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与世界焦点

土耳其与世界焦点

137548
土耳其与世界焦点


土耳其与世界焦点
天主教教堂和梵蒂冈国家领导人教皇方济各或称之为的弗朗西斯11月28-30日对安卡拉和伊斯坦布尔进行了正式访问。
这一访问一部分是政治,一部分则是宗教。
访问在安卡拉的部分是政治成份,在伊斯坦布尔则是以宗教为重点。
在安卡拉,教皇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昂和宗教事务署署长进行的会谈上讨论了土耳其-梵蒂冈关系。
教皇和埃尔多昂声明,他们期望国际和平以及叙利亚问题等地区危机予以解决。

这一期待与愿望很难说超越了外交意义。事实上,教皇本身就不可能在国际危机或地区问题的解决上能发挥什么影响力的作用。即便弗朗西斯作为梵蒂冈最高国家领导人,但在国家与国家间不具影响力。
教皇与其他宗教组织的关系以及在国际上的角色和影响力,在整整400多年来是不存在的。现代化时期,因政教分离或称之为的世俗化,宗教组织和权威被强有力的政治势力所取代。


在现代时代所有宗教机构和活动大部分都受到政府和国家间关系的影响。

以下是马尔马拉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讲师拉玛赞•谷赞教授就此问题进行的解析。


梵蒂冈不是一个经典的民族国家,而是一个位于意大利境内的内陆城邦国家。目前梵蒂冈已不再具有中世纪至高无上的权威。由于罗马梵蒂冈政府在17世纪签署威斯特伐利亚条约而失去了全部的政治权威。另一方面,根据洛桑条约,伊斯坦布尔芬儿希腊东正教教堂和大主教是隶属于土耳其共和国主权的机构。芬儿大主教尽管在宗教领域是受信徒爱戴尊敬的宗教人物,但在政治领域中却没有任何权力和权威。
但这并不意味着天主教和东正教宗教机构完全退出政坛。我们不得不承认东正教和天主教对信仰其宗教的民众和个人的影响力。例如,梵蒂冈不仅是天主教宗教机构,而且还是十多亿天主教教徒的宗教代表。

天主教皇方济各访问伊斯坦布尔的主要目的为发展宗教与教派间关系。教皇首先参观伊斯坦布尔伊斯兰教圣所,在苏丹阿赫迈特清真寺祈祷并在唤礼声中聆听古兰经经文,随后参加在东正教教堂举行的弥撒仪式,与东正教大主教巴尔多禄茂会晤以及签署天主教-东正教教堂间宣言。这一系列活动为加强宗教间关系作出了重大贡献。
天主教皇的伊斯坦布尔之行甚至是土耳其之行的主要目的可以说是为了加强与东正教教堂之间的关系。基督教东正派教会与罗马天主教会于1054 年在相互开除教籍后正式分裂。
20世纪60年代重新开始建立的两教派关系经过教皇方济各和东正教大主教巴尔多禄茂的努力转变为联盟关系。在伊斯坦布尔签署的宣言的目的正是为了加强拥有10亿名信徒的天主教和约3亿信徒的东正教世界的教派和社会关系。

 


从这一方面来看,很难说宣言是一种纯粹的宗教活动。梵蒂冈天主教-番内尔东正教的彼此靠近至少会给两国的地位带来正面和负面的影响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挑战。

第一是对土耳其的潜在影响。大主教贝太雷莫斯签署的宣言正如对土耳其不具有约束力一样也不应与利益发生冲突。在这里宗教与国家国际关系的位置之间应有一个十分敏感的界限。
如果大主教签署的这份宣言含有纯宗教内容,就不会有侵犯权利和权威问题。只是如果宣言干预到土耳其的任何一种利益的话,特别是有关普世宗教的说法深入到政治层面从而会造成混乱。土耳其绝不希望普世宗教的说法给土耳其国内外政策带来负担或问题。但可以看出宣言不会造成这种混乱。宣言在教皇与埃尔多昂会谈之后签订显示出已得到土耳其的同意。
在宗教自由框架下,土耳其支持普世教会与天主教会发展彼此关系。甚至可以说,这一支持将加强土耳其在天主教和东正教世界中的形象。
天主教和东正教合作宣言的第二层面是,与东正教普世大牧和莫斯科教堂间的关系有关,且这事关莫斯科的影响力。普世大牧和莫斯科东正教教堂之间的权力之争,则关系到巴尔干、东欧、中东和世界东正教信徒。伊斯坦布尔宣言可能会使普世大牧教堂处于更加优势的地位,并成为莫斯科的担忧之源。尽管这种担忧原则上属于莫斯科的东正教教堂,但不能说和普京政权无任何关系。而这则恰恰关系到伊斯坦布尔和莫斯科之间的政治关系。
当然,土耳其和俄罗斯的关系中宗教因素并非有太大的影响力。普京和教皇方剂各访问土耳其,完全是一个偶然,其目的不是宗教,而是主要集中于经济和政治课题。



标签: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