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纳托利亚的传统习俗 36

土耳其人有史以来对动物的爱心不仅体现在语言上,更体现在行动上。

安纳托利亚的传统习俗 36

土耳其人有史以来对动物的爱心不仅体现在语言上,更体现在行动上。奥斯曼帝国时期的基金会传统中对动物提供的服务引人注意。人们为受伤和需要照顾的动物提供特别护理和治疗。奥斯曼帝国时期成立的基金会中也包括以保护街头流浪动物和降雪后无法找到食物的鸟为目的而成立的基金会。为使野狗等动物在白雪皑皑的严冬不至于挨饿,基金会派遣工作人员给它们新鲜的肉、稻草、盐和鸟事。上述费用由国库和基金会拨出。基金会还提供资金为猫、狗等动物建造藏身小屋,并雇佣工作人员每天定时为它们提供食物和水。著名旅行家莫特凯在游记中写道:土耳其慈善人士的爱心也体现在动物身上。在余斯库达尔有一所动物医院,白亚兹特清真寺院内为鸽子设有专门的鸟房。陵墓墓碑下方被刻成槽形,这样可以收集雨水。在炎热的夏季,野狗和鸟可以在这里喝水。穆斯林相信,如果为动物提供服务,会给人带来幸运吉祥。
奥斯曼帝国时期存在意思为“卖猫食、狗食”的职业。从事这一职业者靠卖猫食和狗食为生。有些人把从他们手中购买的食物给动物,有些人给卖猫、狗食的人钱,让他们喂野猫、野狗。卖猫、狗食者定时喂流浪街头的动物。在大街小巷,随时可以看到卖猫、狗食者或普通百姓给动物喂食。奥斯曼帝国时期,人们在遗嘱中也会为野狗分出一部分遗产,以保证它们能够继续生存。
另一项有趣的传统是关于军队拉响炮弹的牲畜的。这些动物不可以出售,为使它们得到照顾,军队甚至为动物颁发“工资”,也就是每月固定划拨开支使它们得到很好的保护和照顾。1550年卡努尼•苏丹•苏雷曼在兴建苏雷曼尼耶清真寺和建筑群期间下令保护运载建筑材料的动物,不让它们载太重的货物。运载重物的马周五午后休息,并注意卸下重物后,不要骑在马背上。
在安纳托利亚,鸟在动物中占据有特殊的地位。奥斯曼帝国时期,释放从集市购买的鸟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旅行家泰维诺特在游记中写道:许多土耳其人每天前往集市买鸟,然后将鸟放飞。人们认为这些鸟的灵魂在世界末日会证实放鸟人的善良。破坏鸟巢的人会遭遇灾难,受到惩罚。15世纪法提赫苏丹麦赫麦特下令所有新建筑必须建有可以为鸟提供饮水的水槽。并为流浪街头的动物在适当的地方兴建饮水槽。在安纳托利亚到处可以看到人们对动物的关爱。人们在兴建新建筑时不会忘记鸟,一定会为它们建水槽。在安纳托利亚到处可以看到人们对动物的关爱。人们在兴建新建筑时,不会忘记鸟,一定会为它们建水槽,甚至在墓碑和泉水座等地也会建水槽。阿赫麦特•哈希姆在1923年创作的作品中写道:布尔萨兴建了一所白鹤医院,医治受伤的鸟。据作品中记载,在布尔萨哈法夫拉尔商业街中间有一个广场。过去人们在此广场医治受伤或需要照顾的动物,喂养因受伤而无法飞行的鸟、断翅的白鹤、乌鸦和猫头鹰等。哈法夫拉尔商业街的个体业主将筹集到的钱交给一个专门的人,此人负责每天喂养动物。
奥斯曼帝国时期兴建的鸟屋被称为鸟屋、鸟宫或鸟园等。它们不但是人们爱心的反映,同时在建筑形式上也注重美观,体现出当时人民的文明水平。在伊斯坦布尔有近20个鸟屋。帝王和奥斯曼后宫家族成员在余斯库达尔兴建的清真寺几乎都附建有鸟屋。
鸟屋一般建在宫殿、宗教学校、住宅和清真寺等阳光充足、避风、人够不到的房檐或屋顶。鸟儿在此生活繁衍后代。具有避风防寒特点的这些鸟屋是用石头、砖块等建筑材料、运用各种技术制造的。有些房屋的屋顶留有小孔,以使鸟儿钻进钻出,在这里建窝。
部分鸟屋超出了屋的范畴而成为鸟的宫殿或豪宅。它们的建筑形式非常讲究,非常美观优雅。有些建筑有食物槽,水槽,有些鸟屋还建有可以进出的路甚至阳台。
奥斯曼帝国时期几乎每座建筑都附有鸟屋。这已成为一种传统。18世纪中叶,在伊斯坦布尔余斯库达尔兴建的阿亚兹马清真寺房檐共建有17个鸟屋。清真寺每面鸟屋的形状各不相同。这些小型房屋充分体现出土耳其的文化特点。人们对兴建的鸟屋有各种信仰。人们认为保护鸟可以使房屋避免发生火灾。白鹤、海燕等候鸟在迁徙途中会经过麦加、麦地那等圣地,会向上述圣地送去敬意和问候。因此在烟囱上做窝的白鹤是不可以被侵犯的。人们对鸟儿表现出极度的宽容。安纳托利亚人民对鸟的信仰在伊斯兰教中也得到支持。伊斯兰教中建议人们对鸟儿表现出爱心和仁慈。
各位听众,本期由安卡拉噶兹大学文学院土耳其语与文学系教授法特玛撰写的安纳托利亚的传统习俗就播送到此,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周同一时间再会。


标签: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