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学生眼中的土耳其48:哥贝克力:人类历史的起点

一名在土耳其攻读博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带您走进千面土耳其。

中国留学生眼中的土耳其48:哥贝克力:人类历史的起点

哥贝克力:人类历史的起点

在距离土耳其东南城市乌尔法12公里的一个一个单个山坡上发现的哥贝克力和被称为“肥沃新月”的地区一起,是由幼发拉底河底格里斯河浇灌出的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的一部分。肥沃新月地区,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出现城市,文字和政府的地方。换句话说,这里是文明的起点。规模宏大并拥有梦幻般文物的哥贝克力是这个伟大文明产生的最古老纪念,在原始文明的另一端上的哥贝克力从很多意义上来说都是历史的零点。

哥贝克力的考古发掘工作今天还在继续,而发掘工作也持续不断的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在人们还处于狩猎采集的历史阶段时,假造一座如此大规模的庙宇对于当时的人们来说确实是一件令人困扰的事情,但也正是如此,今天我们才得以看到一座反映史前人类信仰世界并且充满着动物浮雕的美丽建筑,他同时在对考古史上也是最重要的发现之一。毫无疑问,随着挖掘的继续,从哥贝克力得到的文物和其他历史数据从人类历史的角度上来看都具有重大的意义。

长久以来,人们一致认为这种规模的庙宇建筑只可能出现在人类定居文明的高级阶段,但哥贝克力的出现宣告这种假说并不正确。恰恰相反,这种复杂建筑的出现说明在人类的新石器后期社会结构和技术能力已经达到了很成熟的阶段。发掘工作还有别的很重要的意义,比如哥贝克力比英国的巨石阵早7000年,比金字塔早7500年,从这个意义上说阿纳多卢在文明史上无疑就占据了最重要的地位。

那么哥贝克力到底是什么呢?其实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哥贝克力到底是史前人类的定居点还是一个崇拜中心。根据目前的考古发现,人们对20多年以来的发掘进行大量的研究后,对这个问题依然无法做出百分之百的肯定答复,因为对这个时期的哥贝克力来说我们无法得到任何文字的资料。但从这个地区整个来看,是一个方圆200公里的采集狩猎区域,结合当时的历史条件,人们很可能是散布在这方圆200公里之内,而因为某些特定的日子或者活动才聚集在一起。这种活动很大的可能就是宗教崇拜活动,所以现在更多的考古学家倾向于认为哥贝克力是当时社会的信仰中心。

这样一个史前信仰中心的发现对我们的历史来说有什么意义,或者说从这里我们发掘到的信息为何会如此重要。哥贝克力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一个意义可能就是为我们提供了一个了解新石器后期的狩猎采集社会内部已经之间已经非常复杂和成熟的社会关系的机会。哥贝克力石阵里的方尖石碑以及环形的建造形式必须是在一个组织化并且不同群体分工合作的情况下才可以完成的。这种合作以及慢慢向定居文明的转变中,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饮食习惯的改变,农业的出现等等都是极具研究价值的话题。比如说,哥贝克力这种规模的建筑在当时的条件下至少需要一万人的配合工作才可以完成。在这个区域聚集起一万人首先的问题是如何供给这些人吃喝。对当时的狩猎采集社会来说同时供给这么多人的食物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以就在这个点上,农业出现了。逐渐聚集定居的人们开始尝试用种植植物作为生活的给养。而通过后来的研究也证实了这一点,小麦的出现和哥贝克力的地理和历史时期几乎都是重合的。这个发现的惊天之处在于,否定了人们以前关于农业和定居文明之间关系的假说,并不是像以前那样先有了农业才开始有了定居文明。事实上可能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很有可能是人们的宗教习惯或者崇拜驱使人们需要一个大型的场所,而在这种建造过程中人们学会了定居,并从这里衍生出了农业。

而当时的人们为什么会需要这样一个巨大的崇拜场所,据人类学家推测对于当时散布在附近的人们来说这样一个大的宗教场所就像一个巨大的聚会机会。人们通过有规律的聚会在这里实现例如物物交换,信息共享,甚至可能是婚配关系的实现。哥贝克力的地理位置处于一系列山坡中最高的一个也绝非偶然,很可能是人们有意选址在群山中的最高峰作为聚会的场所。

哥贝克力石阵的建造处于新石器晚期,对一个狩猎采集社会来说,人们的地位都还是平等的,但是,如此大规模的神庙的建造难免需要专业的人们。专业的技术专家的出现很可能是人类历史上内部开始分化阶层的最初尝试,从这一点上宏大建筑的出现也是人类社会阶层分化的出现的一个标志。

哥贝克力石阵的发掘研究工作还在继续,但就算未完成就已经对我们习常所知的历史有了很多颠覆性的改变。人类对自己的认识总是不断更新,不断深入。哥贝克力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值得亲自走近的地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