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析反伊斯兰主义和白人至上种族主义

澳大利亚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布伦顿·塔兰特(Brenton Tarrant)在新西兰发动恐怖袭击,造成50名穆斯林死亡。在这一事件发生后,如何定义将恐怖当作一个手段来使用的种族主义和极端右翼,再一次成为争论焦点。

评析反伊斯兰主义和白人至上种族主义

 

澳大利亚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布伦顿·塔兰特(Brenton Tarrant)在新西兰发动恐怖袭击,造成50名穆斯林死亡。在这一事件发生后,如何定义将恐怖当作一个手段来使用的种族主义和极端右翼,再一次成为争论焦点。当前被广泛命名的是“伊斯兰恐惧症恐怖”,“反伊斯兰教和敌视伊斯兰教”和“反伊斯兰主义”。

 

以下是安卡拉伊尔德勒姆白扎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布勒布里的相关评估。

 

反犹太主义,反伊斯兰主义

 

20世纪在西方的针对犹太人的仇恨和非人道待遇,被广泛地称之为反犹主义。同样,用反伊斯兰主义和敌视伊斯兰主义等概念,命名针对穆斯林不断增加的暴力和恐怖活动,既从非人道悲剧的映射,又从将反伊斯兰主义和反犹主义一起谴责角度来讲,可能会发挥作用。与此同时,此类命名不揭露出作为问题根源的意识形态。这更多是从受害者角度的定义,从而为作为问题载体的意识形态的肇事者蒙上阴影。

另一方面,西方眼前和真实的威胁不只包括反伊斯兰主义。正如凶手塔兰特在恐怖宣言中详细说明的在西方社会除了杀非白人群体之外别无选择那样,白人以为的其他所有不同群体受到威胁。对于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和极端右翼来说,白人主义涵盖欧洲白人种族,而排斥非西方白人。

 

法西斯主义,纳粹主义和犹太主义

 

我们所寻找的概念,实际上并非是一个新颖,框架未知的概念。我们知晓概念的主标题:种族主义。但是要表述当前所面临的这种情况,种族主义微不足道。现况并非是一种旨在爱自己的种族,为之奋斗,并致力于使其突出的一种种族主义状态;而更多是以为了自己的种族,生活方式而消灭其他种族和不同生活方式为目标,并为此,正如在欧洲所常见的那样,能够将摧毁神圣场所,活活焚烧居民和一切形式的恐怖袭击作为手段的一种种族主义。对于类似的情况,文献中有足够的概念。法西斯主义可被视为是一种国家种族主义。纳粹主义则是将国家视为自己的工具,主张德国人至上的一个民族种族主义。犹太主义则可被视为是民族和宗教种族主义的联合体。犹太主义,由西奥多·赫茨尔(Theodore Herzl)提出,主张犹太人是被选定的民族,包括土耳其的一部分领土在内的横跨埃及河与幼发拉底河,覆盖叙利亚和黎巴嫩部分领土的土地是上帝给犹太人的应许之地,辩称为获取这些领土而所做一切都合法的政治意识形态。用罗根-伽罗蒂(Roger Garaudy)的话说,这是一种种族主义和殖民主义意识形态。以色列无视联合国决议,国际法,人权和基本自由对巴勒斯坦人采取的行动,被诸多思想家和人权活动人士拿起与希特勒对犹太人的对待做比较。毫无疑问,不是所有的犹太人赞同犹太复国主义。完全拒绝犹太主义,认为犹太人建国违反宗教,从而不承认以色列的东正教犹太人也不在少数。

 

白人主义?法西斯主义?塔兰特主义?

 

如果将法西斯主义定义为国家种族主义,并将纳粹主义和犹太主义分别定义为民族种族主义和宗教种族主义,那么我们所需要的概念基本上就是颜色种族主义。白人优越主义在表述将恐怖当作一个手段来使用的白人种族主义时,显得及其不足和无辜。因为在目前的情况下,白人优越主义已经超出一个信仰的范畴,这种信仰已经转变成一个恐怖主义的理由。

即便无法确切决定所需要的概念,但我们知道从何处衍生以及该指向什么。应从将恐怖和暴力视作一个手段的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的意识形态打造出一个概念。在这一点上可打造出映射法西斯主义和纳粹主义,并将其合起来一起谴责的法西斯主义或白人优越主义概念。如果法西斯主义被广泛使用,白人至上种族主义恐怖作为一种排外,映射仇恨的概念而可在短时间内得以接受。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将可面临我们在上周所提到的问题。如果用基督教恐怖主义命名以基督教名义进行的恐怖活动,用伊斯兰恐怖主义命名以伊斯兰教名义进行的恐怖活动,将对属于这信仰里的大部分理性群体来说是一种诽谤。此类用法和分化更有利于恐怖组织。同样,我们不应该因以白种人名义实施恐怖的人而使用会使所有白人遭受其影响的语言。我们把纳粹主义与德国人分开,将其视作国家民族主义;将犹太复国主义与犹太人分开,将其视作一个国家和宗教种族主义;那么白人至上种族主义也应被与不认同这一思想的人区分开来,使用一个谴责白人至上种族主义的概念。所以这一问题上,由于在恐怖宣言中也注明,基于白人种族主义的恐怖可能会令人想起塔兰特主义。正如在恐怖宣言中所提,塔兰特主义可被使用于将恐怖当作一个合法手段的人,而并非针对所有白人。如果需要提出其它的概念,那么这个概念必须是一个考虑这个不同点的概念。

总而言之,无视基本权益和自由,言论自由,生存权,将恐怖主义当作一个手段来使用的白人至上种族主义或者极端右翼,显然需要一个新的概念来进行定义。将提出的概念应该是一个揭露罪犯的思想世界,谴责这种思想的概念,而非是一个以受害者为中心的概念。即是一个映射出法西斯主义,纳粹主义和犹太主义并将其联合起来一起谴责的,基于白人优越主义但又不指责所有白人的一种概念。

 

以上是安卡拉伊尔德勒姆白扎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布勒布里的相关评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