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析土耳其2019年地方选举

从1840年开始,土耳其共和国历史上的第19次地方选举在2019年3月31日举行。共和联盟获得51.6%的选票之际,国家联盟得到37.5%选票。

评析土耳其2019年地方选举

 

从1840年开始,土耳其共和国历史上的第19次地方选举在2019年3月31日举行。共和联盟获得51.6%的选票之际,国家联盟得到37.5%选票。相比于2014年的地方选举,根据非正式结果,各政党的得票率为如下:正义与发展党在2014年获得的43.1%选票,在本次选举中增至44.3%,但是省级市政府数量从48减少至39。共和人民党的得票率上升至30.1%,获胜的省数从14增至21。民族行动党的得票率从17.8%降低至7.3%,但是推出市长的省数从8升至11。人民民主党(与之前的BDP党一起)在上一次选举中的得票率为6.2%,而在本次选举中的得票率降低至4.2%,所推出的市长人数减少。

以下是安卡拉伊尔德勒姆白扎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布勒布里的相关评估。

那么选举结果意味着什么?我在本期文章中致力于从国际和国家角度评估地方选举结果的意义。

选举的最大的失败者是声称“土耳其是独裁国家”的人。

即便是一场地方选举,国际媒体似乎对土耳其选举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其中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正在写这篇文章之际,安卡拉和伊斯坦布尔等一些大城市的管理似乎已经易手。一些国际媒体和政客迫使自己相信被自己以威权主义和独裁统治指责的土耳其形象,以至于根据选举结果,对一些城市很正常的易手感到很惊讶。在大约180年以来进行地方选举的土耳其,这种情况并不令人感到极为惊讶之际,从灯笼里观望土耳其的一些西方媒体和领导人难以理解选举结果。这些阶层对土耳其的宣传性言论再一次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从这一角度来讲,选举最大的胜利者是指责埃尔多安为独裁者的阶层。

其它国家是否有共产党?如果有能否在选举中获胜?这点我并不了解。在本次地方选举中,土耳其共产党候选人在屯杰里获胜,而且在PKK恐怖组织的威胁和人民民主党施压的境况下。对于那些试图想要看到真相,而非幻觉的人来说,这种情况也是土耳其存在一个运行良好的民主的另外一个证据。

正义与发展党:成功与警告

正义与发展党以44.3%的选票获得了自成立以来的第15次选举之胜利。自2002年以来处于执政地位的一个政党,不顾经济危机,比上一次地方选举多得1%以上的选票,是个巨大的胜利。相比2018年总统大选中获得的52.3%得票率,共和联盟只损失0.7%选票。尽管全国范围内的得票率增加,正义与发展党失去了对一些大城市的控制。总统埃尔多安在阳台讲话中称,将对这种情况的原因进行分析,并吸取所需的教训。

相比上一次地方选举,土耳其主要反对党共和人民党提升了得票率。但是比在总统选举中的总统候选人寅杰所获得的30.6%选票更低。从共和人民党角度之所以被视为是成功,是因为在一些大城市提高了得票率,并在这些地方赢得选举胜利。

共和人民党得票率增加的安卡拉,伊斯坦布尔,安塔利亚等城市的候选人,并非是来自共和人民党传统的候选人。1994年的选举中因总统埃尔多安在选举后诵读古兰经而提出抗议的共和人民党的态度仍记忆犹新。这一次选举中令人印象最深刻的画面是,共和人民党候选人伊玛目欧陆诵读古兰经片段。一个与社会和价值更加和处的共和人民党,是土耳其的收获。这是总统制和联盟制的自然结果。总统制和联盟制为更加理智的人物开门铺路,而非对激进主义和紧张。

不顾人民民主党否定“库尔德斯坦”,高喊土耳其的库尔德选民

正如在以往的选举,人民民主党在本次选举中依然使用分化,阵营化的一种语言。人民民主党在东部宣称自己的选民为“库尔德斯坦”投票。失去了在东部被视为共和人民党之堡垒的4座城市。舍尔纳克,阿戈里和比特里斯被正义与发展党夺得;屯杰里则被土耳其共产党掌控。东部和东南部的库尔德选民再一次表明了与土耳其一起行走,不想被视为人民民主党之财产的立场。这些结果可被视为正义与发展党和民族行动党的联盟没有引起选民不满,反而对被国家任命的代理市长的服务感到满意。

降低的参与率,是对选票上政党标志的要求吗?

土耳其地方选举参与率是民主国家,尤其是西方国家无可比拟的。本次地方选举的选民参与率为84%。与此同时,与上一次地方选举中89%的参与率相比,降低了5%的参与率,这是一个颇具意义的下跌。选举参与率相比减少,可能因为政党们并非以各自政党的身份,而是因联盟方式参加选举。被迫为一个除了数十年以来投票的政党之外的一个政党投票,可能冒犯了一部分选民。所以,如果在今后的选举中要以联盟方式参加选举,应该考虑一个确保政党们在选票中可用自己身份和党徽的选举体制。

选举的另外一个结果是,在2014年的选举中获得17.8%选票的民族行动党的选票出现分化。尽管民族行动党在本次选举中仅获得7.3%选票,但是推出市长的省数从8升至11。相比之下,好党获得7.4%选票,但是未能在任何一个省选出市长。繁荣党在两次选举中都获得2.7%选票。

总而言之,当人们前去投票时,正如以往,获胜的又是我们的民主,获胜的是土耳其。希望戴着马眼罩看土耳其的阶层借此选举结果大开眼界。

 

以下是安卡拉伊尔德勒姆白扎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布勒布里的相关评估。

 


标签: 选举 , 地方 , 土耳其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