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视野44:全球秩序

二战后构建的秩序,并不是由所发生的一切吸取教训,使得战争不再成为必要的一个和平或安宁的秩序。

全球视野44:全球秩序

全球视野44

20世纪是人类遭遇暴行最多的一百年。这一百年,人类经历了历史上最为血腥的两次大战;不仅毁灭人类,而且会导致所被投掷的地区寸草不生的原子弹也是这一百年的杰作。

二战后构建的秩序,并不是由所发生的一切吸取教训,使得战争不再成为必要的一个和平或安宁的秩序。这是一种维持所拥有地位的赢者秩序。设立国际金融机构和贸易条款,确保美元主导地位的布雷顿森林体系(Bretton Woods System)和联合国秩序都是维持赢者所建立秩序的一种规定。

以下是安卡拉伊尔德勒姆·拜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布尔布尔教授的相关评估。

冷战时期运作相对良好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和联合国如今都在岌岌可危。

本质上自己也作为一个联盟的联合国安理会的5个常任理事国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和中国质检的全球力量平衡正在发生变化。

随着两极世界的结束,世界大国们试图通过不同的全球组合和结盟方式来维持现存秩序。我们共睹了没有任何正义基础的全球联盟在伊拉克、阿富汗、波斯尼亚、克里米亚、叙利亚和若开邦如何成立,如何未能成立以及延迟成立的局面。

为使作为冷战延伸的全球秩序,伴随着全球化进程而变得更加明显和为人所知,日益提高了批评度。因此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抓住每一个机会强调世界大于五国。全球通信和信息正在增加维持封闭社会和各种不公正的代价。在轻易获取各种信息和清楚看到不公正现象的全球形势下,冷战秩序无法持续下去。

我们正在处于一个不稳定时期。我们所到达的层面用土耳其语来讲,是处于一个陈旧崩溃的状态。是的,维持陈旧的状况会提高更多的成本。但是全球因素拥有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不仅是消灭人类而且是消灭所有生物的化学武器以及氢弹。今天所看到的一些现象,如果缺乏平衡的政治领导力,那么就会威胁到全世界的未来。

在冷战秩序受到质疑但尚未建立新秩序的一个环境中,我们必须建立全球正义联盟以摆脱威胁整个人类的这些武器,并为冷战之后的秩序带来和平与安宁。因为公正与不公正具有传染性。

对于全球正义而言,联盟意识不应仅限于在国家层面来考虑。 在寻找世界未来的这一时期,必须在生活的各个领域及各个方面为全球正义联盟付出努力。 学术界人士,商界,职业组织,工会,律师协会,智库机构,非政府组织,体育,艺术,文学界圈子,知识分子,学生社团在他们之间可以成为全球司法联盟的一部分。由此,他们首先可以加大彼此之间的认识及合作,然后一同发出呼声。 过去在冷战时期,面对缺乏多元化的冷战媒体几乎都没有异议。但是现在随着通信和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人员流动性的加大,使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们能够在所有领域展开合作。 现在我们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留学生。商人也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建立经贸关系。 我们须在各个领域都持有这样的意识。

虽然危险已非常接近摧毁性的程度,但是无法通过本土化取得全球性结果。无论是穆斯林,基督徒,犹太教徒,无神论者,佛教徒......还是持有其他信仰,意识形态,世界观的,当我们分析所面临的风险程度时,我们应在全球正义联盟中共同应对风险及突出我们的良知。

这种情况有时是可以实现的。面对美国单方面的耶路撒冷决定,正如反应到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方式一样,所有国家来表现出一个共同态度,面对残忍地被杀害的沙特记者卡舒吉案件全球所示的反应表明了人类可以有共同感知与立场,并给予我们希望。

同样,可以建立基于主题的全球司法联盟。其中的各别问题可以是面对耶路撒冷、阿拉坎、叙利亚、人权、伊斯兰恐惧症、歧视问题进行的合作;面对新纳粹主义、法西斯主义、化学武器、抗击全球垄断问题采取共同立场。

我们必须破解各个层面的全球不公正现象,要求并寻求全球正义。无论其宗教、语言、种族、信仰、意识形态,无论是谁进行的迫害,如果不能在全球范围建立起言语优势,那么,被毁灭就是不可避免的了。因为单个国家、阶层和社会不可能单独阻止全球攻击。

今天,我们正处于一个新的全球秩序尚未建立的时期。世界正处于天堂与地狱之间。为取得一个更公平的世界我们还有机会。在正义之路上为走完可以选择的所有道路,我们全人类需付出最大的努力。反之,明天没有基于正义的新世界秩序,如以前一样错误建立时,或者是当全球因素之一点燃毁灭人类的炸弹时,可能为时已晚。

 

   以上是安卡拉伊尔德勒姆·拜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布尔布尔教授的相关评估。

 


标签: 全球视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