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应制定怎样一部宪法?

叙利亚战争无法停止的其中一个原因是有关各方未能就战后政治进程达成共识。把工作重点更多地放在战后进程上是结束战争的重要途径之一。

叙利亚应制定怎样一部宪法?

叙利亚应制定怎样一部宪法?

全球视野  15

叙利亚应制定怎样一部宪法?

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

 

叙利亚战争无法停止的其中一个原因是有关各方未能就战后政治进程达成共识。把工作重点更多地放在战后进程上是结束战争的重要途径之一。

媒体报道消息说,俄罗斯为叙利亚起草宪法进行筹备并就宪法草案与美国展开会谈。叙利亚的未来仅由两个敌对势力确定,这对地区国家和人民来讲是不利的。为自身利益全球因素赋予自己更多干预权的宪法会给地区带来稳定吗?因此地区国家、思想机构和专家学者除结束战争外,还应把战后进程列入商讨议题之内。

以下我们播报安卡拉耶尔德勒姆白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有关此问题的评估。

 

无法想象不考虑到社会历史、文化、信仰、价值观和人生经历等因素影响而制定的宪法会给社会带来安宁,这样的宪法也无法解决问题。从这一角度出发,对叙利亚提出的基本宪法原则建议也同样适用于类似社会的原则。

一部可以治理国家的宪法或使多数派执政的宪法:从中东政权角度来看,这些政权最大的问题是绝大多数不以人民为基础,无法从人民中获得力量。不以本国人民为基础无法从他们那里获得力量的政权为维持其存在,从内部针对本国人民更多地动用军人和警察因素,对外则更多地需要全球势力的支持。因此,宪法应使政权从人民获得力量,在此框架内使多数派参与执政。一个社会只能通过尊重多数人意志的宪法才能成为国家的主人,一个国家也只有这样才可以在国家内部和外部实现强大。

为权利更迭限制任职期限的一部宪法:削弱中东政权乃至国家的因素之一是不能合法的更迭权利。执政的领导人,国王,酋长不能执政终身。这种情况是这种国家许多问题的根源。首先在这种情况下执政者失去了社会的合法性。政权因得不到自己社会的支持而更多的是依赖于外援。希望推翻执政者的反对派因这种情况不具合法性所以需要更多的全球力量的支持。为了不出现这种情况,应该限制权力的期限,以便执政者和反对派只对自己的社会负责,并从中获得权力。以两届为期限,最多十年期限可以解决中东的合法性,不依赖于外部势力,依赖于国家等许多问题。

保护不同,多元化的一部宪法:在一个宪法国家应有一部确保多数执政,保护少数民族看法,信仰,思想的宪法。不能有基本权利及自由少数多数问题。

基于单一制国家的宪法:在叙利亚一个自治结构不能带来稳定。伊拉克和西班牙是这种情况的具体例子。

在划分成多个自治区的叙利亚,一方面这些地区在争取更大的自治权,另一方面外部势力则不断地干涉该国问题。 自治结构将不助于国内和平及和谐并不断引发国内不同阶层之间的不安全感。 当然,如果战争停止的话,自治结构是有值得的。 但是组建一个确保持久和平,保护分歧,保障基本权利和自由以及加强地方政府的单一结构可能性会更大。

基于正义,行政稳定及统一执行的宪法:宪法一方面确保在议会中反映社会不同群体观点,同时应该为一个管治国家提供足够强大的权力。 叙利亚可以实施总统制或议会制。 如果实施议会制的话,总统权威必须具有象征性和代表性。 在总理和总统都强大的这一制度下,该国可能变得难以管理。 在这种情况下,外部势力可以互相利用各方,更多地对该国政府进行干预。

对社会价值敏感的宪法:中东地区最重要的社会价值是宗教。 在宗教与国家关系定义中,无论实施情况如何,单一的概念是不能为我们提供解决方案的。世俗西方国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为人道主义引发的问题取缔了被看作是世俗政权的萨达姆政府和卡扎菲政府等部分阿拉伯国家的独裁统治。 在这方面,各国根据自己国家的历史经验来决定宗教与政府之间的关系是最合适的。

从中东国家角度来讲,伊斯兰历史和奥斯曼帝国的实践对于一个自由多元化的宗教国家关系提供宝贵的经验。从叙利亚角度来讲错误的是,无论如何定义,无视宗教价值,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一部反宗教的宪法。如此的一部宪法,使得国家失去群众合法性与尊严。在这种情况下,又会与非民选政府针锋相对,以至于会回到中东国家政权如今的状态。

宪法应该允许大部分人拥有机会评论宗教。不应该像伊朗和沙特一样基于单一的宗教评论。

非集体身份,而是基于个人的一部宪法:中东是一个集不同的宗教、种族、教派、思想和部落于一身的地区。正如波黑的例子,在这样的地区制定一部基于集体身份的宪法,会使政治体制陷入无法运转的境地。通过固定的集体身份制定宪法,是一种冻结生命的态度。所以,宪法应给予单体个人。当然,单体个人可为集体身份而进行各种组织工作。

没有不结束的战争。无论在战争中何等强大,没有为战后做好准备的角色在谈判桌上必然失败。战后将以错误的方式成立的一个叙利亚,可能会使地区陷入永久不稳定的状态。所以战后实现和平,安宁与稳定的一个叙利亚以及对于地区来讲包括宪法在内,现在就需要一个多方面的工作。反之在战后胜利的又将是全球因素。

 

各位听众,由安卡拉耶尔德勒姆白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撰写的全球视野节目到这里就要跟您说再见了。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周同一时间再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