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对外政策看点08

本周节目中我们分析叙利亚土库曼人的新时期以及这一新时期对土耳其外交政策可能产生的影响。

土耳其对外政策看点08

 作为叙利亚反对派重要机构之一的叙利亚土库曼大会不久前召开了第四次大会并选举出新议会领导人。本周节目中我们分析叙利亚土库曼人的新时期以及这一新时期对土耳其外交政策可能产生的影响。

下面我们播报阿塔图尔克大学国际关系系研究员伊佩克就有关问题进行的评估。

在土耳其共和国支持下成立的叙利亚土库曼大会于2月10-11日在安卡拉召开第四次会议。来自阿勒颇,拉兹基耶,哈马 – 胡姆斯,大马士革-戈兰、拉卡地区和三个政党的360名土库曼代表选举出由土库曼代表为主的42名大会成员。随后当选的42名成员确定新主席。根据大会成员的选举结果,穆罕默德·韦吉赫当选叙利亚土库曼大会第四任主席。

叙利亚最古老人民之一的土库曼人从7世纪起至今一直生活在该地区。

土库曼人蔓延至叙利亚广大的区域。阿勒颇,拉兹基耶-伊德里布,胡穆斯,哈马,塔尔图斯,拉卡,戴拉,大马士革和戈兰地区都生活着土库曼人。叙利亚土库曼人今天为保护他们数世纪来一直生活的领土和身份而展开了顽强的斗争。

土库曼人的斗争伴随着2011年的人民起义而开始抵制叙利亚政权的国家恐怖。自2011年起至今阿萨德政权多次轰炸黎巴嫩边界,阿勒颇,巴伊尔-布扎克,哈马斯和胡穆斯的土库曼人居住区。这一袭击结果数十万名土库曼人丧生。据土库曼人所说,有数千名土库曼人被拘留和失踪。

土库曼人长期来与达伊莎恐怖组织展开斗争。目前又与另一个恐怖组织PKK/YPG展开斗争。在抓住机会分裂与达伊莎交战的土库曼人部队的PKK/YPG恐怖组织迫使生活在他们侵占的土地上的土库曼人,阿拉伯人和库尔德平民迁移,并杀害了进行抵制的平民。今天土库曼人为了把PKK/YPG强行夺取的领土归还给真正的主人而展开顽强的斗争。

数百年以来,土库曼人在叙利亚作为不同于叙利亚人的一个民族而维持存在。叙利亚有大约150万说土耳其语的土库曼人。加沙已忘记土耳其语的土库曼人,叙利亚土库曼人的数量大约为300万人。土耳其帝国时期的档案和法国的委任政府均印证土库曼人在叙利亚的存在。土库曼人长期以来遭受人权侵犯和屠杀,此外文化权益也被剥夺。国际社会应就此做出回应。

土库曼人目前在战场上与一切形式的恐怖力量展开斗争。如今土库曼人作为一个不同的实体而希望坐在谈判桌上,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当然,土库曼人在叙利亚反对派中也有不同的代表,但是在这些平台上为保护土库曼人的权益而做出的努力尽管非常重要,但是微不足道。健康的解决方案是,土库曼人应作为一个不同的实体而坐在谈判桌上。

旨在实现叙利亚问题的全面政治解决方案而将迈出的所有步伐要长期获益,取决于将被给予各方的法律地位。

从这个意义上说,在维护叙利亚领土完整的原则框架内土库曼人起草的新宪法应该保护和确保叙利亚存在的合法地位。 在这一点上,向叙利亚土库曼人提供“创始者”地位可能会成为永久性的解决办法。

土库曼人是叙利亚继阿拉伯人后人口最多的第二大少数民族。 叙利亚土库曼人是叙利亚遗留进程中最大的受害者之一。 作为一个从未与种族/宗教恐怖组织接触且一直捍卫叙利亚领土完整的叙利亚土库曼人要求获得合法权利,这一举动是非常合理的。

在叙利亚和整个中东地区土库曼人是一个现代派,西方,民主和世俗的群体。 如果国际社会给予支持的话,土库曼人可以在中东和叙利亚建立民主和世俗秩序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 如果土库曼人获得权力的话,他们就可以在武装斗争和思想斗争中击败塞勒法/特克费吉 /圣战组织。 因此,这也保护了欧洲大陆免受难民潮和塞勒法/特克费吉 /圣战组织的袭击影响。

以上是阿塔图尔克大学国际关系系研究员伊佩克对此问题进行的评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