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视野50 欧洲的沦陷?

法国和某些欧洲国家持续数周的大规模“黄背心”抗议示威期间发生抢劫和纵火事件。示威活动还导致人员伤亡。仅上周末据官方统计数据就有数百名示威者受伤,数千人被拘留。

全球视野50   欧洲的沦陷?

全球视野50  

欧洲的沦陷? 

作者: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

 

法国和某些欧洲国家持续数周的大规模“黄背心”抗议示威期间发生抢劫和纵火事件。示威活动还导致人员伤亡。仅上周末据官方统计数据就有数百名示威者受伤,数千人被拘留。

以下我们播报安卡拉耶尔德勒姆白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有关此问题的评估。

欧洲发生了什么?我们在此前的多篇评论文章中曾写道,欧洲目前正处于类似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的一个时期,反移民,外国人,伊斯兰教和犹太主义思潮日趋高涨。问题的根源则需要从一个更深的层面进行探寻。实际上问题不在于移民,我们强调问题源于欧洲自身,但他们却极力通过指责移民或穆斯林来回避自身原因。我们已经阐述过,问题仅仅在于欧洲的未来,同近期一样,欧洲需要作出决定是希望成为一个通过欧盟创造价值还是向政治传统中早已存在的法西斯主义和纳粹主义投降的欧洲?(见https://www.yenisafak.com/hayat/turkiye-karsitligi-avrupayi-kurtarir-mi-2624277)。在此我希望再次强调,如果欧洲自由意志主义者阶层不提高他们的声音,明天就会为时过晚了。

法国发生的事件

法国的事件,欧洲自闭,抵制移民,仇恨和分裂主义已成为司空见惯的原因渐渐显示出与其自己有关,在黄背心运动中所发出的反响不是针对移民。反响不是来自移民。全球化进程没有取得足够进展,经济停滞,法国人民期待往日的繁荣成为抵抗的原因。但是,其他新兴经济体和其他全球发展不仅仅使法国而且使其它欧洲国家几乎不可能维持其往日的福利和社会国家实践。

事件与媒体

在伊斯坦布尔的盖兹事件中,几乎全世界媒体都搭建起帐篷营,不间断得进行现场直播,他们怎么把抗议者变为英雄等等这一切我们没有忘记。佩戴红色围巾的女孩,静站者仍然保留在我们的记忆中。媒体以极度夸张的视频对警察和土耳其进行了严厉的人权抨击。

巴黎的黄背心运动却被世界媒体罕见报道。高中生们也参加的事件中警察使用过度武力以及侵犯人权的相关抨击几乎没有。

“黄背心”想要什么?

同一个政党计划一样,黄背心公布了42项要求。 这些要求不只限于撤销燃油上调问题。 黄背心提出有关不断高涨的生活费用,减税,改善工作条件,移民问题,选举法,总统任期改为七年的一系列政治,社会和经济要求,只能由一个政党来实现。

执政党不是在选举而是在街头示威中被推翻

毫无疑问民主抗议是一种权利。各种要求都可以在民主社会表达出来。 为达到目的可举行集会及自由示威活动直到最后。 通过这种方式,可迫使政府举行选举。 过度使用武力反对民主抗议活动,当然是侵犯了抗议者权利,这是一种犯罪行为。

另一方面,在民主国家改变政治权力的方式是明确的。在民主国家中不受欢迎的政治权力不是在街头,而是在选举中被推翻。 由于未能满足要求,通过抢劫工作场所,焚烧,强拆及袭击无辜者的方式,执政党不是在选举中,而是在街头示威中被打倒,这只会带来无政府状态和法西斯主义。 尽管目前欧洲选举中法西斯主义势力抬头,但破坏行为转向街头运动将持续多久却无人可预测。

法国革命对人类的遗产

遗憾的是,从街头运动所能达到的结果角度来讲,法国是一个为自己和人类留下太多痛苦的国家。据知,怀着“自由,平等和兄弟情谊”的理想开始的法国革命,最终以人类遭遇的最系列大屠杀和断头事件告终。又是通过这一革命而出现的民族主义,仍在继续分化着整个世界。当沉侵于独立的喜悦当中之际,通过新的身份和国家分化及分裂人类,也会确保他们更加轻易地管理掌控。

此外,法国式的启蒙也屈服于智慧的创始理性,将自己的观点放在神圣地位之际,排斥被自己认为不理性的一切,赠送给人类一种对峙的俯视观念。如果我们想起人类历史上最为血腥的战争,最为密集的死亡和断头事件发生在“启蒙”智慧时期,当脱离传统、道德、宗教、神和中间机构等自我限制的所有纽带,就可不难想象启蒙的智慧能够转变成何种 “弗兰肯斯坦化”。如今,通过改变胚胎基因来实现人造人方面每个人都有正当的担忧。可能会导致人类末日的这一进程中,暗指智慧与所有价值观相隔离的法国式启蒙运动之地令人不容置疑。人造人已不需要人类的智慧。

 

街头行动或者通过革命之路被推翻下台,将其看成是合理的所产生的致命性结果,早在革命期间撰写的”法国的革命思想”一书中被布尔克(Edmund Burke)以十分简洁清楚的方式予以表达出来.

正像贝拉特(Berat Özipek)所述,

当伯克指出这些的时候,雅各宾派还没有掌权,自由,平等和兄弟情谊的原则并没有被鲜血染上。

包括国王和王后在内,不光是贵族家族和宗教人物,普普通通的人,数以千计的人,没有被送上断头台.

罗伯斯皮尔(Robespierre)并没有以”正确的恐怖处理办法”来处死他的温和派竞争对手. 在这些处决之后,他本人也没有被处死.

仍是法国仍是一个无规矩的浪潮在向世界蔓延.

这一不规则,对包括西方国家在内,正给许多国家和社会具有带来严重损害的潜力.

是的,类似的事件,在土耳其,或者西方外的社会出现扩大时,则是对示威者使用理想的说法,对事件发生的国家和社会进行污蔑诽谤来予以报道.

即便如此,我们也不能幸灾乐祸.

西方或者法国人不是我们的老师.因为,尽管他们探索帝国主义的意识形态,甚至对西方国家,我们也在任何情况下都有责任平等,并为西方社会和人类着想.

各位听众,由安卡拉耶尔德勒姆白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库德莱特·比尔比尔

Kudret BÜLBÜL 教授撰写的全球视野节目到这里就要跟您说再见了。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周同一时间再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