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分析 63

阿拉伯之春过去10年之际,不幸的是叙利亚内战也已满十年。国家一多半人口流离失所,近1百万人死亡。叙利亚在各个方面遭到严重破坏。那么发生所有这一切之后,真的有可能获得政治解决方案吗?

1599738
热点分析 63

阿拉伯之春过去10年之际,不幸的是叙利亚内战也已满十年。国家一多半人口流离失所,近1百万人死亡。叙利亚在各个方面遭到严重破坏。那么发生所有这一切之后,真的有可能获得政治解决方案吗?
以下我们播报土耳其政治经济社会研究基金会研究员阿楚就有关问题进行的评估。

始于突尼斯的阿拉伯之春,使许多国家受压迫,生活在恶劣条件下沉默的民众行动起来,
所谓的坚不可摧的独裁者,如多米诺骨牌效应,纷纷垮台。
突尼斯紧跟埃及的步伐。然而在叙利亚,革命一步步演变成内战,带来了巨大毁灭。面对针对阿萨德政权开始的人民起义,伊朗和俄罗斯等国站在阿萨德政权的身边之际,阿萨德政府信任这些国家,从而进行军事干预,触动了内战的动因。随着时间的推移,通过一些情报组织的操控,达伊沙恐怖组织在叙利亚表现自己,确立了影响力。难以与反对派一道展开行动之际,
西方国家则撤回了对叙利亚反对派的支持,由此叙利亚政权,俄罗斯和伊朗在战场上发挥了作用。
最终,在土耳其支持下生存下来的叙利亚反对派被困在伊德利卜及其他解放区。 随着土耳其采取的行动,该地区的人道主义危机得到最大限度缓解,努力寻求建立稳定的生活。还是在幼发拉底河以东的大片地区受到美国-PKK参与控制。 该国实际上分为三部分之际,内战留下的是造成的巨大破坏。 叙利亚一半的人口流离失所,而三分之一的人口在其他国家沦为难民。 经济在各种意义上已经破产,存在着严重的人道主义粮食安全问题。 基础设施和上层建筑已因战争和经济危机而处于彻底崩溃状态。

不幸的是,阿拉伯之春十周年之际,叙利亚仍出现这样一个局面。不过,有关方面继续为寻求政治解决途径付出努力。
特别是由土耳其,俄罗斯和伊朗发起的阿斯塔纳进程以及开展的新宪法工作具有重要的意义。
但到目前为止尚未取得有意义的进展。 政权和他们的盟友看起来并不希望找到一个真正的解决方案,而只是为了拖延时间。 美国则试图在幼发拉底河以东与恐怖组织
叙利亚分支PYD / YPG合作,建立一个实际上的自治区。因此,我们看到无论是叙利亚内部因素还是有影响力的外国因素
均没有为找到解决方案而付出真正的努力。
各位听众,以上您收听的是土耳其政治经济社会研究基金会研究员阿楚的评估。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周同一时间再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