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分析 18:叙利亚代理人的战争

叙利亚的地区和全球权力斗争,已经超越了叙利亚内战。阿萨德政权2011年拒绝社会要求,未将国家推向民主化道路,而使国家陷入战争,从而使叙利亚战场成为诸多地区和全球力量权力斗争的场所。

热点分析 18:叙利亚代理人的战争

叙利亚的地区和全球权力斗争,已经超越了叙利亚内战。阿萨德政权2011年拒绝社会要求,未将国家推向民主化道路,而使国家陷入战争,从而使叙利亚战场成为诸多地区和全球力量权力斗争的场所。转变成战场的叙利亚一方面经受内部冲突和恐怖问题,另一方面则继续着地区国家之间的代理人战争。  除了美国,俄罗斯,英国和法国之外,土耳其,伊朗,沙特,卡特尔和以色列等地区国家也在叙利亚发挥着重大的作用。      

以下是政治经济社会研究基金会研究员,作家阿楚对相关课题的评估。   

地区和全球力量为在叙利亚达到目的而委任了自己的多个代理人。俄罗斯同伊朗一道为阿萨德政权提供空中,地面,外交和物资方面的援助。除了俄罗斯空军和地面部队之外,众多的俄罗斯雇佣兵也在叙利亚执行任务。伊朗则除了提供物资和军事援助之外,同时还为阿萨德政权提供人力资源。        

伊朗与俄罗斯恰恰相反,在叙利亚战场既有叙利亚又有许多外国代理军事元素。特别是黎巴嫩真主党,阿富汗法提米云旅,伊拉克努杰巴行动和巴基斯坦再内比云旅等许多外国代理因素。伊朗除了在叙利亚的许多外国代理因素之外还有名为人民保护力量的许多叙利亚代理因素。但是伊朗不仅在叙利亚有代理因素,同时自己也亲自承担革命卫队的重要职务。俄罗斯与伊朗在叙利亚的许多地方设有军事基地和他们使用的机场。

其它一个战线则由美国,法国和英国组成。由西方阵营组成的阵线是打着打击达伊莎斗争的名义对YPG恐怖组织进行投资。YPG领导成立的叙利亚民主部队控制从西北部叙利亚的曼比季延伸至东南部的埃布凯马尔的一条战线。美国与法国在这一地区有近25个军事基地。这些基地之间有2个空中跑道被西方阵营使用。此外英国和美国在叙利亚南部泰内夫地区总共有2个基地。

他们在地区与名为萨乌拉(Magavir el Savra)的一个组织联合采取行动。沙特阿拉伯长期来对叙利亚反对派提供程度不等的支持,但近期开始支持由YPG领导的叙利亚民主力量联盟。此外,在沙特阿拉伯倡导下,阿拉伯国家向叙利亚民主力量联盟控制的地区派遣驻军。

另一个阵线则由土耳其构成。土耳其为控制伊德利卜地区的无冲突区而设立了9个监督点,预计土耳其将设立总计12个监督点。此外,土耳其继续驻扎在通过幼发拉底河之盾和橄榄枝军事行动达伊沙和YPG恐怖组织被清除的地区。在对于叙利亚人民来说已成为安全区的阿夫林、阿翟兹、巴布和杰拉布鲁斯地区,同时由土耳其特种部队培训的叙利亚警察部队维护治安。叙利亚警察部队隶属于叙利亚反对派成立的得到国际社会承认的叙利亚临时政府。从军事意义上成立的国家军队也隶属于叙利亚临时政府。卡塔尔在“卡塔尔危机”前夕曾支持叙利亚反对派,但是遭封锁后卡塔尔在叙利亚的影响力有所减弱。
另一个角色是以色列。 以色列在67次战争中违反国际法后吞并了戈兰高地并掠夺了叙利亚的土地。 在2011年开战后,以色列进一步加强化了在戈兰高地的统治地位。对伊朗代理力量进入叙利亚及真主党加强在叙利亚的存在表示不安的以色列不时向叙利亚境内的伊朗和真主党目标发动空袭行动。

2011年阿萨德政权不接受人民的要求导致该国陷入战争后,叙利亚成为了全球和地区大国权力斗争的场地。可以说失去国家主权的叙利亚宛如被划分为几个不同的区域。 但是,把发生在叙利亚的战争视为是全球和地区性权力斗争是不对的。 应该说成是,叙利亚内战仍在继续。
以上是政治,经济和社会研究基金会研究员–作家阿楚尼对此问题进行的评估。

 


标签: 内战 , 叙利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