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分析81:7.15未遂政变五周年

以下是土耳其政治、经济、社会研究基金会 / 安全研究所主任及作家穆拉特·耶希尔塔斯教授对这个问题进行的评估。

1675866
热点分析81:7.15未遂政变五周年

自 2016 年 7 月 15 日 企图推翻政府控制整个土耳其的葛兰恐怖组织实施的军事政变失败以来,已经过去了五年。 政变失败的原因有很多。 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人民保护土耳其民主的勇敢态度。 在政坛对政变采取公开立场是防止政变的最重要因素之一。 面对政变社会和政治的态度,加强了土耳其的民主和社会复原力。 五年后使人更好地理解7月15日意味了什么。

以下是土耳其政治、经济、社会研究基金会 / 安全研究所主任及作家穆拉特·耶希尔塔斯教授对这个问题进行的评估。

5年后的土耳其内政外交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清除葛兰分子的进程在5年后继续成功进行。渗透至国家关键机构并隐藏的诸多葛兰恐怖组织成员被揭露或停职,或者被绳之以法。在此框架下,许多葛兰恐怖组织成员被确认,并从土耳其武装力量开除,减少了在关键的行动时期军队可能会面临的风险。在安全领域采取有效手段进行反恐斗争的警察局和情报局等机构,也进行了类似的清理行动,将这一领域里可能出现的风险最小化。

7 月 15 日之后最大的成功是安全部门的改革。在此框架下,宪兵指挥部和海岸警卫指挥部被并入内政部,通过改变总参谋长对各军指挥官的影响力,突出了国防部。从安全官僚机构清除费图拉恐怖组织以及安全部门改革的第一个结果是在打击恐怖主义的斗争中取得的。 在此背景下,在针对恐怖组织PKK实施了更有效的战略的同时,在叙利亚对达伊沙发动了幼发拉底河之盾行动,最大限度地减少了该两个恐怖组织的影响,并清除了这些地区的恐怖主义。 在此过程中,针对试图在伊拉克重新部署的PKK实施的新反恐战略也成功地限制了该组织在那里的影响力。 这一领域的改革使新的政治战略得以实施,使土耳其在利比亚、叙利亚、伊拉克、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和东地中海等重要外交政策事件中更加活跃。而在外交政策方面,7 月 15 日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7月15日之后,最重要的一步是在叙利亚采取的。

土耳其通过幼发拉底之盾行动清除了达伊沙,使得PKK恐怖组织不可能盘踞在幼发拉底河西部。 随着 2018 年 1 月开始发起的橄榄枝行动,PKK恐怖组织被赶出阿夫林。 因此,土耳其开始在叙利亚危机中扮演更积极的角色。 2019年10月,土耳其以幼发拉底河以东的PKK恐怖组织为目标,发动和平之泉行动,成功阻止了PKK恐怖组织在叙利亚的活动以及他们在北部建立所谓的国家的企图。 2020年3月,叙利亚政权在伊德利卜受到重创。 所有这些军事行动使土耳其于7 月 15 日之后在外交谈判桌上更加活跃。

这种外交活动的最重要的另一个领域是利比亚。

自 2011 年以来,土耳其在利比亚危机中更倾向于采用外交手段,支持联合国 2019 年 7 月 4 日承认的的黎波里合法政府-民族团结政府与哈夫塔尔民兵作战。 在此范围内,土耳其与 民族团结政府签署协议,阻止哈夫塔尔民兵部队夺取的黎波里。随后哈夫塔尔撤退,利比亚进入新时期。 2020年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问题上支持阿塞拜疆迫使亚美尼亚撤出地区的土耳其,几乎在所有地区问题上都表现出积极外交和军事干预的态度。五年后再次回顾7·15未遂军事政变事件,我们可以认识到从各个方面来讲对于土耳其来说都是一个历史性突破。

以上是土耳其政治、经济、社会研究基金会 / 安全研究所主任及作家穆拉特·耶希尔塔斯教授对此问题进行的评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