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分析66:美国对华政策

以下是土耳其政治、经济、社会研究基金会(SETA) /安全研究所主任及作家穆拉特·耶希尔塔斯教授(MuratYeşiltaş)对这个问题的评估。

1613102
热点分析66:美国对华政策

把中国视作最主要竞争对手的美国,意识到“美国优先”正面临着以中国为中心的挑战。但是如何全面落实在奥巴马时期就被奠定基础的为制衡中国而推出“亚太再平衡”战略问题上存在着重要的疑问。据了解,拜登政府维持了将遏制和制衡中国作为战略目标的政策,但是这种战略手段存在着不同之处。布林肯和奥斯丁访问日本和韩国,此外奥斯丁还访问印度构成了将对中国采取的措施之最显著轴心。首要目标是建立强大的政治纽带,以强化与传统盟友的关系。之后则是针对中国的地缘政治扩张,从经济和军事层面强化这一民主和政治圈。

以下是土耳其政治、经济、社会研究基金会(SETA) /安全研究所主任及作家穆拉特·耶希尔塔斯教授(MuratYeşiltaş)对这个问题的评估。

布林肯在日本使用的言词,拜登政府认为中国不仅在经济和军事方面构成威胁,而且对自由主义国际秩序也构成了威胁。 新政府的目标是在民主,人权和法治等领域更多地攻击中国。新政府也意识到,这一问题将是对未来国际秩序的较量。拜登政府试图建立一个对抗中国的全球阵线,在国际秩序改变的背景下,拜登政府的另一个目标是在西翼进行地缘政治调整以修复传统的同盟体系。

在这一点上消除大西洋关系在特朗普时期出现的裂痕以及在已形成的裂缝变成地缘政治断层线之前迅速进行弥补是拜登的首要任务。拜登在北约部长会议范围内前往的布鲁塞尔以更明确的方式阐明了这一态度。拜登在这里有两个目标。第一重新定义作为大西洋地缘政治集团最重要的支柱北约的战略使命。在特朗普时期出现更多不同声音以及内部出现更多分歧的北约对于拜登政府来说是最先需要修复的同盟体系。

布林肯强调,北约不仅是国防和安全组织,布鲁塞尔的政治态度也体现出立场更加明显的北约身份。 更重要的是,北约对中国的态度是关于跨大西洋地缘政治轴心讨论最多的课题之一。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指出,组织正处于“了解中国”的阶段,并开始更频繁地对中国使用“威胁”一词。 事实上,我们可以看到在欧盟高级代表博雷尔与布林肯会晤期间再次表明了这种态度。

欧洲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机会,也意识到这已成为一项战略挑战。 因此,对于拜登来说,北约似乎是针对俄罗斯和中国建立的跨大西洋新协定中最坚强的支柱。拜登政府的第二个目标是修复跨大西洋轴线的西方地缘政治阵线破碎的结构。 除了布林肯参加北约部长级峰会外,拜登还通过远程视频会议的方式参加了欧盟领导人峰会,提请中国和俄罗斯注意,这对欧洲来说是一种调整。

尽管布林肯表示,在美国与中国的战斗中,并没有向欧洲提出“与我们或与他们在一起”的选择,但可理解为他们将逐渐迫使欧洲对中国做出选择。 构成欧盟最近试图实施的新战略自主政策的关注点之一是中国。 因此,有一个对美国领导层说“是”的欧洲,以建立对中国的战略整体性。

以上是土耳其政治、经济、社会研究基金会(SETA) /安全研究所主任及作家穆拉特·耶希尔塔斯教授(MuratYeşiltaş)对这个问题进行的评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