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西方应如何定位?

近两个世纪来整个非西方社会都在完全以及或多或少地形式进入西方化进程。

有关西方应如何定位?

有关西方应如何定位?

全球视野 30

有关西方应如何定位?

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

 

近两个世纪来整个非西方社会都在以完全以及或多或少地形式进入西方化进程。这主要是由于西方及其文明在此进程中表现出的主导特性。在与西方斗争中被打败的社会团体作为解决方案开始进入一定程度的西方化进程。

非西方社会败给西方社会的原因无疑不仅仅是西方的发展。非西方社会没有按照时代的发展更新自己的历史,传统,文化和文明,没有采取自身独有的举措满足需求以及未能消除所面临的威胁可能是导致这一情形的最重要原因。上述社会应按照自身独特的特点,本体论视角和认识论概念进行发展,以使未来阶段可以延续其数世纪的存在。

以下我们播报安卡拉耶尔德勒姆白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有关此问题的评估。

这些社会如果按照这一意识毫无疑问将可以继续延续下去。但生活仍在继续。我们不可以对非西方社会说“首先要自我更新,然后再与西方建立关系”。非西方社会一方面继续上述努力之际,另一方面不可避免地应保持与东,西,北和南方的关系。因生活是无法停止不前的。在不明确自己的本体论立场的情况下,便无法确定非西方社会与西方和西方文明间建立怎样的关系,对西方抱有怎样一个立场。同伊斯兰文明一样许多伟大的文明并非昨天才出现、没有根基的文明。

以超过数世纪的经验,将不同社会聚集在一起生活的经验而拥有自己的灯塔,基本的参考。这一灯塔可以充分地为解决所面临的问题指明道路。伊斯兰教的到来不是一次性的,而是取决于生活中所面临的情况,正如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慢慢传播。

非西方社会致力于从多方面延续自己的传统习俗之际,对西方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呢?

这个问题的答复昨天重要,今天更重要。西方在近两个世纪以来,不断增加其影响力。但更重要的是今天非西方社会的数千万人生活在西方。他们所处的地理位置和西方社会建立的关系至关重要。

无论是基于侵略政策还是同化政策的原因,生活在西方的非西方的社会中反西方人士相当普遍。受到西方侵略或同化政策迫害的人们的反抗情绪可以理解。这种反抗情绪不仅仅限于西方,而且涉及到生活的所有方面。反西方,反现代化,反资本主义,反全球化态度在各个领域比比皆是。

对抗感有时个人没有赋予创造者的一种力量,且赋予了他们的对立面。 向现代化,全球化,西方,犹太复国主义和整个世界传递一种围绕生活方方面面并能实现他们一切愿望的神圣力量。

毫无疑问在西方和文明出现对立面是存有许多因素的。错误不在于在自信的评估之后表现出的反对态度,而是集体性反对态度。对于那些面对无助,失败,困惑,压迫感,反对一切且具有一种神圣力量对抗一切的人来说这也许会令他们感到安心。这可能会吸引群众尤其是年轻人的关注。但是作为对抗或抗拒某种东西,不可能建立任何独特的主张。 通过意识形态来定义一个人,确定与其相反的,这称之为塑造。通过对抗来定义自己就是屈服于相反的事情。

另一方面,被置于对抗处境,尽管有所缓解但围攻得以进一步深化,更加远离世界和现实,会有什么好处呢? 仅仅通过反思维消除自我检讨,反对真理的正确性及合作的可能性,进一步加深了无效性和无助性。

这种反应通常得到反对者的强烈支持。刺客与十字军之间的关系,当今的极端主义思潮与西方一些情报机构之间的关系也是这种状况的具体表现。然而我们今天最需要的并非是深化包围我们的僵持状态,日趋封闭,以失落心态反对一切,拒绝一切;而是以自信的方式去解决问题。所以在不陷入反对的魅力、言辞的诱惑、修辞的美化和知识性闲谈的情况下,需要以理智和自信的状态与各方建立关系。

从这一角度来看问题,需要以何种姿态面对西方的疑问谈起问题,而非以反对西方的方式。因为“反对西方”的言辞首先就表明一个反对态度。基于“反对”的一切姿态会使我们偏离道路,会以投降于我们所反对的方式告终。另一方面,“反对西方”的姿态探索自然是一种以西方为中心的态度。然而西方需要以自己的信仰,文化和文明为中心表明立场。从我们角度来讲,视角自然而然确立伊斯兰及文明,自己的历史和文化。

那么在当前的形势下,需要以何种姿态面对西方,需要持何种视角?

实际上这一争论并非是一个新的争论。拥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依靠这些经验,我们将继续进行评估。

各位听众,由安卡拉耶尔德勒姆白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库德莱特·比尔比尔

Kudret BÜLBÜL 教授撰写的全球视野节目到这里就要跟您说再见了。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周同一时间再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