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析全球体系

人类在历史的特定时期建立一种体系。这些体系会延续至一个新不确定或混乱氛围出现为止。

评析全球体系

 

人类在历史的特定时期建立一种体系。这些体系会延续至一个新不确定或混乱氛围出现为止。结束欧洲30年战争的威斯特伐利亚体系,二战后随着雅尔塔会议形成的冷战体系是令人首先想到的国际体系。英国首相丘吉尔,美国总统罗斯福和苏联领导人斯大林于1945年在克里米亚的小镇雅尔塔聚在一起,奠定了如今尚未能被取代的冷战体系的基础。

以下是安卡拉伊尔德勒姆白扎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布勒布里的相关评估。

探索新全球体系

当提及“全球体系”,这里所被提及的体系不需基于公平,满意和人类共同利益。全球公平体系是另外一项课题,是不同的探索和需求。全球秩序,是指一种角色已经确定,各方自愿或被迫就全球性运作体系达成一致的一种机制。不需基于正义公平,且在大多数情况下不会如此,立场明确,从而结果可被预测的秩序。

人类以冷战结束但新秩序尚未形成的一个不确定性进入了21世纪。通过北约和华沙条约,西方和东方阵营之间的这一冷战体系随着苏联的瓦解而结束。

目前,从最广泛的意义来讲,可以冷战的两极世界在四个主要轴心上维持存在。

美国轴心:美国以自己为中心试图维持美国的帝国主义。为做到这点,抛弃了之前的软实力或普世价值,美国梦等能够博取人心的政策,直接奉行以利益为中心的强硬政策。如今美国不再被期待以积极,富有成效的议程在全球竞争中突出。据此,美国在之前领导全球化之际,如今决心实施反全球化政策。

俄罗斯轴心:在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在重新寻求复苏。由于俄罗斯从未成为全球性的魅力中心,所以复苏努力更多在军事和其它硬实力政策方面。

中国轴心:中国作为一个经济力量以十分有影响力的方式问世,但是尚未作为一个政治和军事力量来出现。以美国为首的其它角色公开展现出各自的军事和政治力量之际,中国目前只选择作为经济和技术力量展现自己。即便没有可持续性,但是目前避免采取政治立场。比如,美国在以密集的方式支持印度对抗自己之际,中国则在克什米尔问题上未以公开方式采取立场。

对以正义为中心的新轴心的需求

第四轴心则是,全球正义轴心。如此的一个轴心,很遗憾尚未出现。除了以利益为轴心的以上角色之外,显然存在一个全球性的正义需求和探索。全球正义轴心,不仅在原则层面执行国际政策,从平衡利益轴心角度来讲也是一个紧急需求。

20世纪出现的欧盟显然不是一个全球层面的角色。欧盟在21世纪是否能维持存在也是未知数。与此同时,欧盟作为一个联盟以价值为轴心的一些努力,可被纳入以全球正义为轴心的一种体系探索来评估。

土耳其的地区性政策和以“世界大于五国”得以概括的全球正义呼吁和努力,也是全球正义轴心探索的首要元素。与此同时,没有足够的国家探索全球正义体系,或者说没有发出足够分贝的声音。为人类实现以价值为轴心的和平与正义体系的如此一个轴心的角色,应在合作基础上,奉行更加积极的政策,以确保感受自己的存在。

我们将在下周节目中继续分析土耳其和美国就S-400防空导弹系统发生的危机。不过在这里我们要表述的是,问题的根源并非是S-400系统,与西方和亲西方作家执意强调的相反,相比土耳其更多源于西方,特别是美国不断变化的全球优先事项以及对自己的定位方式。我们确定的是,除非美国改变自冷战时期以来完全不同,从不考虑其它国家的优先事项,S-400系统或类似的危机始终会维持存在。

以上是安卡拉伊尔德勒姆白扎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布勒布里的相关评估。


标签: 全球体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