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稿:论恐怖主义与毒品交易

PKK/KCK恐怖组织在毒品交易中扮演重要角色

914556
专稿:论恐怖主义与毒品交易

PKK/KCK恐怖组织在毒品交易中的角色

恐怖主义与毒品关系

世界面临的最大威胁之一是毒品对人类的威胁以及危险程度与日俱增.

特别是对青年人和未来一代构成重大问题的毒品,同时就其贸易程度对利益者来说更成为了一个恐怖主义的资金来源渠道.

近些年,国际组织方面发布的毒品和恐怖报告刊等出了恐怖组织从毒品犯罪中获取暴利,并靠这笔收入,满足其武器,住宿,营养,通信,宣传等需求的信息.

世界毒品报告还说.世界毒品交易空间额大约是3200亿美元.

这一数额是有组织犯罪和恐怖组织资金来源的重要部分的组成.

2016年欧洲毒品报告则说,欧盟的毒品市场价值是240亿欧元.

恐怖组织与毒品交易的相互利益关系的存在不能说是一个错误的判定.

毒品商对恐怖分子组织结构方法,武器供应和秘密进入组织的可能予以利用之际,恐怖分子组织也用毒品交易作为收入来源使用.

获得的黑钱在洗钱时用在毒品交易中.毒品交易和恐怖是不可分开的一个整体的部分.毒品走私也是恐怖的温床.

显而易见:恐怖组织一边从事非法的毒品生产以及通过交易途径实现活动的同时,另一边因对毒品的依赖,破坏了人力的服务能力.

PKK/KCK毒品交易活动

展望今昔,反土耳其活动最猖狂的组织PKK/KCK,从毒品交易中获得巨大资金.毒品生产和贸易在所有的阶段都存在,这已被查出.

PKK/KCK恐怖组织, 就毒品生产和贸易的活动,长期以来对我们的国家和国际舆论予以隐藏.除此之外,在组织的所谓头目被抓获并进行交代承认后,因近些年在我们的国家和其他国家发生的与恐怖有关的缉毒行动中,PKK/KCK恐怖组织染上的贩毒活动,曝光在了国内外舆论中.

组织的所谓头目则对毒品生产和交易活动企图向恐怖组织成员和社会进行隐蔽.

事实上,他们也深知.毒品交易的确是一个人类罪,这对组织的宣传活动是一个沉重打击,同时将不利影响新组织候选人.

A·岳扎兰就恐怖组织与毒品的关系于1999年交代的供词中说,他没有亲自从事毒品贸易只是从从事这一贸易的人那里收取保护费,在扎格罗斯和马库地区包括其兄弟奥斯曼·岳扎兰在内向上述地区派遣的组织头目从事毒品交易。他没有参与这些事件。

为从事恐怖活动以及赚取收入将毒品交易视为一种便利及盈利很大的途径的PKK/KCK恐怖组织在各个领域从事毒品交易。他们先是默认毒品活动并且为了保证他们的安全而获取佣金的恐怖

与走私毒品展开斗争的部队发动军事行动后通过对所得结果进行分析确认PKK/KCK不仅从从事毒品交易的个人赚取收入而且在从事毒品交易的所有过程中都扮演了重要角色。仍是反恐部队针对PKK/KCK发动的军事行动中缴获了大量毒品。1980年至2017年间在展开的与PKK/KCK恐怖组织有关的414次缉毒行动中,抓捕了1325名嫌犯,缴获了数千公斤的大麻,海洛因等毒品,还有8千8百万颗大麻植物。这种情况公开显示恐怖组织如何与毒品交易交织在一起。

PKK/KCK 恐怖组织;

  • 亲自协调毒品种植,生产,运输和交易,
  • 从毒品生产商或经过我国边界偷运毒品以及从事非法活动的所有个人和组织以收税的名义收取佣金和保护费,
  • 在欧洲发放毒品和在大街小巷出售毒品,
  • 不通报PKK/KCK而进行毒品交易的个人或组织的毒品会被该组织没收,
  • 为生产毒品的组织提供地点以及保证他们的安全,
  • 在东部和东南部安纳托里亚地区积极参与非法种植大麻,
  • PKK/KCK恐怖组织中有专门人员负责从事毒品交易,其他恐怖分子对此一概不知。

恐怖组织将非法种植大麻视为盈利最多的方法。特别是在东部和东南部安纳托里亚地区郊外从大麻贸易中获取巨大收入的恐怖组织亲自参与此事件并极力鼓励当地村民种植大麻,从生产的毒品中收取佣金。

恐怖组织曾有一段时间在黎巴嫩的贝卡谷营地种植大麻和罂粟并在实验室里利用大麻制成毒品。

目前他们继续在伊拉克北部营房和我们的邻国边境村庄生产毒品并进行销售。尤其是阿富汗鸦片经过加工后获得的海洛因被输送到欧洲市场。恐怖组织收取保护费的方法之一是从我国东部边境贩毒的毒贩手中按照每公斤确定的价格“收税”及对从事毒品交易的个人实施敲诈勒索、威胁和挟持人质等以获取钱财。

土耳其的地理位置使起具有毒品生产和毒品消费市场之间桥梁的作用。世界上最重要的毒品生产中心是阿富汗,巴基斯坦和伊朗。土耳其是这些国家与欧洲之间的枢纽,穿越土耳其的这条海洛因路线传统上被称为“巴尔干路线”。恐怖组织PKK/ KCK与境外机构从中东延伸至西欧国家。这一广阔的地域把“巴尔干路线”完全覆盖进去。驻扎在大量毒品经过的这条路线上的恐怖组织PKK/ KCK生产的毒品或提供的毒品原材料通过这一路线可以非常方便地被运抵欧洲市场。

尽管PKK/ KCK恐怖组织是从贩毒者和生产者手中获取回扣开始的,但目前他们已发展到对欧洲街头毒品市场实施控制的程度。上述恐怖组织负责欧洲的毒品分销和管理。毒品利润高昂是该组织控制街头毒品市场的最重要原因。事实上,总部设在英国的亨利·杰克逊协会思想机构在公布的《被遗忘的外国战士:叙利亚的PKK》主题报告中称,PKK / KCK在欧洲最重要的资金来源之一为毒品交易收入。来自伊朗的毒品经土耳其抵达欧洲。上述毒品是经过这里完成分销的。

国际组织和外国确定PKK/ KCK与毒品贸易有关

有许多国际来源确定PKK/ KCK最重要收入来源之一为贩卖毒品。

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估测,从中亚、阿富汗和其他国家贩运至欧洲的毒品年获利为50亿美元。根据欧洲情报部门的分析,这其中一半的收入进入PKK/KCK的腰包。

据国际刑警组织的记录,在1992年全球范围内发起的41次缉毒行动中,有23次行动中被抓获的犯罪嫌疑人与PKK/ KCK有关。20世纪90年代在德国、西班牙、意大利、瑞士、法国和土耳其进行的缉毒行动中共缴获数吨毒品。欧洲毒品市场1992年80%、1994年60-70%左右的毒品是由PKK/ KCK提供和销售的。

近几年来,国际刑警组织对德国、意大利、荷兰和西班牙等国从事毒品贸易的库尔德人团体进行了跟踪。这些团伙被认为与PKK / KCK有关。

据知,该组织在土耳其和伊拉克北部经营着毒品实验室。除了为支持行动而实施的毒品生产和贸易之外,PKK/KCK在西欧还从库尔德毒品走私贩征收税赋。

据了解,PKK/KCK恐怖组织利用其在欧洲的平台和能力在美国也推销毒品。有信息显示,恐怖组织在1996年以一克海洛因350美元的价格销往美国市场。国际媒体报道PKK/KCK恐怖组织仅从阿富汗销往到欧洲的阿富汗海洛因中每年获得5000万美元到1亿美元的收入,据估计这一收入总额达到15亿美元。

PKKKCK恐怖组织的毒品走私活动,同类似的分裂主义组织一起被列在欧洲警察组织2011年的《恐怖主义现状及倾向》报告中。据报告,PKK/KCK组织为能资助恐怖活动而从事毒品走私和类似组织性犯罪活动。同样在欧洲警察组织2013年发布的《恐怖主义现状及倾向报告》中,土耳其调查报告显示PKK/KCK组织为资助恐怖活动而参与毒品贸易活动,PKK/KCK组织通过从越过土耳其边界的毒品走私贩征收的税赋筹集资金,此外从毒品经土耳其的运输,送达欧洲以及在欧洲的分发和销售等每一个环节中获利。作为回报,PKK/KCK组织提议为毒品走私贩提供保护服务,并在出现分歧的情况下扮演斡旋角色。

北约在2017年的振兴经济委员会会议上的报告中写道:“非法麻醉品产业是PKK/KCK恐怖组织最赚钱的关键活动,从巴基斯坦毒品原料的生产到在伊拉克的分发,从街头销售到由PKK/KCK恐怖组织在欧洲征税,参与了麻醉品贸易的每一个环节。”

据美国反毒品局的情报报告,PKK/KCK恐怖组织利用毒品获利的方法是:海洛因的生产,从毒品走私贩的跨境贸易中征税,控制欧洲海洛因市场的重要一部分。美国反毒品局局长哈特赤森(Asa Hutchinson)曾表示,PKK在土耳其东南部从事征收毒品运输税,并为毒品走私贩提供保护。美国反毒品局的报告显示,恐怖组织PKK/KCK为支持反对土耳其政府的恐怖活动而利用海洛因生产和走私活动。传统的毒品走私家庭和走私组织也在积极活动。

美国财政部曾于2009年和2011年将卡拉伊兰(MURAT KARAYILAN)、阿勒屯(ALI RIZA ALTIN)、埃达(ZUBEYIR AYDAR)、巴以克(CEMIL BAYIK)、卡勒侃(DURAN KALKAN)、卡尔塔勒(REMZI KARTAL)、欧科(SABRI OK)和乌孙(ADEM UZUN)列入外国走私贩制裁黑名单,这样PKK/KCK恐怖组织的毒品走私犯罪活动在国际上获得印证。

同样的,2012年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宣布认定格勒尔,阿克布鲁特和布兹泰佩PKK/ KCK恐怖组织成员是欧洲特别是摩尔多瓦地区贩毒活动负责人及被制裁的毒品贩子。

美国国务院颁发的国际毒品管制策略报告 2016期中指出,从阿富汗延伸至土耳其的贩毒期间抓获了多名库尔德人和伊朗人,他们资助PKK/ KCK恐怖组织,贩毒分子(该组织成员)还在2015年土耳其的许多城市和欧洲发动了行动。

据英国警方和负责调查毒品的国家刑事情报局提供的数据,在整个欧盟出售的毒品近一半是由PKK/ KCK直接提供的。据国家刑事情报局统计,该组织1988年收入为8500万美元,其中44%来自贩毒。

德国首席检察官办公室表示,在欧洲抓获的贩毒者中有80%与PKK / KCK有关联。 德国外长西格玛加布里埃尔发表声明指出:“PKK/ KCK恐怖组织深深卷入德国武器和毒品交易中因此被禁止。他在2017年6月发表的释放PKK/ KCK的财政资源符合德国利益”的声明揭示了PKK/KCK与贩毒者有关联。

这份由法国犯罪学研究所于1995年出版的报告中突出了PKK / KCK恐怖分子在毒品行业中的地位。报告中指出,该组织与毒品之间存在着“生物,政治和地下世界”的关系。 同年,库尔德斯坦民主党党主席巴尔扎尼宣布PKK / KCK进行贩毒活动。

根据1998年意大利金融警察提供的数据,PKK/ KCK直接参与国际毒品贸易,此外还从移民贸易,以及保护海外土耳其商人和员工方面获得非法收入。
结论和评估

正如上文所分析的发展情况,PKK/ KCK恐怖组织直接和间接从贩毒交易中获得收入。在土耳其发生的诸多恐怖袭击行动中,就如缴获许多毒品一样,在实施的诸多贩毒行动中击毙,击伤或抓获了恐怖分子,并缴获了该组织的文件。 除此之外,从恐怖组织头目和被捕成员提供的供词,以及国际组织或外国研究中可收集到上述组织进行毒品交易的大量证据。 这一情况已清楚表明了PKK/ KCK恐怖组织与毒品贩运之间的关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