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漫步12

据乌羌(Ali Uçan)教授所著的《突厥音乐文化》一书,大塞尔柱帝国时期的宫廷、客栈、学府、清真寺、苦行僧道堂、军队和民间涌现了不同的音乐意识。

1379155
音乐漫步12

据乌羌(Ali Uçan)教授所著的《突厥音乐文化》一书,大塞尔柱帝国时期的宫廷、客栈、学府、清真寺、苦行僧道堂、军队和民间涌现了不同的音乐意识。这一时期在宫廷、客栈和官邸形成的突厥艺术音乐,完全具有官方模态的性质。民间音乐则更多在城外定居点和游牧聚居区发展。塔比尔乐团和苦行僧道堂是民间音乐和艺术音乐互动交融的地方。正如在以前的突厥国家一样,鼓和旗帜以及管乐一起,是塞尔柱帝国以及相继而来的诸侯国的主权象征。苏丹和诸侯宫廷中还有除了塔比尔乐团之外其它的音乐家。这一时期,突厥,伊朗和阿拉伯音乐也彼此受到影响。尽管塞尔柱时期土耳其的突厥音乐最初滋养于大塞尔柱帝国,喀喇汗和伽兹尼国音乐,但在某些方面有不同的发展,这一发展在诸侯国时期更加凸显。这一时期的苦行僧道堂音乐,呈现出比清真寺音乐更快的发展趋势。

土耳其苦行僧音乐,声乐,乐器和舞蹈对中亚古老的土耳其宗教音乐传统有着深刻影响以及做出了贡献。艺术音乐概念中的梅夫拉维苦行僧音乐中十分重视声乐,笛子,热巴布,和鼓等乐器,民间音乐概念中的拜克塔石苦行僧音乐里十分重视声乐,谢石塔,六弦琴等乐器。

据教授阿里·吴昌所讲,在这一时期民间音乐出现了重大变化和发展。在露天音乐和室内音乐及城市娱乐音乐的支系中演绎音乐歌曲的声乐和器乐的分配顺序开始明晰。来源于三弦琴的长梗两弦的安纳托里亚弦琴在这一时期问世。古老的三弦琴-民间诗人传统开始由两弦琴-吟游诗人代替。

据博士教授默丹·古万撰写的《万年民歌》一书,塞尔柱时期源自强大、训练有素军队传统的音乐-梅赫特尔军乐是带有苦行僧和宗教色彩的音乐。在这一时期里苏菲派音乐开始取得发展。

土耳其人迁徙到安纳托利亚时带来的古琵琶是一个重要的文化因素。在此期间,自古以来具有传奇色彩的民歌在安纳托利亚演绎成一个新的形式。让我们来看一看法拉比,伊布尼·西南,吾尔梅维和梅拉吉等音乐理论家对土耳其音乐进行研究后撰写的书籍中的有关论点。

根据阿里·吾昌教授(AliUçan)的说法,这一时期艺术音乐范围内城市苦行僧音乐最重要的两个代表人物为梅夫拉纳·杰拉莱迪尼·鲁米(Mevlana Celaleddini Rumi)和他的儿子苏丹·韦莱德(Sultan Veled)。

塔布杜克·埃姆雷(Tadduk Emre),尤努斯·埃姆雷(Yunus Emre)和歇亚迪哈姆扎(ŞeyyadHamza)是多数被纳入民间音乐范畴内乡间小屋音乐的主要代表。 众所周知,塔卜杜克·埃姆雷演奏了一种称为塞塞塔(şeşta)的六弦乐器。 根据默丹·古文(Assoc。MerdanGüven)博士的说法,在此期间,诗人哈吉贝塔斯维里(HacıBektaşiVeli)及其学生延续了乡村传统音乐。 我们还要说的是,在这一时期,阿列维派宗教仪式中必不可少的颂歌是在诸如乌德琴,民谣吉他,长笛和伊吉尔之类民间乐器伴奏下演奏的。

如下我们为您们献上由歌唱家萨巴哈特阿克拉兹演唱的《我的名字叫痛苦》歌曲……这首歌曲由苏米布尔谱词及图费克吉和帕斯马克基谱曲。 

由节目制作人萨巴·塞奈穆·图尔古特撰写的音乐漫步节目就播送到此,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周同一时间再会。

 

 

 


标签: 音乐漫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