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稿:打败达伊沙不是不可能

总统府发言人卡林撰文谈打败恐怖组织达伊沙的可能性。

专稿:打败达伊沙不是不可能

打败达伊沙不是不可能

达伊沙Deaş,以政治机会,种族/教派,控制与代表的政治之名犯下了连锁性错误而凸显。而不远的过去犯下的错误不让其回避,是打败达伊沙的主要钥匙。

达伊沙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从叙利亚和伊拉克控制的很多领土上撤出。达伊沙伴随巴布克Dabık’的沦陷和摩苏尔行动的开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处在了更多的施压中。

其结果是,打败达伊沙要比早先想象的容易。但这仅仅是这一故事的开端。为打败达伊沙和其混帐的逻辑,有必要进行一些补充才行。

更为重要的是,提高与扩展的因素,是让达伊沙重新复活的因素。

达伊沙是在2003年编造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宣称中开始的美国入侵后出现的。

而马利基政府的教派政策让这个恐怖组织达伊沙更加强大。国际社会面对叙利亚人民遭受阿萨德政权残暴袭击的防止上是如何不成功的话,为达伊沙成为更加具有致命性的一个恐怖组织带来了必要机会。

使用死亡和摧毁这样一个混帐逻辑的该组织的失败,使得不公正和施压的心理更加变本加厉地被利用。


世界列强和地区因素继续借助伊拉克和叙利亚发动毫无意义的战争之际,并打造达伊莎坚不可摧的形象。正如达伊沙一样的恐怖组织要想彻底消灭他们,必须需要完全的斗争,协调合作和决心。最近一段时期在杰拉布鲁斯,阿扎兹,曼比奇和达布克针对达伊沙取得的胜利已证明他们是可以打败的。在伊拉克军队的率领下,库尔德民兵力量与国际盟军的参与下且得到土耳其大力支持的摩苏尔军事行动将会给达伊莎恐怖组织带来重创。但是在摩苏尔,任何一个错误都会导致达伊莎在其它一个地方东山再起。这一原因是最初滋生达伊莎恐怖组织的条件仍然存在。在打击恐怖主义的斗争中缺乏协调合作,阿萨德政权继续实施大屠杀,教派主义政策,非国家行动者的罪行,还有一系列其它因素使达伊莎从中获利。我们应该记住这一点,达伊莎是反伊斯兰的种族主义和伊斯兰恐惧症群体手中的有力工具,他们借助达伊莎的威胁以及将达伊莎打造成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都是坚不可摧的形象来给西方社会造成巨大恐惧。包含暴力的一个极端的全球现象存在着诸多原因。

 

 

这种宗教、政教分离和民族主义思想可以作为一种驱动力。它与某些人认为的极不公正和施压以及对此给予反对的社会和政治条件相联系。导致战争,致命的争斗,内战,部族仇恨,失败的政府和其他一些包含暴力的极端主义因素的原因有很多。我们应该抱有理解这些原因和采取防范措施的全面的态度。

就这种态度应从两个方面采取措施:思想水平和实际水平。对于达伊沙,PKK,ETA等恐怖团伙和缅甸的反穆斯林佛教民族主义者来讲这是一种驱动力。要想与他们作斗争首先需要与这种思想作斗争。他们依据真实可靠的信息来源反对恐怖方式。在达伊沙问题上,伊斯兰世界和宗教领袖的极端意识形态与逻辑出现错误。这其中最好的例子便是很大一部分伊斯兰世界专家学者在2014年写给阿布·巴克尔·阿尔巴格达迪的信。许多其他学者和社会领袖反对达伊沙的极端主义思想意识和为维护野蛮思想而采取的的举措。

 

但是这是不够否认达伊沙方法论基础的。我们应该让世人清楚认识他们是如何歪曲和误导伊斯兰教主要精神的。事实上达伊沙的思想和做法是完全与全球17亿穆斯林的信仰和生活方式相反的。但是,一小撮极端分子为掩盖自己的暴行滥用宗教。很显然,这不是一个伊斯兰问题。犹太教,基督教,佛教和其他宗教也都遭到类似的违反和极端主义抨击。从巴鲁克开始至安德烈斯布雷维克等许多人则利用宗教,国家和/或意识形态实施恐怖主义行为。

这里主要问题是我们在与怪物进行战斗。达伊沙是在近几年中因地区国家实施的失败政策形成的一个怪物。由此,土耳其武装部队于8月24日开始的幼发拉底河之盾军事行动与有效合法打击达伊沙的叙利亚反对派团体一起打击达伊沙恐怖组织,土耳其向叙利亚反对派团体提供必要的政治,军事和资源支持。所有的这些都表明,打败达伊沙不是不可能的。
达伊沙是以政坛投机,种族/宗派统治和战争为名进行的一系列错误行径的产物。避免失误是打击达伊沙的关键。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