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视野52

本节目由安卡拉伊尔德勒姆贝亚兹特大学政治信息学院院长教授布尔布尔撰写

全球视野52

全球视野52

美国总统特朗普再次宣布美军将从叙利亚撤出。

渴望尊敬的特朗普对美国建立的秩序不会再有所改变。

正如其所述,美国士兵平安地返回。

美国的这一决定为何作出?是否真的撤军?一旦撤军,在地区其他形式的存在是否继续等问题引起了争论。

而以色列在一旦撤出的情况下,其扩张主义政策将发展,帝国主义的梦想在任何时候都没有毁灭的法国,在撤出的情况下,是否有能力将取代美国?而伊朗,俄罗斯,叙利亚政权,沙特和其他阿拉伯国家的政策将受到怎样的影响等这些问题,毫无疑问都是必须要给予评估的。除此之外,我也在文章中很想对在国际媒体中更多谈及的库尔德人的方式来探讨此问题。

以下是安卡拉伊尔德勒姆贝亚兹特大学政治信息学院院长教授布尔布尔(Kudret BÜLBÜL)就有关问题进行的评估。

他说,西方个别媒体机构对美国的撤出,美国在世界上是否为宪兵的问题以及叙利亚的库尔德人被单独撇下进行了争论。

法国总统马克龙(Macron)发表的对与盟国合作的国家有必要给予信任感的声明,则是一个类似的立场。

美国是世界警察吗?

美国是否应成为世界警察?警察这一词或许并非恰当。但是,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国家都应支持全球公平探索。人权侵犯,针对自己社会的屠杀和种族清洗不应被视为是国家内部事务。我们明白,这些言辞或者理由多次成为世界大国的干预工具。这种情况改变不了程度达到种族清洗的人权侵犯事件不会被视为国家内部事务的现实。

库尔德人是否再一次被背叛?

西方一些媒体或许已经说服自己的社会认定PKK和PYD是库尔德的合法代表。只有一个阶层未被说服,那就是库尔德人自己。因为库尔德人深知PKK和PYD恐怖组织最近10年以来最多损害的是库尔德人。是的,土耳其婴儿、妇女、年纪轻轻的埃布克教师、平民、警察和士兵牺牲,但是PKK杀害的4万多人中大部分是库尔德人。反对马克思列宁极权主义意识形态的库尔德人,在PKK恐怖组织的强迫下,除了死别无选择。

 PKK在叙利亚的延伸PYD的行径也与此大致相同。他们对与自己持不同想法的库尔德人和阿拉伯人实施的种族清洗的见证人仍是库尔德人。逃离PKK和YPD恐怖组织的库尔德人的避难地方是土耳其。但遗憾的是在西方媒体几乎没有报道有关避难到土耳其的库尔德妇女,儿童和反对派阶层的消息。即使西方媒体机构将对库尔德人实施种族清洗的刽子手视为自由英雄,但遭受压迫的库尔德人民已意识到这一现实。

土耳其的4百万名寻求避难者由哪些人组成?

伴随着数十万名叙利亚难民进入西方国家,西方民主似乎受到很大的新纳粹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威胁,而且这种威胁日益加剧。土耳其接纳的4百万名寻求庇护者对于西方民主来说似乎担任了缓冲职务。那么,西方一些中心执意将PYD和库尔德人混为一谈之际,4百万人由谁组成的呢?在这当中有基督教徒和土库曼人,当然大多数由叙利亚阿拉伯人和库尔德人组成。这一事实很明显摆在人们的眼前,这些人没有被看成是逃离PYD恐怖组织的人,而是被当作PYD库尔德人的代表。

4。

西方不再有理智了吗?

我听到有些人说“无论事实如何,西方情报、消息渠道和西方人民都认为PYD是库尔德人的代表。你写这些纯属徒劳。”你们从某种程度上可能是正确的,但在包括西方在内的所有国家,仍存在没有向帝国主义投降,而是拥有世界价值观意识,拥有理智且没有向情报部门以利益为轴心的新闻投降的人。这些人不是短期而是长时间来一直在为塑造世界付出努力。因此,他们有权了解事实真相。就像达伊沙不代表阿拉伯人和希特勒不代表德国人一样,PYD也不能代表库尔德人。我们不能将任何人民与恐怖组织混为一谈。这种做法是对这一人民的巨大侮辱。

总之,如果存在背叛,那也不是库尔德人。遭受 PKK,PYD,达伊沙和叙利亚政权压迫的库尔德人民,为何会对美国撤军感到不安?从地区削弱恐怖组织的所有事态发展中受益最深的便是库尔德人。出于这一原因,夹在中间的不是库尔德人,而是为强迫库尔德人接受过时的思想,铲除不愿接受他们思想的人而采取各种手段的恐怖组织。

以上是安卡拉伊尔德勒姆贝亚兹特大学政治信息学院院长教授布尔布尔(Kudret BÜLBÜL)就有关问题进行的评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