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土耳其展望中东33 伊朗第二个鲁哈尼时期

哈桑·鲁哈尼在伊朗2017年5月19日举行的大选中第二次当选总统。不久前鲁哈尼完成内阁组建工作。本周节目中我们将分析伊朗第二个鲁哈尼时期和对地区的影响。

791102
从土耳其展望中东33  伊朗第二个鲁哈尼时期

哈桑·鲁哈尼在伊朗2017年5月19日举行的大选中第二次当选总统。不久前鲁哈尼完成内阁组建工作。本周节目中我们将分析伊朗第二个鲁哈尼时期和对地区的影响。

以下我们播报阿塔图尔克大学国际关系系研究员伊派克就此问题的评估。

 

伊朗从2013年起至今担任总统职务的鲁哈尼在5月15日大选中再次获胜。拥有5千6百万名选民的伊朗总统大选参与率为73%。鲁哈尼的有效得票率为57.3%,保守党候选人易卜拉欣·莱希的得票率则为38%。鲁哈尼与上届选举相比得票率增加了7%。这样改革主义者温和联盟的支持率继续持上升趋势,保守派的支持率则逐日下跌。

 

        竞选宣传过程中候选人主要就经济问题进行了阐述。莱希从经济承诺角度进行了最平民主义的竞选宣传。选举结果说明经济承诺并非唯一决定因素,自由和民主也是重要因素。

鲁哈尼在2013年竞选宣传中对从少数民族,少数教派到青年,从新闻界到知识分子,从贫困阶层到中高阶层的所有社会阶层作出了承诺。但在伊朗不对现行体制基础结构实施改革的情况下,上述承诺是无法实现的。

鲁哈尼不久前宣布新内阁成员名单。选举中支持鲁哈尼的许多改革主义者要求新内阁中安排女部长。但公布的名单中没有任何女部长,鲁哈尼没有对这一要求作出积极答复可以被评论为是对保守派作出的让步。此外,我们也看到鲁哈尼的内阁中没有任何一位土耳其族部长。伊朗境内生活有很多土耳其族人。伊朗土耳其族人在鲁哈尼内阁中没有代表,从政治多元化和伊朗土耳其族人角度来讲均是一个消极的局势。

       

改革派就新内阁作出的第一个评论是鲁哈尼对指导委员会及其下属的革命卫队和司法部门的施压低头。鲁哈尼在第二个时期不希望与革命指导委员会间出现争端。鲁哈尼希望政府将工作重点放在经济和其他重要领域上。不过,目前尚不清楚鲁哈尼的这一目标能够取得多大程度的成功。另一方面,预计鲁哈尼与期待其在自由领域实施改革的改革派关系将开始进入新时期。

        尽管2015年签署了核协议,但对伊朗制裁没有完全被取消。伊朗与美国关系未能实现政府期待程度的正常化,与欧盟也未能建立希望达到的政治-经济关系。在中东危机日益加剧的这一时期里,在对外政策中未能成为基本因素的伊朗政府将采取怎样的举措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议题,同时也是国内舆论争论的焦点。鲁哈尼表示,新时期政府工作计划中的对外政策主动权应留给政府。

但这一要求看起来是不可能的。因为伊朗宪法赋予革命指导委员会确定总体政策的权利,由总统负责执行。因此,新时期里伊朗产生最大争议的领域之一将是对外政策。政府就核问题的会谈和协议需要得到革命指导委员会的许可和批准。也就是说,政府在今天的中东危机中并非最终决策机构。

         

总之,准备采取新举措的鲁哈尼根据目前国内局势来看将面临一场艰难的挑战。鲁哈尼另一方面也将努力缓解全球和地区施压。同时开展这两方面的斗争对于鲁哈尼来讲将是极为困难的。无法化解与美国和西方国家紧张关系的伊朗与全球和地区关系将继续被笼罩在阴影中。达成核协议后除与核计划有关的制裁被取消外,其他制裁仍在继续。为此,伊朗政府在吸引外国投资问题上很可能会继续遇到四年来一直面临的问题。

继续制裁将使强调外国投资对经济发展具有重要作用的鲁哈尼的经济政策产生消极影响。因此,鲁哈尼必须同时付诸实施对内对外新举措。鉴于伊朗势力结构分散这一特点,预计总统鲁哈尼在未来四年内将面临大量艰难的内外政策问题。

         

就土耳其与伊朗关系,两国在新时期里最重要的分歧应该是叙利亚和伊拉克政策。尤其是特朗普时期重新成为美国和海湾国家目标的伊朗,在土耳其和卡塔尔的支持下这一情形可能得以平衡。不过,伊朗应重新审视以叙利亚和伊拉克为首的地区教派对外政策。如果伊朗就土耳其对安全问题的担忧不 给予足够的重视,土伊两国也不可能存在拉近关系的可能性。

 

各位听众,由阿塔图尔克大学国际关系系研究员伊派克撰写的从土耳其展望中东就播送到此,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周同一时间再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