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对外政策看点37

卡拉泰金大学国际关系系教员伊佩克博士评估全球权利之争对伊德利卜问题的影响。

土耳其对外政策看点37

很多分析家认为,伊德利卜战役已进入倒计时。关注地区军事部署的人相信军事行动即将开始。在本周节目中我们将通过全球权利斗争分析伊德利卜问题。

现在我们播报卡拉泰金大学国际关系系教员伊佩克博士就有关问题进行的评估。

在统治近1000年之后处于弥留之际神圣罗马帝国既不是神圣的,又不是罗马人的也不是一个帝国。将近2个半世纪之后今天的问题,最后的自由世界秩序既不是自由的,也不是世界范围的,也没有秩序。今天将世界说成是一个整体已越来越难。创造全球框架的努力也正在失败。保护主义愈演愈烈。全球贸易谈判最后一轮也没取得任何结果。网络领域使用规则很少。这种情况最好的例子就是今天中东和叙利亚的局势。

今天与1939年-1991年时期的意识形态两极分化的世界完全不同。更像一个完全不同的全球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的十年。

目前在全球和地区大国崛起和衰退的这一时期,我们目睹了国家之间的权力之战。占主导地位的美国为维持现状不断采取行动。如中国和土耳其等强国对美国过度使用权力和分享财富表示不安。 俄罗斯联邦和欧盟等多边机构正在寻找他们以往的日子。 西方国家害怕苏联回归,俄罗斯则害怕西方支持的政权出现更迭浪潮。 每个人都恐惧的则是激进伊斯兰教。

从世界大局来看时,不会出现如同1945 - 1989年一样的一场伟大思想斗争。目前不会出现新的“铁幕”。 除了占主导地位的世界大国之外,还有(希望减少美国主导地位但目前还没有足够强大来实现这一目标)不断崛起的国家。这一局势引起关注这一问题的专家之间出现了一些分歧。部分专家为使当前形势更有意义则倾向于对冷战怀旧情绪。 但这不是一个正确的类比。 目前的情况更像是19世纪下半叶。 这一时期是新兴大国展开竞争的一个时代,是一个州际关系不基于意识形态而是基于国家利益的一个时代。

在目前的全球结构中有一种主导力量; 但是,捍卫本国利益或寻求成就的国家却面临越来越多的挑战。

世界致力于从20世纪的窗口解读21世纪,从而依然对过去恋恋不舍。所以我们可以安心地说:我们不处在第二次冷战的边缘。

如今叙利亚能够触动地区,甚至全球的地震带。叙利亚每时每刻都可能会有意或无意地点燃将失控的一个冲突的引线。据多名分析人士,伊德利卜冲突的爆发指日可待。观摩地区军事部署动态的人相信,行动会在短时间内开始。政权势力与其盟友们在伊德利卜周边的三个主要地点部署军队和民兵,其人数几乎相当于参加阿勒颇行动的战士数量。

从叙利亚内部冲突角度来讲,由于伊德利卜不是任何一个死结的解开方案,而是从确保秩序角度来讲是一个转折点,所以行动何时开始,真正的确定者是俄罗斯和土耳其之间就伊德利卜局势以及随后的局面达成何种和解。因为两个国家之间的关系即便含有战略要点,尤其是两国之间的合作最近两年来在叙利亚成为重要的平衡工具,但是两国在伊德利卜问题上的分歧依然没有全面解决。

土耳其基本上从两个角度看待逼近的伊德利卜冲突。

其中第一点是潜在的行动对土耳其产生的短期安全风险。

 第二点是在叙利亚建立长期不会对土耳其造成威胁的秩序。可能发生的行动在短期对土耳其可能产生的第一个威胁是数字超过数十万的叙利亚人逃离战火聚集到土耳其边境。

长期的威胁则是在叙利亚将建立的新秩序产生威胁土耳其国家安全的状况。在叙利亚无论内战结果如何,最终为防止该国建立威胁土耳其的秩序,土耳其正如在军事领域一样,在政治和外交领域也继续采取行动。尤其在叙利亚东北部出现PKK/YPG控制下的一个地区,由于对土耳其来说会产生致命的威胁,在伊德利卜之后平衡将在此范围内进行。

近期,在叙利亚所有目光都转向伊德利卜之际,美国无声的开始了为PKK/PYD建立安全区的进程。虽然据称在与达伊沙作斗争范围内援助在持续之际,无论是美国还是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盟国实施的军事与经济活动,让人感到这些活动是在所有目光转向伊德利卜之际,在叙利亚东北部首先建立一个实际的“禁飞区”,然后创建一个总的来说是在美国保护下的区域的努力。因此,伊德利卜行动持续之际,叙利亚东北部也不应被忘记。

以上我们播报的是卡拉泰金大学国际关系系教员伊佩克博士就有关问题进行的评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