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稿:西方世界不想了解政变和以后的土耳其

总统府发言人卡林撰文谈及了西方世界不想了解政变和以后的土耳其的问题。

583359
专稿:西方世界不想了解政变和以后的土耳其

 

西方世界不想了解政变和以后的土耳其

不能明白未遂政变的人,恐怕也不会明白数百万土耳其人为何总是铭记在7月15日牺牲的土耳其烈士的原因。

10月2日对在未遂政变中牺牲的烈士举行了一个纪念仪式。

土耳其著名的音乐家演唱的民间歌曲,是烈士们最喜爱的歌曲。

在安纳托利亚大地生活的人们的甜酸苦辣数世纪来就是通过音乐表达的。为此,在举行的仪式中,许多人的情感被感觉出来。

这仅仅是为纪念7月15日牺牲的烈士而举行的许许多多的仪式之一。

在过去的10周里,许多纪录片,电影,社交网站宣传活动和展览得以举行。

除此之外,也举行了研讨会,座谈会以及团体会议。

我们相信未来日子和未来岁月这些还将继续。

为什么?是不是像西方世界的某些人所建议的那样到了忘记这一悲剧展望未来的时候?

在土耳其生活的人们对政变后以后继续清算之际,欧洲和美国的许多人对那一至关重要的夜晚和以后发生的事件的重要性很难看清。

土耳其举行纪念仪式的原因是毫无疑问的。但对外界以及跟踪土耳其的人来说,这些活动对经受过直升机和坦克发射的炮弹的人来说是重要的。

就改变人们生活的那一夜晚发生的事件有不同的感知,外部的世界对此有所忽视。一些人没有意识到7月15日政变行动的严重性。渴望了解土耳其社会现有活力的人们如果注意到这边是如何策划的,实施以及最终被如何处置的,有助于他们对此事件的深刻认识。针对此问题拟制并发行了许多依赖于真实事件和证词的报告。其中一个就是每日早报政策工作重心于8月份发行的一份报告。

在这片报告中涉及到我们的政变的因素,有三大标题。

首先,在1980年和1990年出生的年轻一代从未见过这种政变。他们听到过1960年政变之后总理阿德南·曼德雷斯的令人毛骨悚然的被绞刑的故事。也听到过1980年政变之后左右派人士被集体严惩的故事。他们还听到过诸如埃及等其它国家的军事政变。只是在2016年7月15日他们亲眼看到了军事政变,见证了坦克,直升机和战机对准他们,他们的父母,朋友和亲戚。经历了背叛的惊恐,看到了朋友们和家人牺牲,受伤。土耳其人民撰写了一部历史性的民主史诗。土耳其会永远记住那一夜他们所做出的无私奉献。

第二土耳其许多人都意识到了7月15日葛兰恐怖组织的黑暗一面所造成的威胁。

让这些人更清楚了解,葛兰支持者是如何利用老百姓的信任,是如何窃取考题,是如何渗透到政府机构,安全和情报机构,通过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积累,在土耳其和世界许多地方是如何形成一个犯罪组织的。


对于局外人来说是很难理解,看似非常善意的一个宗教团体是怎么做到国中有国的,作为一个影子政府是怎么运作的,法律法规是怎么根据自己的利益操纵的。然而,一旦葛兰教派秘密活动的更多真相浮出水面之时,画面则更加明显。这不是一个看似无辜亲和平及亲对话的组织,这是一个无论付出何等代价都致力于强大经济实力和政治影响力的邪教。让支持者认为他有神力的葛兰所下达的命令和要求,支持者们是绝对盲目服从的,在土耳其被称为葛兰恐怖组织的这一组织策划了7.15政变,并企图利用土耳其军队,警察和司法机关文职雇员来实现。http://guleninvestigation.com

 

葛兰支持者多年来为掩盖实情及合法化善于躲藏在背后。现在每个人都能更好地明白这一点,对他们政治和经济要求说“不”的人他们是如何通过媒体和民间社会让恶毒计划获得合法化的,他们为了实现这些目标又是如何使用各种手段的。他们毫不犹豫地把数百人被送往监狱,解雇,进行抹黑行动,最终还向民选政府宣战。哈内夫阿维奇,鲁森查克尔,穆斯塔法欧塞尔,阿合买特西克,内迪米塞奈尔和达尼洛德克用文件证明葛兰支持者在我们国家犯下的罪行。http://www.ecfr.eu/article/Turkey_after_July_15_The_view_from_Ankara_7088

第三点则是土耳其人民在西方国家及其媒体所表现的缺乏敏感和同情心的态度面前感到的失望。没有一个西方国家首脑在政变发生后访问土耳其,令从保守派人到西方支持者社会所有阶层感到惊讶。西方国家对政变以及其后发生的事件如此无动于衷,不仅引起了政府的支持者,而且还引起反对党派以及左翼自由作家们的极大不满。大部分西方媒体将此形容为军队的一次不太重要的反叛,而没有将其报道为一个真正的政变行动。西方媒体将政变后的防范措施当作攻击不顾生命威胁成功阻止政变的意志,即总统埃尔多昂以及政府的理由。欧洲一位资深的政要不久前告诉我,欧洲众多人甚至不知土耳其议会7月15日遭受的轰炸。实际是在这一被挫败的政变后访问土耳其的美国副总统拜登以及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曾在访问前称不知道事件的深度。西方媒体的多数过滤了政变之夜里的民主画面,集中精力攻击了总统埃尔多昂以及政府。

不了解政变图谋之严重性的人,也很有可能无法了解数百万土耳其人致力于永恒纪念7月15日烈士的原因。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理解的这个时候,有意的无知和政治机会主义的确令人感到悲伤。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