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土耳其在世界体系中的位置

这个问题的根源可追溯至奥斯曼帝国时期,然而在共和国时期这个问题却成为一个永无止境的辩论话题。

107303
析土耳其在世界体系中的位置

有关土耳其在世界体系中的位置引起了许多争论。这个问题的根源可追溯至奥斯曼帝国时期,然而在共和国时期这个问题却成为一个永无止境的辩论话题。辩论双方一方是土耳其政客和知识分子,另一方是世界政客。这些政客及所持的观点可分为三种。第一种,现代主义人士认为土耳其属于西方和现代化世界。第二种,伊斯兰主义人士或保守派人士则认为,土耳其属于伊斯兰世界和中东地区。第三种,中间派知识分子却认为土耳其应融合西方/现代化和伊斯兰价值观精髓形成一个与众不同的位置。当然,除了这些之外还有其他少数民族人士的观点。例如,认为土耳其应在马克思列宁主义阵营中占有一席的支持者以及认为自己应与世界隔离的思想家。

以下是马尔马拉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系讲师拉玛赞•谷赞教授将就此问题进行相关的解析。

有关土耳其地位的争论随着近年来经济的飞速发展再次以更具体的形式出现。土耳其自2000年开启入盟谈判后,对入盟时间进行过相关的推测。在此期间,土耳其进行了许多重大的现代化改革,甚至还为此成立了欧盟事务部。土耳其不仅仅是期待入盟后成为一个纯粹的会员国;相反的,希望在欧盟成为捍卫普世原则的一员。真正的意思是建立基于民主,法治至上,人权,自由,多元化和市场经济,奉行和平及建设性外交政策的国家。这一般是持第一种观点的人也就是现代主义人士的观点。西方人士认为,土耳其加入欧盟和北约等组织有必然的要求和目标。总之就是,土耳其应从西方转向中东和伊斯兰世界。

这种观点是不正确的,理由不充分。土耳其在西方和欧盟的地位及普世价值观的主张,忽略了土耳其的地缘政治,历史和文化价值。由于土耳其的社会,文化和宗教特点,历史和地缘政治的条件,首先应成为中东和伊斯兰世界中的一名成员国。由此便可理解土耳其在伊斯兰合作组织中所处的积极位置。土耳其成为伊斯兰合作组织成员国为伊斯兰世界的发展及现代化事业提供了一个机会。土耳其在这个问题上,自20世纪70年代起尤其是2000年正义与发展党执政期间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土耳其一方面按照欧盟价值观成为一个现代化国家,另一方面,为伊斯兰世界发展付出努力之际,力争成为一个全球性的主导者。实际上,所谓的中间路线就是说的是这种情况。另一方面在20世纪50年代由阿德南- 曼德列斯开启的,70年代由德米雷尔继续倡导的中间派理念,在20世纪80年代额扎尔时期得以升华,并在2000年由埃尔多昂和古勒领导的正义与发展党时期达到了顶峰。欧扎尔,古勒和埃尔多昂在土耳其入盟,伊斯兰世界和中东地区和解进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以上领导人认为,土耳其的位置,不仅应含有西方的普世价值,而且还必须把这种价值与本国的文化和宗教价值观融为一体这样土耳其才会更加强大。

甚至更进一步分析,事实上普世价值观与伊斯兰价值观在许多方面都有相似之处。在这种情况下,非常重要的一点是欧盟和伊斯兰哲学中谈及的和平精髓。欧盟基本理念和伊斯兰奉行的基本策略都是主张在国际关系持和平的立场。在这一点上有一件重要的历史事实,奠定土耳其外交政策基础的穆斯塔法•凯末尔曾提出过:“国内和平,世界和平”的原则。
这一原则表明了土耳其的外交政策本质是站在倡导和平国家一方的。这一重要选择的具体体现在土耳其成为了联合国45个创建国之一,也就是说土耳其是联合国创建会员国。土耳其的外交政策是基于这种传统,从本国边界开始向各个地区和全世界传播和平思想。

近年来在有别于常规理论的阿拉伯之春爆发后,在对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政策方面出现了不同与常规的举措。土耳其舆论对现今该地区发生的混乱局面,战争和冲突深表不安。应支持打击伊拉克大马士革伊斯兰国组织,努萨拉及基地组织等恐怖组织的军事行动。当然,土耳其政府也在为消灭PKK等恐怖组织而努力。当前土耳其在世界中的位置可从这方面予以评估,这些组织不仅与土耳其努力的普世价值观而且与他们自己的价值观不符。

以上是马尔马拉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系讲师拉玛赞•谷赞教授对此问题进行的评估。


标签: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