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一带一路”征途:新丝绸之路时代的城市文明

本节目由外聘专家法帝撰写。

踏上“一带一路”征途:新丝绸之路时代的城市文明

新丝绸之路时代的城市文明-1

作者:法帝(Fatih Öztosun),

19世纪末,1877年,德国地理学家费迪南德·冯·里希特霍芬在他撰写出的一本书名为“中国”中,公元前114和公元127期间使用实现丝绸贸易的从中国西部地区开始到中亚和印度的道路称为“丝绸之路”。因此,“丝绸之路”一词首次被使用,并在短时间内被国际社会和沿线各国人民接受并开始正式使用。后来,德国历史学家阿尔伯特赫尔曼在20世纪初于1910年出版的“中国与叙利亚之间的古丝绸之路”一本书中解,根据新发现的文化遗迹和考古资料,确定了以古代丝绸之路延伸至地中海和小亚细亚西海岸的主要路线,在一定程度上确定了丝路术语的基本路线和内容。换句话说,中国与中亚,南亚,东南亚,西亚,欧洲和北非的贸易方式被描述为丝绸之路。

 

以通过骆驼队运输东方的丝绸和香料,形成了从中国到欧洲的贸易路线。在中世纪,贸易骆驼队从现在的中国城市(西安)出发到那个时候乌兹别克斯坦的喀什市。后来,道路分为两个方向,第一个是从阿富汗平原到里海; 第二个路线就越过喀喇昆仑山脉,经伊朗抵达安纳托利亚。从安纳托利亚通过海路或通过色雷斯延伸到欧洲。这种从东到西发展的商业运动使用了自早期以来一直在使用的道路网络。这些数千公里的骆驼队路线也被称为“丝绸之路”,除了丝绸,瓷器,纸张,香料和宝石的密集运输外,还提供各大洲之间的文明和文化交流。

 

今天,除了传统的陆海丝绸之路术语之外,被特别是中国的政治和知识界称的如航空丝绸路、铁丝绸之路、能源丝绸之路、冰上丝绸之路、数据丝绸之路、绿色丝绸之路、平丝绸之路等术语已经开始生产和使用。在重建古丝绸之路的目标框架内,该地区以外的一些国家以及该国的路线上的国家已经开始制定丝绸之路政策。例如,印度的“季节计划”、哈萨克斯坦的“光明道路项目”、俄罗斯的“跨欧亚经济走廊项目”、蒙古的“草原道路项目”、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美国“新丝绸之路的议案”和土耳其的“中间走廊”等。所有这些政策都旨在通过恢复古丝绸之路来区域共同开发和发展。

 

可以说,新丝绸之路现已在全球范围内得到全面接受,中国将于2017年首次在国际层面举办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事实上,为了参加该论坛我在北京的时候,向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提问:“通过举办这次峰会,现在可以说是正式进入新丝绸之路的时代吗?”他就回复我说: “是的,我们已经进入新丝路时代。因此,我们现在可以接受新丝绸之路的时代开始,21世纪将成为新丝绸之路的时代。

 

在新丝绸之路城市的目标范围内,特别是在亚洲地区的许多国家,几乎每个月,研讨会,会议,论坛等举办。于201872日至3日“全球丝绸之路市长论坛”和于2018918日“丝绸之路国家国际旅游论坛”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举行。于20181021日,由土耳其安塔利亚市政府主办了“第13届丝绸之路市长论坛”。2015618日至19日,义乌市,中国人民大学和环球时报在中国义乌举办了“丝绸之路经济带城市国际论坛”。所有这些会议的目的都是由新丝绸之路城市的未来框架下举行的。此外,近年来迅速获得议程的城市外交已成为公共外交发展的重要议题之一。在这个框架内,国际姐妹城市研究继续进行,并且在丝绸之路国家之间鼓励地方政府之间的交流计划。深化城市外交的概念,增加地方政府的国际企业举措。城市外交的成功既有利于发展和加强公共外交,也具有启发性。

 

随着丝绸之路政策和战略的快速发展,各国在相关路线上开辟了一条新的“丝绸之路地区”,与此同时,开阔一个新的“丝绸之路城市”的视角。丝绸之路城市网络作为世界城市网络快速发展的新部分,已列入相关国家的议事日程。致力于发展丝绸之路文明的路线上的所有古城和新城都被称为“丝绸之路城市”。那个时候,在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西安、喀什、撒马尔罕、布哈拉、加尔各答、大马士革、桑尼乌法等主要城市都是贸易中心。这些城市也是学者、教师、理论家、哲学家、旅行者、传教士和所有其他团体文化交流以及交换文明的中心。随着这些不同城市的文化互动,丝绸之路文明就形成了。今天, 新丝绸之路的新城市正在准备承担创建新丝绸之路文明的历史责任。在建设新丝绸之路文明的过程中,沿线各国城市的重要性永远不能忽视了。

 

作者:法帝(Fatih Öztosun),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