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与欧亚焦点03

我们将在本周的土耳其与欧亚焦点节目中分析一下乌兹别克斯坦的新时期以及土耳其与乌兹别克斯坦的关系。

土耳其与欧亚焦点03

乌兹别克斯坦自总统克里莫夫逝世后于2016年12月4日举行了总统选举。在总统选举前夕土耳其总统埃尔多昂对乌兹别克斯坦进行了访问。我们将在本周的土耳其与欧亚焦点节目中分析一下乌兹别克斯坦的新时期以及土耳其与乌兹别克斯坦的关系。
           以下是阿塔图尔克大学国际关系系教员伊佩克对这一问题进行的详细评估。

      乌兹别克斯坦以3千多万人口,地缘战略地位,悠久的历史,丰富的文化价值以及经济潜力对于欧亚地区的和平及稳定来说占据一个重要的地位。自乌兹别克斯坦第一任总统卡里莫夫逝世后欧亚大陆各国把目光转向了该国。乌兹别克斯坦公民为选出该国第二任总统于2016年12月4日走向了投票站。自2003年以来一直担任总理职务且在克里莫夫2016年9月2日病逝后担任代理总统职务的米尔济约耶夫在本次大选中胜出。

         在乌兹别克斯坦大选前夕还举行了一个重要的会晤。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昂于2016年11月17日至18日期间率领一支庞大代表团访问了乌兹别克斯坦,并与米尔济约耶夫进行了会晤。

         土耳其是承认乌兹别克斯坦1991年独立的第一个国家。因此,土乌两国关系发展迅速。2005年因在联合国有关探讨乌兹别克斯坦安集延事件而召开的座谈会上,土耳其对乌兹别克斯坦投了反对票。两国1991年的良好开局却在2005年以后处于停滞状态。埃尔多昂时隔13年后于2003年对乌兹别克斯坦进行的访问促进了两国关系发展。在撒马尔罕实现的会晤中埃尔多昂表示“两国关系翻开新的一页”。米尔济约耶夫也表示“不再停留在口头上,目前已到了真正发展合作的时候了”。土乌两国领导人宣布,双方还就明年初召开乌兹别克斯坦 - 土耳其投资论坛以及联合经济委员会会议达成了共识。

             由于两国的历史根源乌兹别克斯坦是倾向于土耳其的一个国家。我认为这次互访将会结束两国间的低迷期。土耳其 – 乌兹别克斯坦关系将在以纺织,卫生,旅游和皮具行业为首的经济,打击恐怖主义等安全问题方面迅速发展合作。当然,这一关系也应该对民间社会,媒体和学术机构合作给予支持。正如在哈萨克斯坦建立的土耳其- 哈萨克斯坦艾哈迈德耶塞维大学一样,在乌兹别克斯坦成立土耳其-乌兹别克斯坦大学则非常有益。一个校园设在伊斯坦布尔,另一个校园设在撒马尔罕的“土耳其-乌兹别克斯乌鲁贝大学”对运用土耳其和乌兹别克斯坦历史知识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作为两国共同价值的哈纳菲-苏菲伊斯兰教简称土耳其-伊斯兰传统的苏菲激进主义对于欧亚大陆来说可以是一个合理的选项。在这方面土乌两国担负着重要的职责。

              卡里莫夫政权有两个基本特征。第一个是相当独裁的政权。其二是苏联政治制度的延续。克里莫夫在欧亚大陆与大国抗衡中为保护国家选择采用了部分隔离政策。乌兹别克斯坦新的领导班子面对地缘政治的挑战似乎更倾向于采用积极主动的政策。
              乌兹别克斯坦凭借其地理位置以及人口潜力成为欧亚大陆重要的一个国家。在接下来的进程中乌兹别克斯坦因这一特性将会是频繁向全球和地区大国提出希望合作的一个国家。

米尔济约耶夫总统在任职的第一阶段在彻底进行政治改革前解决人民社会问题以及加强与邻国的经济关系则是当务之急。米尔济约耶夫在外交政策中将对邻国突厥共和国遵循一个更开放及柔和的政策。米尔济约耶夫上任总统后首次出访选择前往俄罗斯,这一举措被评估为是旨在把俄罗斯-乌兹别克斯坦关系特别是经济领域方面取得更多成果所迈出的第一步。
             米尔济约耶夫时期将是乌兹别克斯坦一个新的开始。卡里莫夫已对突厥理事会为首的地区合作组织实施一个保持距离的政策。这一政坛的更迭地区大国和乌兹别克斯坦的一个基点铺平道路。我们都知道乌兹别克斯坦在现金和能量方面存有部分问题。在克服这些问题上发展外国投资和地区合作(突厥理事会等)是一个解决方案的途径。

      米尔济约耶夫13年来一直在卡里莫夫政府时期担任总理职务。因此,米尔济约耶夫同时也是克里莫夫体系的一个产物。要彻底改变这一体系并不容易。然而,本国人民和地区国家对米尔济约耶夫都很了解。他在这方面具有丰富的经验。在今后一段时间乌兹别克斯坦发展与突厥理事会的关系不仅对地区而且对突厥世界来说都非常重要。由此,乌兹别克斯坦是突厥地区非常关键的一个国家。

 

以上是阿塔图尔克大学国际关系系教员伊佩克对此问题进行的评估,本周土耳其和欧亚焦点节目就播送到此,下周同一时间再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