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分析29:四年后的7月15日

2016年7月15日为推翻当选政府由葛兰恐怖组织实施,最终被挫败的未遂政变已过4年的时间。

1456447
热点分析29:四年后的7月15日

    2016年7月15日为推翻当选政府由葛兰恐怖组织实施,最终被挫败的未遂政变已过4年的时间。
     以下是政治经济社会研究基金会研究员兼作家耶西塔什有关此问题的评估。
     政变最终以失败告终,背后存在许多因素。其中最重要的是人民为阻止政变而涌向街头,并在政变者面前能够坚持抵抗。结果,人民取得了成功,政变者则失败。政治组织对政变者的态度,也是该政变最终失败背后存在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因为,2007年4月27日,面对土耳其武装力量对政府的强硬声明,文职政府做出强硬回应,声称所发表的声明是超出军人职责范围的一个举动。这一态度使得文职政治更加强大起来,从军民关系民主化角度来讲开启了一个历史性的阶段。

      7·15之后土耳其国内外政策发生重大变化。在国内政策中政变行动之后开始展开肃清菲图拉恐怖组织进程。包括安全在内司法,卫生和教育等关键领域与菲图拉恐怖组织有染的人员被罢免职务,其中许多人经审判被判有罪。最重要的是从土耳其武装部队清除的人员。担任重要职务的军事官员被罢免职务,从军队开除。同样在安全机构担任职务的与菲图拉恐怖组织有关联的数千人均被开除。
      7·15之后安全部门进行的改革至关重要。在这一范围内宪兵和海岸警卫队指挥部归属于内政部,部队指挥官脱离参谋总长的管辖归属于国防部。安全官僚机构中清除菲图拉恐怖组织成员以及安全机构的改革取得成果。在针对PKK实施更有效的战略之际,在叙利亚对达伊莎发起了幼发拉底河之盾军事行动,并且将这两个恐怖组织的影响范围降至最小。
在国内政治中最重要的进展之一则是全民公投。 2017年4月16日在土耳其举行的全民公决中,土耳其政府体制进行了调整过渡到总统制。 随着这一改变,宣布议会制结束。 在改制后举行的第一次选举中,土耳其开始全面实施新体制。
        在外交政策方面,7月15日几乎打破了常规。 在7月15日之前政府为将叙利亚危机造成的安全问题降至最低点保持按兵不动。在政变过后一个月,政府对叙利亚的达伊莎恐怖组织发动了军事行动。 此举标志着土耳其的叙利亚政策进入了一个新时代。土耳其通过发动幼发拉底河之盾军事行动清除边境的达伊莎恐怖分子,并且使PKK恐怖组织在幼发拉底河以西的存在成为不可能。

      事实上,继幼发拉底河之盾军事行动后,本次行动的目标直接为PKK。2018年1月20日开始的阿夫林军事行动将PKK赶出阿夫林。土耳其在叙利亚危机中开始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

       这样,通过2019年10月发起的和平之泉军事行动把PKK赶到幼发拉底河东部的土耳其,成功阻止PKK在叙利亚发挥作用并阻止其在北部建立国家。为解决伊德利卜危机发挥积极作用的土耳其,2020年3月使叙利亚政权在伊德利卜遭受沉重打击。

        所有这些军事行动使土耳其在继7月15日后的外交谈判桌上扮演更加有效的角色。这一效力最重要的另一个领域为利比亚。自2011年利比亚爆发危机起至今始终选择外交途径的土耳其,为打击试图推翻联合国2019年7月4日承认的合法政府-的黎波里政府而对民族和解政府提供支持。在此范围内,土耳其与民族和解政府通过签署协议阻止了哈夫特民兵夺取的黎波里。

       后来,通过保证哈夫特撤退,彻底摧毁了试图通过利比亚实施的游戏。结果,7月15日从许多方面对于土耳其来说都是一个突破性的时刻。在内部政策上增强其抵抗力的土耳其,开始采取更加积极和独立的外交政策。当然,这一活跃性与抵抗力使土耳其的竞争者更多的聚集在一起,并且土耳其在中东面临了地缘政治压力。另一方面,西方;特别是与美国在7月15日之后发生了难以修复的危机。

       7月15日事件发生四年后,土耳其面临着许多的挑战,但其过去四年的表现为其克服这些挑战提供了必要的能量。这种能源应被视为是对安全的、有效外交政策和更加民主的土耳其的一个机会。

       以上是政治经济社会研究基金会研究员兼作家穆拉特耶西塔什对这个问题的评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