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稿:摆脱对恐怖的双重标准

文章作者:土耳其总统府发言人卡林

专稿:摆脱对恐怖的双重标准

摆脱对恐怖的双重标准

文章作者:土耳其总统府发言人卡林

总统埃尔多昂和总理伊尔德利姆参加了11月12日在土耳其北部萨卡尔亚城的一个小镇子阿里菲亚举行的一个葬礼。

陪同他们的是部长们,地方官员和数以千计的群众。

他们对死者最后一次转达敬意之际,处在悲哀之中的人们则高喊反恐怖主义的口号。

对这个看似为”小“的事件,西方媒体既没有什么醒目标题,也无任何报道。面对土耳其东南部省城马尔丁德里克县长穆罕默德所遭到的暗杀行动,面对处在悲痛之中的县长的妻子的痛苦与命运,任何一个欧洲官员都没有作出强有力的声明。

任何一个欧盟委员会也从来没有为PKK这个有系统地发动恐怖袭击以及它的媒体和政治支持者的身份如何问题进行任何调查和谴责而开个什么会。

任何一位欧洲大使也没有参加过这一葬礼或向烈士家属表示哀悼。

这仅仅是长期以来进行这类行动的恐怖组织的一个重复性行动。欧洲官员们为谴责PKK恐怖袭击,总是张开半个嘴巴,同时总是不直接也不间接地表示支持。

 

面对为反对将PKK恐怖合法化以及将其形象予以身高而立即行动起来的政府,欧洲对此为进行批评而花费了很多时间。

人民民主党在议会的成员和他们的媒体机构对PKK的恐怖袭击,炸弹袭击,自杀袭击和目标性的暗杀行动进行谴责的声明从未进行过,觉得说成真相不合适。

欧盟说他们把PKK看成是恐怖组织,但却允许数以千计的PKK特工为恐怖组织在欧洲工作,收集钱财,接受新恐怖分子的加入,其游说团在比利时和国家议会为组织利益进行游说给作出许可批准。

在欧洲议会和欧洲首都大街上看到PKK旗帜时欧洲人让土耳其公民的胃口失去,试问,责任者是谁?

美国总统奥巴马政权以打击达伊莎的名义支持PKK在叙利亚的分支PYD和武装分支YPG之际与此毫无区别。尽管以其它一个恐怖组织无法消灭恐怖主义是一个事实一样,美国政府继续为PKK在叙利亚的分支提供武器,弹药,培训和情报。只是有一支与阿萨德政权和达伊莎斗争的合法的叙利亚反对派部队。土耳其在8月24日发起的幼发拉底之盾军事行动也证明了这一点。打击达伊莎恐怖组织,比为PKK和坎迪尔山的指挥中心的部队提供武器有更有效和合法的途径。

 

欧洲人抨击拘捕人民民主党议员之际,没有进行全面详细的调查便发表充满怒气的声明实际上是再现了欧洲在恐怖问题上采取的双重态度。

事实就是如此:被取消豁免权的其他议员没有无视法院决定而去交代供词。只是人民民主党议员公开反对法院决定并拒绝谴责PKK发动的袭击。

欧洲政治家们在言论自由的幌子下站在支持恐怖主义的一边,在欧洲绝不允许的一个原则却迫使土耳其遵守。你们能想象欧盟政治机构和国家议会允许支持基地或达伊莎的议员们辩护这些组织,甚至帮助他们,颂扬恐怖活动以及反对法院的决定吗?

你们能想象法国议会允许一名法国议员不去谴责巴黎和尼斯的袭击以及发表达伊莎是为了拉卡和摩苏尔人民的自由和尊严而战的言论吗?他们会立刻将他们抓获以支持恐怖的罪名对他们进行司法审判的。

 

 

不采取具体行动而光谴责恐怖主义无任何意义。太多的欧洲人因土耳其做了同样的情况下自己国家也会做得事情而进行批评,这是虚伪的表现。最为典型的例子是2012年以6.9%的选票进入希腊议会,成为第三大党的新纳粹-法西斯主义金色黎明党。2013年党主席以及几个议员以包括谋杀罪的罪行受到指控,且在庭审之前就已被拘留。如果被裁定有罪,就会坐牢服刑。这一期间我们没有看到任何一位欧盟官员因对该政党的行动而批评希腊政府。但轮到土耳其时,由于指责跟支持恐怖有关,所以更加严厉。土耳其期待欧洲和美国盟友在反恐方面站在自己的一边是其权利。

巩固这一双重标准的还有其它的问题。以240人的死亡结束的七一五血腥未遂政变之后,政府开始追查政变图谋背后的策划者。欧洲官员们为谴责未遂政变只说一件事,而为抨击把政变者绳之以法的政府罗列九件事。欧洲提出过任何帮助的建议吗?参加政变的9名士兵逃到希腊,目前仍在那里逍遥法外。即便不是数百名,也有数十名葛兰团伙的成员逃到各欧洲国家。尽管发出了通缉令,但有欧洲国家将其引渡给土耳其吗?有任何欧洲国家就欧洲的PKK以及葛兰组织分享情报吗?即便在指责土耳其帮助外国战士进入叙利亚十分时髦的一个时期,有太少的国家完成家庭作业分享了情报,并在事情转变成对土耳其不利之前自己就先控制了其公民。

相反,他们忙于表彰在土耳其被控支持恐怖的人员。

德国政府从来没有想过会对指控向维基解密泄漏政府文件及目前仍停留在俄罗斯的埃里克·斯诺登发放临时护照。但是,当涉及到土耳其时,他们可能会做的。欧洲人认为邀请PKK支持者到自己召开的会议上,对土耳其发生的事情发表“意见”,被认为这一行为是自由的体现,随后根据发表的言论撰写“进展报告”。然后,他们威胁土耳其可能会中止土耳其的入盟谈判。土耳其对这种双重标准表示抗议的同时,却被他们贴上了专制,不宽容,攻击性等标签。

人们知道的是:德尔克区长穆罕默德法提赫萨菲尔图尔克遭到PKK暗杀,留下了为他守灵的妻儿。第二天,PKK媒体却称赞了这起袭击事件。欧洲官员却没有对这种声明予以任何谴责。

这是一个令人不安的趋势,应该扭转这一局面。否则的话,欧洲将会失去一个国家。他们把土耳其入盟看作是一项战略目标。在日益相互依存的这个世界土耳其-欧洲关系是地区安全和全球稳定的关键。土耳其在欧洲和欧盟有盟友,这些盟友应该发表意见纠正这个问题。正如自由签证化程序在2013年达成协议一样,应该不要再探讨马上得出结论才对。欧盟应该担负起作为土耳其与欧盟移民协议一部分的财政责任。欧洲官员应该更加关注土耳其面临的安全问题,欧洲应该意识到这不仅是土耳其而且也是与欧洲息息相关的问题。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