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分析56:美国又回来了吗?

在本集节目中我们播报土耳其政治,经济,社会研究基金会/安全研究员穆拉特·耶西尔塔什针对美国回归问题进行的评估。

1568654
热点分析56:美国又回来了吗?

各位听众,自1月20日起拜登作为第46任总统开始任职。拜登作为近70年来获得最多票数当选总统的民主党候选人载入史册。

现在我们播报土耳其政治,经济,社会研究基金会/安全研究员穆拉特·耶西尔塔什就有关问题进行的评估。

正如预测的那样,11月至1月的一段时间里局势混乱。人们预料特朗普不会以和平的方式移交总统职务只是没能猜测出事件发展的程度。1月6日特朗普支持者突袭国会大厦这是美国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事件。在血腥袭击中5人死亡,美国日益恶化的国际形象彻底丧失。血腥袭击之后第二次进行表决罢免特朗普总统的职务。美国首都华盛顿上演了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常见的一幕。2万5千多名美国士兵在首都各大街道设置了路障,并驻扎在国会大楼内。 在发生这些事情的同时,美国新冠病毒肺炎单日死亡人数超过4000人。要说拜登接手了残局,这句话一点也没有错。 那么拜登想建立什么样的美国呢?

拜登和他的团队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非常明确的。拜登宣称“美国又回来了”。 许多人将这一说法理解为是一个体现拜登对国内外政策理念的框架。 那么,美国回归意味着什么? 拜登在外交政策框架下依托此理念的第一个支柱是恢复美国的领导地位。

国务卿布林肯认为,如果美国不领导全球体系,那么它留下的空白将由专制力量填补,这种情况将导致国际体系的不稳定。拜登清楚,在外交政策上,他必须首先努力恢复美国的领导地位。这种领导力存在两个重要的子要素。一是恢复美国受损的形象,二是面对中国和俄罗斯的争夺重新获得强大的领导地位。

拜登的第二个优先事项是,增强国际组织的重要性。特朗普时期的美国与联合国,北约和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主要的组织发生严峻的问题。拜登的外交政策主要建立在通过加强国际机构重建美国领导地位的基础上。我们可以说,多边主义在拜登时期的美国外交政策中将占据重要的地位。

 拜登的第三个工作优先事项是制定新规定,以使美国重新在全球经济中获得领导地位。在此问题上人们不禁联想到特朗普时期的中美贸易战。很明显拜登将中国视为竞争对手,但他看待中国的态度与特朗普或共和党人不一样。 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说,“与中国共存”是外交政策的主线,这表明拜登可能会奉行与中国和解而不是与中国抗争的政策。 不过,看起来不仅因与中国,而且因新冠疫情导致的经济状态,将使拜登把主要精力放在经济政策问题上。

拜登的第四个优先事项是根据国际法和规则重建自由秩序。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说,通过重建国际准则,可以确定一项旨在消除美国主导形象丧失的政策。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美国必须对全球法规制定新的法规,以保持全球体系的活力。 为此,美国需要更多盟友。

这四个支柱能否使美国重返国际体系这一问题极为重要。 拜登从特朗普手中接到的残局和世界政治变化的特征表明这很难实现。

以上是土耳其政治,经济,社会研究基金会/安全研究员穆拉特·耶西尔塔什就有关问题进行的评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