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视野45:理解欧洲伊斯兰

一段时间以来,欧洲发生着关于欧洲伊斯兰教的激烈争论。这更多是关于穆斯林的争论,而问题的各方则是欧洲国家,安全机构,西方学者和作家。

全球视野45:理解欧洲伊斯兰

全球视野45

一段时间以来,欧洲发生着关于欧洲伊斯兰教的激烈争论。这更多是关于穆斯林的争论,而问题的各方则是欧洲国家,安全机构,西方学者和作家。

以下是安卡拉伊尔德勒姆·拜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布尔布尔教授的相关评估。

这并非是一个毫无根据的争论。随着全球化进程,拥有不同的身份、文化、宗教和语言的人类更加融洽和共存。这种共同生活对像奥斯曼帝国这样的国家来说是一种妇孺皆知的情况,然而对于西方来说却是一种新颖的状态。可以说,在过去的几个世纪,西方国家与不同宗教及文化的国家之间的关系为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之际,随着这些国家的人移民到西方,西方国家就开始遇到拥有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由于这一时期同时也是现代化、中央集权、单一的民族国家时期,所以也是一起生活更加困难的一个时期。

与伊斯兰融洽的一个欧洲文化

如果今天拥有不同历史、宗教和文化的人更多共同生活,那么从这种情况所将产生的结果角度来讲,当然由国家、机构和知识分子来处理这些问题。

欧洲伊斯兰,并非是指从外部环境来到欧洲的不同的伊斯兰实践,而是指突出产生于欧洲内部,与伊斯兰融洽的实践,这种情况是可以理解的。试图通过欧洲伊斯兰来讲解的,如在语言,文化等领域里一定比例的本地化,则伊斯兰教原本就在自己内部已设想过。在此背景下土耳其的伊斯兰与远东,巴尔干,中东的伊斯兰观念与实践,本质上是相同的,但彼此也有一些不同。在此框架内,欧洲穆斯林不采用与人们所来到的地理区域的伊斯兰的实践和观念而是凸现出与欧洲文化,生活理念相符合的伊斯兰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如果说在土耳其或其它一个国家努力与在非洲、中东、远东的日常生活、文化、习俗、艺术、文化理念保持一致而不受欢迎的话,在欧洲也是同样的道理。不受欢迎并不是文化因素的错误,而是每个社会都有与自己地理区域相符合的特有文化习俗。在所生活的地理区域范围内,除了拥有一定的共同文化之外,毫无疑问在一个开放及文明的社会中,可以致力于以不同的文化来传承自己的文化。与伊斯兰保持和谐的一种欧洲文化不仅从迁居到欧洲的人的角度来讲,也应从欧洲自己角度进行评估。当我们在谈及一种与伊斯兰教相容的欧洲文化时,我们要谈一谈排除欧洲文化传统中存在的种族主义,法西斯主义和纳粹主义等元素的必要性。在某些情况下,欧洲人认为前来欧洲的人没有平等、自由、人权、多元化、差异共存等普遍的价值观。 但是,可以说欧洲人在短期内已经远离这些价值观。 人们首先想到的是一种不把难民当人对待的意识及不断高涨的移民和反伊斯兰主义。 在民意调查中显示,与别人不同的恐惧要高于不希望自己同事或邻居与自己不同的比率。

一个非自由主义者,安全主义者的欧洲伊斯兰教意识

当分析西方国家的著作和实践时,关于欧洲伊斯兰教的辩论似乎已不是一场民间,文化和价值观的辩论。 欧洲各国以更高的安全性意识去面对这场辩论。 因此,这些研究依据文化、安全、多元化、多样性通常由安全和安全机构展开。

当然,如果存有安全问题的话,他们当然会从安全层面采取防范措施的。 这是无可争议的。 但是,涉及数百万公民的民间,社会,政治问题仅从安全角度去处理的话,只会使问题更严重化。

各国针对不熟悉的新情况成立委员会,这是可以令人理解同时也是极为必要的,所有国家应通过理解的方式而不是使用施压、改造和关押等暴力手段。为此,欧洲国家不应把绝大多数与伊斯兰教毫无关系的人分配到诸如伊斯兰理事会等机构,应鼓励由穆斯林成立上述组织。上述部门更多的应由民间社会组织来负责管理,而不是与安全或情报部门有关的机构。

对穆斯林应尽的职责

欧洲就伊斯兰教“已经履行对穆斯林应尽的职责”和仅批评相关国家的做法是不道德的态度。今天生活在西方的穆斯林如果在参与教育、经济、政治、思想和学术等方面存在问题,如果犯罪率高,工作文化水平不够,毫无疑问,他们对穆斯林和穆斯林组织负有很大的责任。

他们在居住的国家也存在代表和发言权问题。

我们期待与相关国家负责人开展更加紧密合作,建立公开关系,形成/创建驱散恐怖气氛的工作。

失去社会性的伊斯兰教给欧洲带来什么后果?

某些方面希望欧洲通过伊斯兰教实现的目标是使社会,家庭和人类获得一个消除各种消极事件的伊斯兰教。然而,在欧洲,崩溃的家庭、被遗弃的儿童、乱伦、同性恋关系、吸毒都十分普遍,无法与世界其他地方相比。在社会价值方面,欧洲正在经历一个人道的一切都在迅速消失,由于经济的高度满足,合法和正常的关系无法满足人们欲望的一段肆虐的时期。伊斯兰价值观可能是在这些方面尚未被占领的最后堡垒。出于这个原因,一个失去了对社会、家庭和人性的主张的穆斯林只会加速欧洲的崩溃。

基督徒和犹太人应该支持穆斯林

我们看到这样一个穆斯林不会创造任何价值,正如在犹太教和基督教的类似过程我们所看到的一样。我认为基督徒和犹太教徒也对社会价值被如此侵蚀、道德崩溃和极端自私感到不舒服。同样,世俗主义者也被更多人类价值观的完全消失所困扰。从本质上讲,他们也必须对这些价值观的消失做出反应,这些价值观基本上也是基督教和犹太教所固有的。

欧洲穆斯林必须主宰他们的议程

最重要的是,穆斯林也必须在非洲、美国、中国、印度、中东,当然无疑的还有在欧洲也应主导自己的议程。如何做吗?我们下周继续吧。

   以上是安卡拉伊尔德勒姆·拜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布尔布尔教授的相关评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