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外交和叙利亚悲剧

西方力量在探讨以政治手段解决叙利亚危机之际,俄罗斯军人继续加大袭击力度以改变事态趋势。

431982
战争,外交和叙利亚悲剧

叙利亚战争告诉我们外交只有在力量平衡的时候才是一种有效的工具。

西方力量在探讨以政治手段解决叙利亚危机之际,俄罗斯军人继续加大袭击力度以改变事态趋势。

在2月11日晚间为结束敌对冲突而签署的慕尼黑协议不 可能改变战局。

在近2年内,包括莫斯科在内关键时期的同盟者不断强调在叙利亚不能以军事手段解决问题,承诺通过外交途径解决危机。只是俄罗斯-伊朗-叙利 亚政权的结盟却与上述的承诺恰恰相反。

他们发起的新一轮军事行动破坏了日内瓦会谈中针对联合国安理会2254号决议提出的两个条件,即停火,人道援助,和 释放囚犯及其它。

目前代表叙利亚反对派的高等会谈委员会是否参加日内瓦会谈取决于2254号决议的实施。西佳布领导的叙利亚反对派对推迟至2月25日的会 谈抱有质疑态度。

联合国为启动会谈而提出的条款没有得到充分落实。

外交所承担的角色十分重大。只是真正的事实是克里姆林宫为了呈现出缓慢而又艰难的政治会 谈画面向世界各地派遣外长之际,另一方面又向叙利亚派遣战机以改变战场上的力量平衡。

俄罗斯外交是为了隐藏俄罗斯对叙军事行动真正动机而展开的。此外,俄罗斯在叙利亚发动的军事打击演变成了俄罗斯的军事演习,这也是俄罗斯为扭转世人对乌克兰局势的关注而采取的一种战术。

俄罗斯轰炸平民旨在引发一场州域性移民潮,以此来惩罚欧洲和土耳其。一方面也是向美国表明本国的战略定位。由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犹豫不决出现的战略空缺许多方面也被填充。


叙利亚政府军继续每日屠杀平民之际,世人对反达伊沙展开的单边战略的道义合法性表示质疑。是的,反达伊沙斗争应该继续下去,必须要打败达伊沙。但是,这不应该成为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政权及他的支持者的军事胜利。


数千名叙利亚人不是因为达伊沙恐怖组织而是因为阿萨德政权和俄罗斯军队的轰炸而逃离他国的。抨击美国对叙战略的法比尤斯在离任法国外长之际,把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立场评估为是“模糊"和“缺乏稳定性的"。

此外,法比尤斯还表示,美国宣布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红线"但未言动武,这却鼓励了普京在乌克兰和叙利亚进一步挺进。


法比尤斯的这一结论印证了美国为确保在战场上占据重要的军事地位集中精力大力支援民主联盟党(PYD)和这一组织的分支人民保卫组织(YPG)。

作为美国,俄罗斯和阿萨德政权共同客户的PYD和YPG向他们采购武器,弹药,获取情报和空中保护。因此,为支援PYD使得自身取得合法性则以最强硬的形式表示要严厉打击达意沙。这样一来从一号侩子手获得支持的每个组织当然会更有效地打击达伊沙。

然而,在打击达伊沙阵营的罩护下PYD正扩展把叙利亚北部地区自称为自治区的根基。


与此同时,曾多次承诺将给予他们帮助和培训装备计划的叙利亚反对派一方遭俄罗斯和叙利亚政权攻击之际,另一方面也遭到达伊沙的袭击。


2月10日发生的事件就是一个例子。获得俄罗斯空军大力支持的YPG攻击了叙利亚反对派,并占领了曼纳赫空军基地。这样做的目的是为占领阿费林附近的阿拉伯村庄PYD拓展在该地区的主导地位。在撰写这篇文章时,YPG力量则在阿扎兹城外,哈莱普和土耳其边境之间的主要道路上等候着。


可悲的是,就在一年前前去库巴尼支援PYD的自由叙利亚军现在却反遭他们的攻击。
前景很灰暗,日内瓦叙利亚问题和谈将会取得何种结果也不明确。

与此同时,由安卡拉方提出及遭西方否决的支援叙利亚温和反对派和为叙利亚移民和平民设“安全区"的想法开始引起跨大西洋国家的关注。


去年一些前外交官和分析家也曾呼吁美国总统奥巴马政权在叙利亚北部土耳其边境建立安全区。


罗伯特福特作为前美国驻叙利亚大使曾于2015年3月9日写道,“为保护叙利亚反对派应该宣布成立禁飞区,这是政权长期循序渐进的一个步骤。"


2015年4月21日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参议员曾敦促奥巴马在叙利亚建立一个人道主义安全区。


美国前外交官弗雷德里克.霍夫也表示,“如果扩大空中禁区范围的话,将会限制或完全阻止阿萨德政权对"安全区“外的居民区投掷集束弹药,平民将会获救,达伊沙为获得新成员的渠道将会被卡住。

安妮 - 玛丽斯劳特也表示“设禁飞区将表明美国及其合作伙伴已对阿萨德失去耐心,已准备好要保护叙利亚境内的叙利亚人民"。


自去年起至今发生了许多事情,俄罗斯已自行划分了禁飞区,这个设立安全区的想法仍没有为拯救叙利亚人民带来一线机会,俄罗斯和阿萨德政权继续在平民区动用武力。


迈克尔伊格纳季耶夫和莱昂维塞特尔对目前局势表示很遗憾,并说道“道德沦丧是经历很长的时间才得出的:五年以来让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下台的计划落空。支持反叛团体,允许叙利亚政权使用化学武器越红线及承担欧洲难民危机负担。

为解决这一问题,这些人都指出,美国应该使用该地区的海军和空军在从哈莱普至土耳其边境的这一区域内设禁飞区


两名前美国高外交官伯恩斯和詹姆斯杰弗里也持同样的观点,他们表示:“我们相信奥巴马团队应该对此前举措进行反思,为更好保护平民建议在叙利亚北部设安全区和禁飞区。

丹尼斯罗斯也表示,很清楚普京会对设安全区的提议表示反对。但他又补充道,如果俄罗斯不准备投入更多的力量对抗的话,我们逊尼派同伙获胜及通过外交途径解决的机会会很渺小。"
叙利亚战争告诉我们外交只有在力量平衡的时候才是一种有效 的工具。

如果希望今后召开的叙利亚和谈具有意义和有影响力的话,必须要获得国际社会的大力支持。
不奉行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及设安全区的外交政策的国家只会成为战争的牺牲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