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分析/有关移民战略的具体建议

有关移民战略提出的更具体建议。

热点分析/有关移民战略的具体建议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们曾谈到纵观历史土耳其是一个接纳并输出移民的国家,安纳托利亚是一个移民迁徙之地,土耳其今天仍然面临着一个非常严重的移民浪潮。我们曾指出,我们在境外的国民和突厥同胞常常被迫离开他们所生活的土地,且一些帝国主义国家为其自身的帝国目的而欲利用我们的突厥同胞,我们还曾谈到面对这种迁徙压力,一些非政府组织很容易地支持面向土耳其的移民。

以下是安卡拉伊尔德勒姆白札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布勒布里的相关评估。

在今天的文章中,我们继续就我们应该遵循的移民战略提出更具体的建议。

迁移战略的一些关键要素是:

有关策略一些建议

不离开居住的土地:我们所有的历史经验都告诉我们,必须尽一切可能使我们的人民不要离开他们生活的地方。因为我们的人民以及土耳其在被遗弃的每个区域的影响力减弱。随着离开的每个人,其余的人变得越来越弱。 我们可以在巴尔干地区更明显地看到这种情况。 是的,这是非常困难的,也许是不可能的,但如果我们能够让我们的人民留在巴尔干半岛,今天巴尔干半岛将会有一个非常不同的面貌。 也许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巴尔干地区的一些学者提出是禁止移民的。

在所在地加强:土耳其优先考虑的是无论付出何种代价,首先要让在拥有浓厚的历史和文化关系地方的人民留守原地,而不是离开。为此土耳其的机构、与此地区相关的民间社会组织应提出更多有关如何使生活在这里的人强大的政策、战略、研究及努力。应在生活的区域鼓励参与经济、文化、政治和体育活动等多方面的活动。在境外与土耳其有联系的同胞们从多方位参与所在国,并为该国家做出贡献将会对他们自己、对他们所生活的国家及土耳其都是有利的。

在所在地加强我们生活在西方的同胞最重要的一步是他们获得所居住的国家的公民身份。 但我们知道,我们大多数公民都非常不愿意迈出这一步伐,或者很迟获得公民身份。 在我担任YTB境外土耳其人与相关社团署主席期间曾访问一欧洲国家时,我们的一位同胞向我讲述的反映出他的情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我们的前总理之一Necmettin Erbakan教授在 20世纪80年代的访问期间建议他们获得公民身份。这位同胞表示在几十年后明白这个建议是多么正确,并表示:“但那天,就好像Erbakan教授在建议我们换教,曾让我们感到很难受。”

与有关国家密切合作:过去由于巴尔干国家问题,现今因克里米亚和维吾尔问题,我们的人民与其生活的国家出现问题是很自然的。因为我们不能忽视我们的突厥同胞在那里遭受痛苦,并受到非常残忍的对待。我们不会回避表达这些。然而,如果我们与这些国家的关系日益恶化或断绝,我们生活在那里的同胞将会受到最大影响。我们关系的恶化可能对通过我们的同胞寻求帝国主义的国家来说是有利的。但是对土耳其或相关国家不会从中获益。因此,无论对我们的突厥同胞还是对生活在西方的同胞来说,为了使他们在当地强大,应该与他们所居住的国家密切合作。我们的同胞应寻求与这些国家合作,并设法为他们所生活的国家在政治、社会、文化和经济方面做出贡献。

就极端组织采取措施:无论是在我们的公民居住的西方国家,还是在我们的同胞居住的国家,一些官员,主要是政治家都指责我们这里的一些人受到边缘、极端组织的影响,参与恐怖主义活动。 这些指责可能不正确。由于他们的策略,相关国家可能会提出这些指控。 但由于人们面临的困境,人们总是有可能受到边缘组织的影响。因此,鉴于这些风险,我们有关的公共机构和非政府组织应该开展必要的工作。

最后的途径--土耳其:面对遭遇的任何问题,迁徙到土耳其不应是脑海中首先想到的办法,而应是最后的解决办法。为了不采取最后的办法,应该尝试所有上述提及或未提及的途径。这一状况自然需要非常战略性、复杂的政策和密集的工作。离开所生活的地区考虑到个人和社会成本时,通常可以找到一种方法使我们的人民留下的途径。

在我的最后两篇文章中,我聚焦于在我们国家似乎显得持续更久的迁移。类似的策略,在一定程度上对于源于叙利亚、伊朗、伊拉克、埃及、利比亚、阿富汗的看起来更瞬态或将土耳其作为过境地的迁徙来说也是适用的。但在这两种情况下,如果危及生命,土耳其永远不会像西方或欧洲国家一样行事。 不会使寻求庇护者陷入死亡的境地。不像西方国家及其文明,土耳其在其整个历史上,不管付出何种代价,都一直成为庇护于其的无助者之希望、人道的最后一扇门、良知之声,解脱之另一诠释。既使今天,欧盟国家,在过去也未明白, 但在历史上土耳其的诠释和差异就在于此。

以上是安卡拉伊尔德勒姆白札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布勒布里的相关评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