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亚巴克尔母亲的静坐呼唤引起共鸣

聚集在人民民主党(HDP)省办公楼门前的迪亚巴克尔的母亲们,2个月以来轮班进行静坐活动,以拯救已被绑架上山的孩子们。

迪亚巴克尔母亲的静坐呼唤引起共鸣

 

欲哭无泪

聚集在人民民主党(HDP)省办公楼门前的迪亚巴克尔的母亲们,2个月以来轮班进行静坐活动,以拯救已被绑架上山的孩子们。

来自迪亚巴克尔的母亲阿喀尔(Hacire Akar)声称其子迈赫迈提-阿喀尔(MEHMET AKAR)被绑架上山的事件中HDP党扮演桥梁作用,并于8月22日在HDP党省级办公楼门前发起静坐示威。

这位母亲为了不让孩子成为恐怖主义的牺牲品而发起的静坐活动取得了成果。由于坚定不移的斗争,阿喀尔在8月24日和儿子团聚。母亲阿喀尔为儿子展开的斗争,成为了经历类似的痛苦,心中充满对儿子怀念之情的其他母亲们的榜样。

家庭数量增至55个

以阿喀尔的斗争作为榜样的切丁卡亚(Fevziye Çetinkaya),阿克库永(Remziye Akkoyun)和比切尔(Ayşegül Biçer)9月3日发起的静坐活动参与家庭数量已达到55个。

坐在HDP党办公楼门前,整天等待与孩子们相会的母亲们,还获得了许多人的支持。

以内政部长索伊卢,家庭劳动与社会保障部部长塞尔柱,烈士家庭、政客、作家、公民社会组织代表为首,社会各界人士拜访这些母亲们的家庭,分享了她们的痛苦,表达了支持。

手举照片继续静坐的母亲们期待着与他们日思夜想的孩子们团聚。

他们使我们的生活失去希望

为了4年前从伊斯坦布尔劫持到山上的儿子前来迪亚尔巴克尔参加静坐的母亲尼里菲尔卡说,我期待与我的儿子团聚。

尼里菲尔卡讲到,“是人民民主党劫持了我们的孩子,我知道是他们劫持了我的孩子。让他们把孩子还给我。我的儿子杳无音信。我们一家人像死人一样。他们劫持了我们的孩子,使我们的生活没有了希望。他们想要我的孩子干什么?我的儿子连蚂蚁都舍不得踩,在学校是个优秀学生”。

尼里菲尔卡说,我们已静坐了2个月,我们期待人民民主党给我们一个解释。

尼里菲尔卡痛苦地讲到,让他们站出来给我们一个解释。如果他们也是库尔德人那就来坐在我们的中间吧。我不想要这样的库尔德主义。我也是库尔德人。不要把我的孩子当作政治工具。他们夺走了我儿子的自由和未来。

尼里菲尔卡说,我们将继续静坐。

 “我们不带上孩子不会离开这里。

从伊斯坦布尔前来参加为5年前14岁时被绑架的儿子屯扎伊而举行的静坐示威的5个孩子的母亲法特玛·斌戈尔表达了对儿子的思念之情。

斌戈尔说:“已经有5年时间没有看到儿子了。把我的孩子带回来。不要让母亲在这里等候,这些母亲太可怜了。任何人都无权让他们的母亲哭泣,无权折磨他们,让他们受罪。我们手牵手共同努力,不带上我们的孩子,我们不会离开这里。如果必要打死我们吧,我们不怕死。”

所有人都应看到PKK对库尔德人的迫害

2015年10月2日为完成保家卫国的光荣职责前去参军的途中在屯杰里普鲁穆尔县遭恐怖分子绑架的穆斯里姆的母亲宋古尔·奥屯塔什说,自己已4年时间没有得到儿子的消息了。

她说:“我们已经在这里60天了。即便是60年我们也会留在这里,直到孩子回来。他还呼吁孩子们在山上的父母都来参加静坐示威。

 

阿屯塔什(Altıntaş)说:

“库尔德母亲们该觉醒,眼看着孩子们就从眼前消失。她们应该觉醒过来,看看PKK对库尔德人的迫害。他们不可怜母亲、父亲,也不可怜孩子。现在她们应该意识到了。我们唯一的敌人是PKK。”

直到我女儿来,我们才离开这里。

来自阿勒(Ağrı)的一位父亲亚森·卡亚(Yasin Kaya)表示为4年前被绑架到山上的17岁的女儿齐丹Çiğdem而参与到该行动。他说他在等待自己的孩子。

卡亚说,他将继续与所有参加活动的父母一道等待他的孩子,无论严冬与大雪。

他说:“我们正在等待解释。在我的女儿到达之前,我们不会离开这里。他们说他们是库尔德人,他们不是库尔德人。我们是真正的库尔德人。HDP绑架了我们的孩子到山上。他们请到这里来说,‘该死的PKK,我们不加入PKK。’然后我们离开。我们让他们负责。”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