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外政策看点39

土耳其与德国之间的关系即使在最近几年日趋紧张,但最近两国关系发出好转信号。在本周节目中我们将通过最近的发展来分析土耳其-德国之间的关系。

对外政策看点39

土耳其与德国之间的关系即使在最近几年日趋紧张,但最近两国关系发出好转信号。在本周节目中我们将通过最近的发展来分析土耳其-德国之间的关系。

现在我们播报阿塔图尔克大学国际关系系研究员伊佩克博士就有关问题进行的评估。

从土耳其角度来讲与德国的关系在最近几年中后退到近代历史中从未有过的恶劣水平。从过去到现在,两国之间的高层紧张关系从未像过去三年那样长久。

伴随着明镜周刊报道的有关德国联邦调查局窃听土耳其高级官员电话会谈的消息两国关系随之而紧张起来。之后在2016年德国喜剧演员波莫曼写了一首讽刺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诗词,对此德国当局一面开始进行调查,另一面打着言论自由的旗号为其进行辩护这是危机的首个信号。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如果德国联邦议会通过承认所谓的亚美尼亚种族灭绝法案的话,这将会严重影响两国外交关系。 安卡拉作为反击将会在同一周内回绝德国国防部长访问英吉尔基地的要求,这成为了在国际媒体引起巨大反响的一个事件。 尽管德国政府表示对联邦议会的决定不具有约束力,但是危机将会继续存在。

令人难以理解的是德国就土耳其打击PKK及与葛兰恐怖组织作斗争问题对安卡拉政权采取一切的反对措施。德国否决了有关土耳其提出引渡和审讯在德国的上述恐怖组织成员的要求。对土耳其打击这一恐怖组织持消极态度的柏林政权也公开地展开反对土耳其的活动。

在此期间,柏林政权对土耳其2016年7月15日发生的未遂政变表示的谴责是相当不情愿的。德国无理由地接纳了逃往该国的政变者并没有把他们引渡给土耳其。在这种情况下,柏林政府无论对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持何种态度,这都将会变成一场有意图的斗争。

因为未遂政变后立即前往该国避难并获得德国居住许可的土耳其外交人员和前任军人人数达到约9百人,但德国没有将他们遣返回土耳其。有方面称,就对于土耳其来讲极为关键的安全问题-引渡恐怖分子问题,德国司法机关根据政治好恶试图对土耳其反对派施压,并以此为目的继续滥用国际刑警组织。

2016年7月德国未允许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通过电话会议的形式向举行竞选宣传集会旅居德国的土耳其人发表讲话的要求,再次表明两国关系陷入紧张局面。

 德国当局声称,土耳其在反恐斗争中限制人权,对民主原则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然而德国当局就针对旅居德国土耳其人的种族主义和歧视性行径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安全和司法部门在调查过程中极力掩盖事实真相,德国和世界媒体针对上述“反民主”事件却没有进行足够的报道。

尤其是在不久前结束的审判谋杀土耳其公民的新纳粹党-国家社会主义地下党种族主义谋杀案过程中,德国司法部门自始至终作出的裁决都是不符合法律的。

数十名土耳其人遇害,几乎可以肯定屠杀事件受到德国国家内部亲纳粹组织支持的进程中,除了几名底层公务员之外,别无其他人受到惩罚,组织结构没有被调查出来。这种情况加强了关于柏林政府为嫌疑犯提供庇护的说法。

冻结所有这些紧张政策的进展是美国与两个国家都发生的问题。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德国和土耳其实施令人不满的经济和安全政策,促成安卡拉和柏林彼此走近。尤其是在土耳其开始的汇率波动,连锁式影响欧洲银行业的可能性,使得德国采取有利于土耳其的立场。所发生的这些,使得作为北约盟友的德国和土耳其在北约承诺受美国质疑的一个时期需要进一步加强彼此关系。

其最新的例子是,德国财长舒尔茨与法国同仁本周对土耳其进行的访问。通过会谈,各方重申了关于加强国家间贸易关系和德国在汇率波动期间保护土耳其经济稳定的立场。

与此类似的,一周前,在土耳其总统府发言人易卜拉欣·卡林主持下,德国、法国和俄罗斯代表们出席的有关伊德利卜的会议在伊斯坦布尔举行。对伊德利卜可能发动的一场行动由于可能引发移民浪潮,而成为令德国担忧的主要外交问题之一。

土耳其与在欧洲的古老盟友之一德国间拥有根深蒂固的历史、政治、经济、军事和人文方面的多元关系。关系比许多周边国家更加密切。除了高级别互访之外,技术层面的接触还是传统的定期进行。双边关系如此交织和多面,随之带来机会和一些考验。为了克服这些问题并使关系正常化,应重视保持对话渠道畅通。连日来,共同的风险认知对两国关系带来积极影响,使得土耳其加入欧盟进程的消息重新升温。增多的对外政治风险,也需柏林对土耳其遵循更慎重的政策。

以上我们播报的是阿塔图尔克大学国际关系系研究员伊佩克博士就有关问题进行的评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