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漫步06

据乌羌(Ali Uçan)教授所著的《突厥音乐文化》一书,匈奴时代以前彼此独立生  活的突厥部落和突厥分支的音乐,从一定的特点角度来讲有所不同,这是突厥音乐自始以来在自己的内部呈现出多样性的原因之一。

音乐漫步06

据乌羌(Ali Uçan)教授所著的《突厥音乐文化》一书,匈奴时代以前彼此独立生  活的突厥部落和突厥分支的音乐,从一定的特点角度来讲有所不同,这是突厥音乐自始以来在自己的内部呈现出多样性的原因之一。迁徙至东西南北的突厥人,随身还将突厥人的文化,艺术和音乐也带至其所到的新地,通过与当地的交融,取得了新的特点。据此,雅库特突厥人向北,楚瓦什突厥人向西迁移,导致语言和音乐朝着和当今土耳其语以及土耳其音乐不同的方向发展,这可能归因于他们在早期就和不同的语言和音乐相遇。     

突厥人在匈奴时代以前的音乐生活有关的信息和文献资料十分有限。这一时期的音乐,无论是诗词,还是诗词所产生的旋律,都和突厥语以及突厥方言的的最初形成息息相关。 根据阿提拉·布达克撰写的名为《土耳其音乐起源/发展》一书,土耳其人初始时期的音乐具有神话(传奇)和史诗特征,结构简单、具有真诚和热情奔放的特点,这种音调较弱的音乐的旋律由一定范围内的两种曲调组成,随后发展成为四个曲调。即兴和风俗传统是这一时期音乐非常重要的特点。出于资历和职责原因,除在社会上享有崇高地位的萨满教徒外,没有人可以创作音乐。

根据默丹·古万副教授创作的《万年最佳歌曲》一书,萨满艺术是由某些萨满教徒传承给后代的艺术,是萨满教徒之家传承给其后人的技术。妇女们演唱这种带有魔力的曲子并进行表演。根据阿提拉·布达克的说法,青年萨满教徒候选人与一位年长的萨满教徒在一起,接受他的调教和培养。萨满教徒穿着特制的服装。脸上带着面具、头上顶着马尾,脖子上挂着羊角。他们一边演唱一边弹奏乐器。

根据默丹·古万副教授的说法,萨满教的传统是中亚特有的。侗家人,萨满人和巴斯克人在各种仪式上弹奏非常古老的乐器朗读旋律诗。 在仪式期间,萨满人通常击鼓或弹奏一种三弦土耳其弦琴演唱魔术曲。 人的声音和歌曲先于乐器,而在弹奏的乐器中鼓是重中之重的乐器。 随后才出现了笛子和弦琴。 由于萨满人活跃,因此音乐种类繁多。 萨满人用左手将鼓握在手柄中间,右手则握住名为“orbu”的沙槌。 沙槌是平的,为让击鼓时发出闷声,在上面包覆上例如羊毛,貂毛或兔毛等毛茸茸的动物皮毛。巴斯克人弦琴奏出的声音与单调声音。 在萨满人音乐中有除萨满巫师外任何人无法理解的词句与美学特征甚远。             

在突厥巴斯克人-欧赞人葬礼上,各种仪式,宴会和盛宴上,诵读称赞统治者的赞美诗,讲述古老英雄的故事以及朗读史诗。 在这些仪式上演奏的史诗,梅塞尔人和卡斯德人初期视为是神圣的,但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变得世俗。

在余戈仪式和打猎仪式上朗诵的诗歌作品是土耳其诗歌最古老的例子。 伊尔和阔需克在阔普兹kopuz的伴奏下,演唱给众人。 非语言旋律被称为“天”,语言旋律被称为“ 伊尔ir”和“度勒 dule”。 每天在君主房前会演奏一段“天”。 象乌夏克(Uşşak)和布塞利克(buselik)这样令人振奋的权威中的天意味着和谐,声音,构曲,诗词押韵和趣味传奇。据古万Merdan Güven博士的说法,这可以被认为是这些最初的诗歌作品在音乐伴奏下表演的证据。我们还要提到阿尔普·埃尔·屯格史诗即阿尔普·埃尔·屯格哀歌是这个时期的首个戴故事的民歌。

最后,让我们来聆听TRT土耳其民间音乐艺术家、研究员兼导师尼达·图菲克齐演唱的歌曲波兹拉克(Bozlak Açışı)。

 

 


标签: 音乐漫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