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稿:卡林:欧洲领导人胜选工具-反伊斯兰排外论点?

明年欧洲将举行的一系列国家和地方选举将加深欧洲对自己政坛的质疑。

625495
专稿:卡林:欧洲领导人胜选工具-反伊斯兰排外论点?

欧洲的问题

明年欧洲将举行的一系列国家和地方选举将加深欧洲对自己政坛的质疑。在古老的欧洲大陆范围内,民粹主义,反移民,伊斯兰恐惧症和仇外心理似乎将得到更大的勇气。

欧洲在全球不安全,地区混乱和排斥移民的环境下,将面临固执和具有潜力的政治民粹主义和机会主义者的浪潮。

在这一趋势中英国脱欧的公投后,威胁着欧洲思想。使得欧盟面临着虚弱的危险。如果欧洲在自己的家中注重强大以及统一的世界价值的话,欧洲的政治领导人应该进行明智的评估。

对崛起的新种族主义和政治投机者感到不安的人可以看看奥地利的总统大选中亚历山大( Alexander van der Bellen)面对极右势力对手赫法(Norbert Hofer)所取得的胜利。赫法不光公开分享对土耳其人和穆斯林的种族观点,还质疑欧盟,同时在竞选开始和以后竟然观点改变,要求举行像英国一样的公投。如果选上的话,他将成为欧洲头号国家之一的极右和伊斯兰恐惧症的总统。

 

霍菲尔虽然离开人世,但他所倡导和推广的思想仍然留存。他不仅反对土耳其加入欧盟,也反对土耳其人和穆斯林前往奥地利。这一政治态度在欧洲多个国家越来越普及。在此期间,现任奥地利政府继续保持对土耳其的争议和不友好态度。

奥地利选举结果说明指责穆斯林,土耳其人和移民对奥地利和欧洲问题负责并不会给选举带来胜利。欧洲至少有一部分人已经看到问题的本质。将复杂的问题归咎于一个原因或使某一群体承担问题的责任可能会在短期内获得利益,但从长期角度是无法解决问题的。如果欧洲极端右翼政党继续利用普通平民害怕受到诬陷的心理从中受益并使人民对问题抱有偏见和狂热态度的话,那么,绝望感,思想混乱和仇恨将进一步加剧,欧洲真正存在的问题也不会得以解决。

从目前的情形来看,法国明年的总统大选也会重新出现类似的状况。勒庞领导的国民阵线党在近几年内将增加支持选民人数。

预计该党派在2017年总统选举中会成为一个重要竞争对手。尊敬的奥朗德宣布不会再度成为候选人以及社会主义人士在民调中的不良表现共和党人士总统候选人菲龙对这种政治活力发出怎样的反响在以后的日子中我们会拭目以待。显而易见反移民,反全球化,反对土耳其与穆斯林的看法将成为法国竞选活动中的一部分。法国不太可能效仿英国退欧模式放弃欧盟。只是长时期持续的一体化,反伊斯兰,极端化,失业问题和法国认同感及自我认知,将继续控制法国的社会和政治舞台。

德国政界在明年的大选中将会面临类似问题。德国与欧洲最强大的领导人默克尔即使获胜可能性很大,但也会遇到反对移民的政治和经济方面的问题。虽然高级官员花费了巨大努力成功阻止了难民危机但就连默克尔在地方选举中也付出了代价。其结果使她自己的国家和欧洲面临政治民粹主义和机会主义等问题。

再有,投反对票的人取得胜利,伴随着意大利总理伦奇的辞职,结果在意大利进行宪法公投,作为一个重要的欧洲国家意大利以及欧洲政治不稳定进一步深化。意大利经常更换的政府和不稳定党派 的政策(自第二次世界大战起至今建立了64个政府),新政府危机即对于该国,又对于欧洲来说将会造成严重的政治和经济后果。

欧洲的这种令人费解的政治局势对土耳其-欧盟关系产生影响是很自然的。针对土耳其的反恐斗争没有给予足够的支持,扮演一个负面角色使现有的分歧更加激化。针对欧洲的安全来说处于关键位置的土耳其的安全问题没有得到真正的关注从而滋养了一种不安全的情感。入盟谈判进程进展极度缓慢被推迟的入盟谈判前景不佳。欧洲没能成功地妥善处理难民危机。

我们必须清楚,走出这一死胡同的办法是正确确定首要问题,共同安全与繁荣取决于各个层面的共同工作。相互依赖与共同挑战不断增加的一个时期,可能会产生会使双方都得到加强的一个氛围。可以拒绝臣服于两败俱伤的游戏。欧洲可以以避免极端右翼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牺牲主流政治的方式,重新奉行主流政治基本价值来解决自己的问题。

与土耳其揭开新关系一页在这一进程中可能非常有益。就与土耳其进行的申根签证进程得出一个结果,将会产生一个新合作伙伴的氛围。这是早应该被给予土耳其公民的正当权益。对于欧盟来说另外一个重要的步伐是,兑现有关难民的承诺,分担土耳其的责任。最后一点是,理解土耳其在7月15日的未遂政变之前以及之后的安全问题,将有助于改变欧洲目前的敌对政治环境。为政治民粹主义而对土耳其展现敌对态度,较之土耳其更加损害欧洲的利益。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