受到人们的关注。达伊沙号召世界各地的支持者前来地区参战,为此联合国安理会于2014年9月24日出台有关外国恐怖分子战士的2178号决议。联合国安理会通过此项决议将外国恐怖分子战士定义为是从所在国或国籍所在国前往另一个国家,从事,计划,准备或参与恐怖活动及接受或提供恐怖袭击培训的人。

在叙利亚达伊沙恐怖势力不断加强后,从2014年起至今来自多个国家的数百名外国恐怖分子战士开始参加PYD/YPG。然而,这一问题并没有引起西方国家的关注。自愿者战士好像“士兵”一样,未能得到足够的重视。西方国家关注的仅是参加在激进信仰基础上开展活动的恐怖组织的外国人。他们没有对参加PYD的西方人采取任何干预措施。PKK /PYD从2014年开始通过因特网站和社交网站呼吁外国人参与反达伊沙斗争。来自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德国,丹麦,希腊,芬兰,法国甚至中国的约5百名外国恐怖分子战士参加了 PKK/PYD恐怖组织,其中17人在地区冲突中丧生。

今天的PKK恐怖组织成为发扬社会主义和建立一个库尔德国家的工具。PKK通过开展的毫无关系的活动和彰显言论的”民主自治区”等计划为中东左翼活动创造灵感。目前在PKK/PYD战壕里作战接受武装培训,具有暴力倾向,犯罪联系和激进思想的数百名激进左翼武装分子终有一天会返回西方国家。众所周知,PKK与欧洲极端左翼团体存在历史性联系。因此,有一天返国的西方外国恐怖分子战士对西方安全和国际秩序造成的威胁不会亚于其他外国恐怖分子战士。

          

西方支持PYD的秘密原因显示为是PYD的世俗性。不过,这里存在错误的认识。因为PYD的世俗性与现代西方世俗性和民主意识没有丝毫关系。PYD的思想形态为苏联共产党政治局和中国共产党的世俗意识。因此,PYD的世俗性无法转变为叙利亚重建所需的经济和政治自由化。目前PYD控制区的社会政治结构和经济生产模式是在毛泽东主义模式框架内的共产主义。期待PYD控制的叙利亚领土成为亲西方地区是极为错误的。这一地区的人民也永远不会拥有自由市场经济,个人主义、言论自由和自由创业等意识。因为PYD把公有制看作是乌托邦梦想,认为自己是新毛泽东主义和新斯大林主义者。

西方国家把达伊沙恐怖组织看作是叙利亚,伊拉克和全世界的巨大威胁。这是非常正确的观点。但不把加入到PKK/PYD恐怖组织与达伊沙作斗争的人看作是外国恐怖分子战士则犯下了极大的错误。

PKK/PYD恐怖组织里的外国恐怖分子在反达伊沙斗争结束时,谁能保证他们不会与PYD恐怖分子一道开展反土耳其或针对其他国家的恐怖活动呢?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达伊沙被消灭后,这些人将继续做什么呢?同样的拥有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身份的这些人在返回西方,返回自己的国家后,谁能保证他们不会对与自己拥有不同思想意识形态的团体构成威胁呢?总之,为西方外国人恐怖分子战士和无政府主义者在叙利亚北部提供场地和提高行动能力机会,从中长期角度来讲将对欧洲和西方国家安全造成严重威胁。西方就此问题应采取防范措施,中断对PYD/YPG的支持。西方国家应全面认真思考目前在PYD/YPG战壕里作战的公民有一天可能会作为“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斯大林”主义者返回本国领土。

各位听众,由阿塔图尔克大学国际关系系研究员伊派克撰写的从土耳其展望中东就播送到此,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周同一时间再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