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国家沉浸在神圣的斋月

履行封斋义务的穆斯林在这一个月期间将沉浸于神圣的气氛中。

120375
穆斯林国家沉浸在神圣的斋月


土耳其和其他伊斯兰国家迈入神圣的斋月。履行封斋义务的穆斯林在这一个月期间将沉浸于神圣的气氛中。然而斋月不仅仅是从日出直到日落时斋戒的一个月。此外,穆斯林在他们所拥有的所有可能性范围内尽可能多的诵读古兰经、进行礼拜、进行施舍和慈善工作、远离争吵和不好的言语,更多的是会去做善事。因此,在拉玛赞斋月气氛中除了进行大量祈祷礼拜之外,还有经济、社会、精神层面的活动。 拥有如此全面日程的斋月对人类、社会、生活、甚至是全球系统会产生重要的结果以及效果。至少在理论上可以说是斋月有这样的理念。

斋月氛围首先为每一个人的精神和物质成熟创造条件。封斋的一位穆斯林在这炎热的一个月里每天持续17-18小时忍受饥饿和口渴,几乎要远离各种品味与激情。完全以自由意志进行的这种信仰礼拜使人获得重要的特点。人们会学着耐心;会试着做更加诚实更好的人;
会意识到食品和水的重要性;会理解各种品味与情绪是可以控制的;所有这些经验会为使人更加成熟作出贡献。会接受如何面对困难的教育。这样,人们会更加加强自己与真主安拉间的联系。在这方面最重要的工具是在这一个月频繁的诵读古兰经。古兰经在斋月中的贵夜(卡迪尔圣夜)安拉下降给先知穆罕默德。因此,说斋月是古兰经之月并不夸张。
斋月期间进行的各种活动有非常积极的社会经济效应和结果。斋戒、施舍、慈善等信仰礼拜活动会加强社会互助和团结的关系。另一方面,礼拜或者是集体诵读古兰经,会增强人与人之间的宽容、同情和共鸣感。此外,当然还需算上这个月最重要的特点之一,即开斋和封斋宴。 可以说,所有有这些在区域,城市、国家和地区间保证乐社会、经济和心理发展。斋月气氛带来如此的结果和效应是理所当然能够理解并令人高兴的一种状况。
但是,类似的积极影响与结果在穆斯林国家间关系中则很可惜是看不到的。然而,甚至是在斋月期间,一些穆斯林国家发生的不幸仍在持续。一方面,穆斯林在封斋的同时,另一方面在伊拉克、在叙利亚、在巴勒斯坦和其他国家的许多穆斯林在遭受痛苦。
众所周知的这些问题要在此罗列的话,都会占据长篇的篇幅。我们可以谈谈其中最令人心酸的事件。其中最主要的可以说是,穆斯林国家间就斋月的起始以及结束日期问题上的分歧。穆斯林国家政权数十年来就斋月起始之根本,即月亮的显现方面意见分歧。今年也以同样的借口,斋月在土耳其和其他一些国家于6月28日开始之际,在其他国家则于6月29日开始。被称为新月之显现问题的这个问题,自1970年至今一直未能得以解决。
如有关斋月的分歧在穆斯林国家之间仅以此为界的话,就不一定会是那么的重要。但是情事更加严重;斋月氛围中穆斯林国家的人们继续互相残杀。甚至有人以实质上不属于伊斯兰的什叶派-逊尼派等非常政治化的目的所为。
在先知穆罕默德时期,斋月和圣月期间会施行停火,终止战斗;现今伊斯兰国家对此传统则不以为然。违背斋月的宗旨,在叙利亚,在伊拉克,在阿富汗穆斯林的血仍流不止。当然这些问题的由来有其国际政治层面。即局势不仅是由穆斯林、穆斯林国家和群体掌控。这里有超越他们的世界体系和因素。当然这是个重要因素,但是这些因素不应该成为穆斯林国家之间冲突的借口。信奉同一个古兰经和先知的穆斯林和其领导人,更应该明智的利用像斋月这样的机遇和恩赐。应把各类政治冲突抛到一边。应牢记穆斯林是兄弟姐妹且相互间的问题应当和平解决。事实上,这就是宗教的主要目标之一。
然而,斋月精神对人类、社会和国家层面的积极成果,面对苦难和流血失去影响力。穆斯国家间发生的冲突使穆斯林开斋和封斋之幸福被蒙上阴影。
以上是马尔马拉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系讲师拉玛赞•谷赞教授有关此课题的评估。


SÖZCÜK SAYISI: 696


标签: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