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学生眼中的土耳其44:迷你夜生活

一名在土耳其攻读博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带您走进千面土耳其。

中国留学生眼中的土耳其44:迷你夜生活

迷你夜生活

去夜店这件事情完全是无端而起。本来大家都在一起吃饭玩三国杀,突然不知从哪里吹来的一股“妖风”,说要不今晚我们去夜店跳舞吧。哪知,这一群正襟危坐的人竟一呼百应,可见这一提议甚合众意。

于是夜晚九点我们一行6人乘着逐渐浓下来的夜色来到了贝西克塔斯,这个时间点算是夜生活比较尴尬的时间点,说早不算早,但对要去蹦跶蹦跶跳舞的人来说又早了一些。所以,我们就现在贝西克塔斯那个多层的车库所在的那个院子里找了个地方坐下来,这里是一个类似四合院的露天院落。周围除了靠西的一面是一座大概五层的停车库之外,三面都被各种酒吧和茶馆环绕,院落里的大树下也有很多桌椅板凳,一到周末城里的年轻人都会来这里聚会。贝西克塔斯现在每条街的功能分区越来越明确,有的街都是咖啡馆,有的是早餐店,有的是饭馆,有的地方则是连片的酒吧。

但唯独没有夜店。如果想去那就得往前面一点去奥尔洽科依,那里倒是有很多档次很不错的地方。但对我们来说,那里有些遥远,不是物理距离,而是心理距离上,毕竟周末夜生活这个概念就在刚刚几个小时之前还只是打牌吃饭而已。我们在一家蛋糕店里一人点了一份蛋糕,边吃边商量着该去哪里。在网上查了一圈也无法确定该去哪里,因为不熟悉的话,万一进错了地方轻则贻笑大方,重则会有生命财产危险,毕竟以前有过被酒托骗的案例。最后找到一个看起来比较合适的,而且就在我们附近,时间差不多10点半,我们离开咖啡馆动身前往目的地。

跟着导航就在贝西克塔斯市场附近有一家叫做IF的音乐吧,本来我们打算去哪里。结果走到那里之后发现大门紧锁,周围的咖啡馆和水烟馆倒是生意兴隆,可见这个区域确实是不存在夜店这样的东西了。不过贝西克塔斯没有夜店也是好事,毕竟一旦放开这个许可,鱼龙混杂,本来就只是学生为主的这里就不免会变得十分复杂,层次不齐的夜店必然会把这里温馨的周末夜生活搞得一塌糊涂。从贝西克塔斯坐黄色小巴士去塔克西姆不到十分钟的车程,黄色小巴会把你放在离广场最近的地方。

11点过后的塔克西姆广场以及独立大街上仍然是车水马龙。独立大街以及它旁边的小街道里有很多吧,但是对于初来乍到的人很难知道哪些可以自己去哪些不可以,所以我们也问了一些朋友,很多人推荐的地方自然就不会有什么问题。在加拉塔高中附近的鱼市场那边有一个被高度推荐的叫RITIM的地方,听说那里一般学生和外国人会比较喜欢去,而且有很棒的音乐。我们到那里的时候门口的保安首先要确认我们一共有多少人,在伊斯坦布尔晚上出去玩如果是男孩和女孩一起的话一般是不需要交门票的,如果都是女孩也不需要,但如果都是男性的话就可能需要交门票,而且如果人比较多也很有可能被拒之门外。这个地方是一个露天的楼顶,人确实很多,几乎到了摩肩接踵的程度,跳舞的人和跳舞的人都是碰来碰去,加上一个优秀的DJ,整个场所的气氛可以说是一触即发了。这里的酒水价格也算是很公道了,一杯龙舌兰15里拉,小饮几杯就算是热身了。

我觉得世界上没有不会跳舞的人,只要有合适的音乐和合适的氛围。可能很多人会觉得不好意思,我们刚进场的时候也是这样,觉得格格不入,但逐渐融入到那种氛围之后就会不由自主的舞蹈起来。我看在《舞蹈的语言》这本书里有这样一句话,说“舞蹈是一种人造的梦游,是一组寓含着肌体特定活动的感觉,这种肌体活动按照一定的顺序衔接起来,构造出一种完全独立自主的时间类型。”这可能就是人在跳舞时感受到的那种迷失感吧,虽然我们不是专业的舞者,但一样可以感受到一种独特的时间维度,在这里时空是由自己来构造,时而轻缓,时而急促,时而细腻,时而粗狂。在这种自我定义的时空里,自我也得到了新的定义。但我们来的这个地方唯一的问题就是他留给我们自我构造所需要的空间实在有点不足,因为人真的太多了。在逼仄的空间里构造自我的唯一途径就只能是纵向的了,所以我们就和别的人一样在音乐的笼罩下又蹦又跳,周围的人不在拘谨,每个人脸上都是最原始的笑容。当天还是满月,在露天的舞池里抬头就可以看到一轮明月,这让我们原始的快乐变得更加接近自然,脑子里突然会出现兽群,带着花环的仪仗队伍,坐在轿中的狄奥尼索斯,他的座椅被葡萄叶装饰着,行走的野兽身上装饰着满串的葡萄,当时也是这样的月色之下,在一片原始的快乐中行进的队伍充满着肃穆。就像我们这个迷你的晚上,嘈杂喧闹中透露着人们对原始自然的崇敬和肃穆感。

作者:伊斯坦布尔大学社会学在读博士 张守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