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视野 04 土耳其对欧洲的贡献和橄榄枝军事行动

评估欧盟价值被冲上岸、土耳其为欧洲作出的贡献和橄榄枝军事行动。

895435
全球视野  04  土耳其对欧洲的贡献和橄榄枝军事行动

作者 :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有时可从付出的代价中吸取沉痛的教训。您就会说要是不付出这么沉重代价,就不吸取这些教训该多好。

这种情况也许更多适于身后留下非常沉痛教训的叙利亚危机。正如阿拉伯之春和其它群体性事件,叙利亚也深受其影响。当叙利亚人为摆脱数十年黑暗的冬日和专制政权而开始抬头时所面临的并不是寻求其要求的努力,而是独裁政权一贯的反应镇压行动。

以下我们播报安卡拉耶尔德勒姆白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有关此问题的评估。

欧盟价值被冲上岸

由于与伊朗士兵一道亲自参与战争,俄罗斯支持阿萨德政权以及西方国家没有出台解决方案等原因,叙利亚内战进一步加深。数十万人死亡/被杀害,数百万人被迫离开了国家。

直至难民逼到自己的大门,欧盟国家几乎没有关心叙利亚危机。当难民们走到边界大门后,西方世界的反响可谓是人类的耻辱。

之前在多元化、共同生活、人权、平等、自由和生存权等诸多问题上总是批评他人的欧盟国家的多数,没有通过关于这些价值的首个考试。忽略难民也有权享受这些价值。欧盟国家唯一考虑的是阻止难民来到自己的国家。从这之后,被冲上岸的并非是像阿伊兰一样无助,可怜的婴儿,而是欧盟的价值。

土耳其:为欧洲民主做出贡献的国家

 

我们在难民问题上假想一下约旦,黎巴嫩和土耳其也一时间像欧盟国家一样奉行政策,向难民们关闭大门。这种情况下,将有数百万难民逼到欧盟国家大门。考虑到即便是抵达欧盟的少量难民也在这些国家引起非人道反响,加剧法西斯主义和纳粹思潮,想必欧洲的人道和价值危机会进一步加深。

  土耳其独自在本国领土上接纳了350万名叙利亚人,宣称将在叙利亚问题上遵循开放政策,遵循这一政策的执政党选票有所增加。土耳其的一座城市基利斯独自接纳的难民人数都比许多欧盟国家接纳的要多得多。 当一个欧洲国家表示可以接纳130名难民时基利斯省政府做出历史性的回答:“不要打扰那个国家了,我自己都可以在家赡养他们”。

在欧洲各政党努力通过移民,难民,仇外和反伊斯兰政策相互竞争以求提高他们的选票。

在奥地利承诺“零难民”的政党在选举中成为第一大党。许多欧洲国家奉行法西斯主义和纳粹主义的政党正在崛起。 在一些国家他们还组建了联合政府。主张极右派抬头的中央左翼和右翼政党在许多国家激进化。 当然,逐渐自我封闭且未来日益黑暗的欧洲出现的这个危机将给人类带来非常严重的危险。如今如果欧洲仍是不倾向于极端主义的民主党派执政的话,在难民问题上将会非常重视土耳其和地区国家所付出的努力。

几乎没有一名叙利亚寻求庇护者前往伊朗和海湾国家则是另一个应该强调的问题。
对橄榄枝行动进行抹黑宣传

在这一点上,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达伊沙已挫败,但全球大国却不是致力于解决叙利亚问题而是实施使问题严重化的政策。 这种情况并不是叙利亚独有的。在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和国际联军干涉的地方,这些国家都没有实现稳定。 相反的,死亡,流血,大迁徙,使得这些国家变得更加不适合居住。 地区国家都要为这种局面付出代价。 因此,面对这类危机,首先为解决问题应该寻求地区联盟,而不是向不付出任何代价的国际求助。

  尽管恐怖组织达伊沙遭遇挫败、内战开始趋于平息,但美国仍继续为恐怖组织PYD/YPG提供数千辆大货车武器援助以及美国发表由YPG组建“边境部队”的声明令土耳其和地区国家作出强烈反响。这一反响是正当的。PKK和PYD是在土耳其和地区屠杀数万人的恐怖组织。美国对拉登基地组织在美国边境成立边境部队的看法如何,土耳其和地区国家就美国为PYD提供武器援助和称之为“边境部队”的看法也是同样的。为了自卫、维护地区稳定、消灭恐怖组织及阻止可能再次出现的新难民潮,土耳其以正当的形式发起了橄榄枝军事行动。

土耳其的这一正当行动被某些方面蓄意扭曲。发动橄榄枝军事行动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保护叙利亚领土完整。因为美国支持的PYD / YPG恐怖组织逐步扎根在从伊拉克到地中海的地区,同时也在分裂叙利亚。

 

有些方面试图把土耳其的反恐斗争说成是针对库尔德人的。就好象把针对本·拉登的军事行动说成是针对阿拉伯人的一样。十多年来土耳其一直没有允许恐怖组织在边境建立恐怖走廊。众所周知,土耳其和地区的PKK叙利亚延伸PYD/YPG发动的最残忍袭击是针对不支持他们的库尔德人的。

PYD / YPG对本地区不支持自己的库尔德人、阿拉伯人、土库曼人和非穆斯林团体实施种族清洗。逃离这里的数百万人被迫前往土耳其和地区其他国家避难。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提出的问题是美国支持的恐怖组织为何不允许地区主人重返家园。土耳其军事行动的目的是清除地区恐怖,为所有种族和宗教成员重返家园敞开大门。

同所有战争一样,这场战争有一天也终将结束。 重要的是,当我们回顾多数为失败的类似的战争时,我们为下一代留下了什么,保护了哪些价值。

各位听众,由安卡拉耶尔德勒姆白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撰写的全球视野节目到这里就要跟您说再见了。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周同一时间再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