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学生眼中的土耳其11:冬天到伊斯坦布尔来喝BOZA

一名在土耳其攻读博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带您走进千面土耳其。

中国留学生眼中的土耳其11:冬天到伊斯坦布尔来喝BOZA

冬天到伊斯坦布尔来喝BOZA

冬天由于夜长昼短,即使我们拥有了无与伦比的照明技术,夜幕降临的时候白天的忙碌和熙攘还是照旧和太阳一起从日子中沉下去,冬天的夜晚少了热乎劲儿,人们也不喜欢多动,安静笼罩着冬夜。

法提区是伊斯坦布尔最古老的一个城区,这里的建筑老旧,城墙低矮,虽然市政一直在试图重新改造恢复这里,但古老的城区积累沉淀的人情世故少说也有千年,这些东西并不是换一下人行道的地砖或者重新粉刷建筑外墙就可以从这里驱逐出去的。所幸,人类虽然经常犯傻做一些蠢事,将一些力不逮的事情强求之,但法提区的决策人很明白老城的含义,在一座需要新生的古城中,充满活力的新城无疑是有力的引擎,但决定了这座城市灵魂内涵的依然是盘踞在老城挥之不去的千古人情世故。

怀旧并不是小资情调,是在如夏日白昼般炎热漫长的现代流水线上精疲力竭的人可以躲避的一个精神避难所。是人类对空气般无形的过去的需要,是缺少就会窒息的不安。就像你忘了自己的祖父来自哪里就会有的无根感觉,是植根在只能活在当下的人生命结构中的进退维谷。怀旧在一个狂飙突进的时代可能显得格格不入且被野心膨胀的私欲笑话,不是进取心不足就是智力短缺只能活在过去的典范。更可怕的是有很多人造的怀旧更是为这份朴素的人类感情带来了困扰。

法提区的古旧是冬日里的一杯boza. 王子清真寺后面的一大片区域叫做Vefa,因为有一个著名的中学,提起vefa人们就会觉得是个有文化的地方。加上前面不远处的伊斯坦布尔大学,和今天坐落在vefa的文理基金会的研究中心和图书馆,星罗密布的各类书店和咖啡,这一片被外围的布料窗帘门店包围着的小区域是一个极具文化内涵的地方。1870年从巴尔干半岛的阿拉巴尼亚来到伊斯坦布尔的普里兹伦的 Sadik Aga在vefa这里开了一家小小的门面店,在这间20平左右的店面里开始了贩卖阿尔巴尼亚特色饮料boza的生活。一转眼近150年过去了,Vefa的boza已经成为伊斯坦布尔的城市名片之一,人们提起伊斯坦布尔会想到蓝色清真寺一样,提起Vefa就会想起这家小店。由于离伊斯坦布尔大学很近,我也去过好几次这里,可以外带也可以在店里喝,一杯Boza只要3块钱好像,味道有点酸,一般会就这leblebi烤鹰嘴豆一起吃。其实很有道理,酸说明还有大量维生素,鹰嘴豆又是很好的蛋白,冬天在寒冷的阿拉巴尼亚确实需要这样的饮料。

Sadık Ağa的故事

关于Sadik Aga 从普里兹伦来到伊斯坦布尔的传说非常多。对于一个出生在19世纪巴尔干半岛的一个穆斯林家庭的人来说,经历了作为穆斯林生活的艰难和国家内部的混乱,伊斯坦布尔作为一个商业中心和情感所向往之地是有很大的吸引力的。初来乍到的Sadık ağa卖过各种小吃小喝,来伊斯坦布尔后的第六年也就是1876年今天伊斯坦布尔大学后面租了一个小店面开始了卖boza的营生,他开的店也是伊斯坦布尔专卖boza的第一家店。很快他就把自己的生意交给了自己的儿子经营,Sadık Ağa的儿子ismail接受过良好的教育,通晓保加利亚语,法语和希腊语,最初ismail是在国家的邮政系统做公差,后来一战爆发后参战上了战场,从战争中幸存下来会到伊斯坦布尔后他放弃了在公职工作的机会,跟随着自己的父亲开始了专门卖boza的生活。祸不单行,从战争中走出来的父子又遇到了更大的灾祸,一场大火将自己的店面付之一炬,所有的财物化为灰烬。从战争中走出来的ismail鼓励自己的父亲一起重新将店面开了起来,在那个年代成为为数不多的撑过来的店面,在艰难时期没有离开Vefa的父子也获得“忠诚”的称号(ahde vefa edilmil oldu),vefa本身就有忠诚的含义。

这家店的存在几乎成为忠实守护老城区的一个典范。关于这家店有的人说以前斋月人们都是用boza来招待客人,有人说以前的报纸上见过他们绝没在安卡拉开分店的声明,还有人用“土耳其二人转”(pisekar ve kavuklu)里面的台词来说明boza店和vefa区已经近乎同义词的关系。

Sadık ağa一家后来将整个家族的姓都改成了vefa,将整个家族的命运和这个区域联系在了一起。一小杯boza就这样成了一个传统,经历战火,走过磨难,今天这个家族还支持着这个区的土耳其摔跤协会的工作。因为他们的boza,连标配leble的销售也带火了。虽然是冬季饮料,但现在已经是常年有售,喝完boza还可以顺路去附近看看王子清真寺,去伊斯坦布尔大学附近的咖啡馆坐坐,去旧书市淘书。从一杯BOZA开始的行程都是越走越慢,在老城的腹地有这么多历史和故事羁绊,没法走快,在古旧中感怀,就是怀旧吧。

作者:伊斯坦布尔大学社会学在读博士 张守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