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对外政策看点06

我们在本周节目中将分析米尔兹约耶夫任职的第一年以及土耳其-乌兹别克斯坦关系。

土耳其对外政策看点06

      乌兹别克斯坦总统米尔兹约耶夫任职已期满一年。我们在本周节目中将分析米尔兹约耶夫任职的第一年以及土耳其-乌兹别克斯坦关系。

现在我们播报阿塔图尔克大学国际关系系教员伊佩克博士就有关问题进行的评估。

        领导乌兹别克斯坦近25年的克里莫夫去世之后于乌兹别克斯坦进行的总统大选中米尔兹约耶夫获胜。不久前乌兹别克斯坦总统米尔兹约耶夫任职已期满一年。

        在2017年2月米尔兹约耶夫批准了2017-2021发展战略(包括在许多领域的改革)。在其任职一年中乌兹别克斯坦进行的最具体的改革是经济领域方面。米尔兹约耶夫在一年中针对自由化经济进行了40项改革。米尔兹约耶夫放弃了克里莫夫的封闭政策,并热衷于与其它突厥共和国改善关系。米尔兹约耶夫的首次出国访问是对土库曼斯坦进行的,这是一个重要标志。

   在过去的14个月里,米尔兹约耶夫的访问重点为突厥国家。他对哈萨克斯坦共和国进行了6次访问,对土库曼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总统各进行了3次访问。此外,米尔兹约耶夫对土耳其和乌兹别克斯坦分别进行一次访问,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举行了两次会晤。

   乌兹别克斯坦与邻国发展关系的努力是区域合作的新契机。 2017年11月10日至11日在联合国组织下在撒马尔罕召开了主题为“中亚安全与可持续发展”的国际会议。会议上作出在2018年纳吾肉兹节前夕在阿斯塔纳召开中亚五国领导人峰会的决定。突厥共和国之间扩大合作可以为一个独立的土耳其斯坦议程创造必要的条件。在不久的将来,随着与中亚其他四国关系的密切,乌兹别克斯坦可能会成为一个地区贸易中心。

     米尔兹约耶夫在上任的第一年里赋予新闻媒体更多的自由。他在取消农业义务劳动上采取具体举措并作出从2019年1月1日起取消阻碍乌兹别克斯坦公民无需获得政府许可便可出国旅行的离境签证的决定。

此外,自2月10日起乌兹别克斯坦宣布将对突厥共和国公民实施30天免签政策。 这无疑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进展。
        土耳其是1991年承认乌兹别克斯坦独立的第一个国家。 为此,土乌两国关系发展迅速。在探讨2005年乌兹别克斯坦安迪江事件的联合国大会论坛上,土耳其曾对乌兹别克斯坦投了反对票。 因此,1991年开始复苏的两国关系在2005年之后平稳发展。 但是,埃尔多安和米尔兹约耶夫的互访确保了两国关系进一步加强。 在撒马尔罕会晤中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土哈两国关系翻开新篇章”之际,米尔兹约耶夫也表示“两国现在到了不谈空话实现合作的时候了”。两国总统的上述讲话具有深远的意义。

   乌兹别克斯坦因历史关系是一个心向着土耳其的国家。现在我可以说,土哈两国之间的平稳时期已结束。土耳其 - 乌兹别克斯坦关系特别是以纺织,健康,旅游和皮革为首的经济;以打击恐怖主义为首的安全方面将会迅速展开双边合作。当然,这种关系也需要民间社会,媒体和学术机构的大力支持。正如在哈萨克斯坦建立的土耳其-哈萨克斯坦阿赫迈特耶塞夫大学一样共同建立土耳其-乌兹别克斯坦大学非常有益。

    将分别在伊斯坦布尔和撒马尔罕设立校区的土耳其-乌兹别克斯坦乌鲁拜大学,在突厥语地区实践土耳其和乌兹别克斯坦所拥有的历史积累方面可能发挥巨大的作用。两个国家共同的价值哈奈菲-马图里迪/苏菲伊斯兰,即简称为突厥-伊斯兰传统的塞莱菲,可能会在极端主义面前成为欧亚地区的理性选择。这一方面两个国家都肩负着重任。

    米尔兹约耶夫时期成为乌兹别克斯坦的新时期。克里莫夫对以突厥理事会为首的地区合作组织保持距离,这一政策的改变可能会为地区国家以及乌兹别克斯坦的获益铺平道路。我们知道乌兹别克斯坦在现金和能源问题上存在问题,外部投资和地区合作可能会成为一个解决方案。

   米尔兹约耶夫深知自己的国家和地区。这一点上具有丰富的经验。乌兹别克斯坦在未来阶段发展与土耳其以及突厥理事会的关系,即从地区,又从突厥世界角度来讲非常重要。因为,乌兹别克斯坦是突厥语地区的关键国家。

以上是阿塔图尔克大学国际关系系教员员伊佩克博士的评析,感谢收听,再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