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学生眼中的土耳其10:库塔赫亚

一名在土耳其攻读博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带您走进千面土耳其。

中国留学生眼中的土耳其10:库塔赫亚

库塔赫亚

究竟是众神之神宙斯的城还是土耳其的景德镇,库塔赫亚和很多土耳其的城市一样都拥有着至少两个身份,就像伊斯坦布尔还是君士坦丁堡一样,这块土地是铁打的营盘,而各个大的王朝帝国则是流水的兵,一茬接一茬的文明生长过后,留给这块土地的是多重的身份和叠加的记忆。

位于安纳多卢西海岸的库塔赫亚是一个青铜时代就已经有定居历史的城市,坐落在伊斯坦布尔西南方向,夹在伊斯坦布尔和伊兹密尔大区之间,在土耳其沿海城市的光芒下,库塔赫亚显得相对要暗淡很多,像一个走过壮年的恒星再也无法轰轰烈烈的燃烧发光。

 

一座神庙

库塔赫亚离爱琴海其实并不算近,和其他土耳其古希腊文明圈里的那些地区相比,库塔赫亚可以说属于边缘地区。古希腊城邦并没有能力进一步辐射安纳多卢腹地,但后来者总是喜欢居上,以帝国面貌出现的罗马在继承了古希腊的衣钵之后迅速开始辐射小亚细亚。

城邦生活被帝国的强力裹挟着四处迁徙,罗马帝国开始了他复制黏贴的扩张模式。公元二世纪,哈德良皇帝下令在今天的库塔赫亚建造一座‘大都会’,整个城市的建筑风格完全仿造爱琴海沿岸城邦城市的风格,神庙,剧院,体育场,集市和浴场五位一体的城市综合体模式,这里因此也被称为是‘第二座以弗所’。

距离今天的库塔赫亚近百里之外的古城遗址叫做艾扎诺伊,据说古城的名字是从古希腊英雄阿赞而来,根据古希腊神谱,阿赞是宙斯的孙子,他爸爸阿尔加斯司管烘焙。以烘焙神的儿子命名的城市自然不可能像雅典那样以民主标榜自己,这里在罗马时期是重要的农产品产地。谷物,葡萄酒和羊毛制品是这个城市为帝国能输出的重要产品。

这座看似希腊的古城精神上完全是罗马的。就在这座古城不远处的以弗所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古希腊城邦城市,城市中心巨大的剧院和剧院两边的体育场和集市拱卫着城市剧院这个民主生活的中心,城市的设计者从结构上就赋予了这座城市民主的特征,市集和剧院位于城市中心让议政和参与成为城市的中心,而权力的象征则隐而不现。反观艾扎诺伊城市的中心被罗马的城市规划师建造了一座巨大的神庙,而且这座神庙还不是一般的神庙,而是众神之神宙斯的神庙。权力和威严是这座城市的精神主题,在神庙眼皮底下的剧场和体育场是被至高权力监视的市民领域。帝国的巨大权力笼罩着市民生活,即使罗马统治者如何照搬希腊风格,在精神性格上,这座罗马时期的古城彰显的性格已经远不是古希腊的民主风范,而是帝国的强势和权力。

一位制陶匠人

春来秋往,天地变幻,一个帝国陨落,另一个崛起。当拜占庭的伟大建筑逐渐被地质运动摧毁掩埋之后,在相同的土地上新的力量崛起,奥斯曼帝国重新部署着帝国的权力。新帝国的新审美也改变着各个城市的面貌和身份。奥斯曼帝国对釉彩和瓷器的喜爱可能出于伊斯兰文化,在伊斯兰教看来人像或者动物画像都不是值得提倡的艺术形式,所以在伊斯兰绘画以及相关的建筑装饰艺术中几乎找不到肖像和动物画像图,相反抽象的几何图案以及花草的使用则非常频繁。在这种形势下,帝国突然发现了陶瓷和彩釉这种美术形式,没准儿就是从我国得到的灵感,今天托普卡普皇宫里有大量来自我国的瓷器展出。

花草和几何图案经过上色烤制出来的瓷器最好的特点就是不会褪色。‘泥沙入手经抟埴,光色便与寻常殊’,瓷器成为帝国美学的新宠。如今在伊斯坦布尔各大清真寺都可以看到用瓷砖装饰起来的墙壁,抽象的图案和花草顺着瓷墙蔓延伸展,取代了以前的涂画,变得不仅更加持久,也更容易清洁。宫廷的审美必然会影响到民众的审美情趣,日常人家也逐渐喜欢上瓷器装饰。巨大的需求催生了帝国一个一个瓷器生产中心,在这些瓷器生产中心之间,库塔赫亚异军独起成为名副其实的土耳其‘景德镇’。

1864年Mücellit Mehmed Hilmi Efendi被从伊斯坦布尔流放到库塔赫亚,先生并没有被流放打击到一蹶不振而是在当地开了一家小小的瓷器坊,专门来制作瓷器并招徒开学。1872年出生在库塔赫亚本地的Mehmed Emin Efendi 15岁这年来到了Hilmi Efendi 的工作室开始了学徒生活,这位略显腼腆的少年从这里开始走上了帝国瓷器传奇人物的人生道路。1990年师父归真后整个作坊都由Emin Efendi负责,经营的困难让作坊好几次都差点关门,终于在一次博览会后,Emin Efendi的瓷器得到了宫廷的订单,一时声名大噪,订单如雪片从天而降,Emin Efendi和周边的其他作坊联合生产,作坊的规模从最初师父留下的7-8人发展的极盛的500多人的规模。库塔赫亚的瓷器也因为Emin Efendi而变得更加有名逐渐取代了伊兹尼克成为名副其实的瓷都。

春来秋去,奥斯曼帝国也倒下了,一次世界大战以及后来抗击希腊战争等一系列战争战火中诞生了新的土耳其共和国,老师傅Emin Efendi把瓷器的技艺和保护传统的精神留给了新生的国家自己则留在了帝国奔溃的战乱中。‘莫笑挖山双手粗,工成土器动王都’这句诗形容这位老师傅十分贴切。今天的库塔赫亚瓷器已经成为一个商标,这是一个有关品质和人格的标识。

在帝国的崛起和陨落中不断获得新生的库塔赫亚今天是一个旅游胜地,不管是去体验拜占庭帝国强力扩张还是奥斯曼帝国宫廷审美,抑或只是去看今天那里的日常,体验生活在厚重历史上的城市如何焕发新的生机都是美好的事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