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土耳其展望中东02

埃及一周内处决了被军事法庭判处死刑的19名囚犯,从而使众人目光都转向了穆兄会领导层。

从土耳其展望中东02

 

埃及一周内处决了被军事法庭判处死刑且用尽一切司法手段的19名囚犯,从而使众人目光都转向了穆兄会领导层。
因西奈半岛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受到审判的15人被判处死刑后于2017年最后一周12月26日(周二)被处决之际,在凯费斯谢伊赫市参与恐怖袭击的4名囚犯也在事发后一周于1月2日(周二)被处决。

间隔一周执行处决的这些囚犯被宣布是恐怖组织达伊沙和贝伊特埃尔马克迪斯等激进组织成员。
有关第一批执行死刑的15名囚犯是否与穆兄会成员有关联当局尚没有发表任何声明。

在开罗一周内无法从官方和非正式渠道获得有关这个问题的可靠信息。
然而,在一周后1月2日(周二)清晨在亚历山大阿拉伯监狱又处决了被判处死刑的四名囚犯。随后局势发生了一些变化。

埃及境外与穆兄会十分亲近的媒体机构以不同形式磋商此问题并开始抨击被处死刑的囚犯的司法程序。

穆兄会的亲近圈子面对这种情况十分惊讶,更确切地说痛苦难言。

据从开罗幕僚以及可信圈子获得的只是非官方信息来看,在被处以死刑的人当中有穆兄会成员。

据从不希望被公开且与穆兄会相当亲近的人士那里获得的信息来看,在1月2日被处以死刑的4名囚犯完全是穆兄会成员或与该组织关系密切的人,上周二被处以死刑的15名囚犯中2人是穆兄会成员。

据我们的圈子来看,8天之内被处以死刑的19名囚犯中6人是穆兄会成员。

穆兄会为什么不发表声明?

穆兄会没有就该问题发表声明存在不同理由。

首先是嫌犯因犯有恐怖罪而被审判,并被判处死刑。穆兄会如果为这些囚犯进行辩护,那就证明该组织接受有关对其视为恐怖组织的指称。

这会为亲政府者和媒体创造一个可乘之机。在总统大选临近之际,法律途径已经没有可能,只有在总统塞西发布特赦令或特别批准令的情况下囚犯才可能重获自由,为囚犯争辩只能给穆兄会造成损害。
第二个原因是在即将举行的选举前夕,穆兄会不希望引起公众的注意。埃及人民近期生活条件因物价上涨而变得恶劣,人们关注更多的是自己的腰包。人民指责政府对此负有责任。在预计可能最迟在四月份声明举行的总统选举前夕,数十年来一直是“替罪羊”、被政权作为“稻草人”来使用的穆兄会可能会再次成为攻击目标。

第三个原因是艾哈迈德·谢菲克问题。反对判处穆兄会成员死刑、对此表示极端不满的穆巴拉克时期前总理谢菲克如果参与总统竞选,可能会被评论为是穆兄会将与谢菲克合作。

由此,穆斯林兄弟会担心在选举前引起人们的关注和再次被宣布为“敌人”,所以选择保持沉默。

沉默可能产生的后果

令人担忧的是,穆斯林兄弟会保持沉默或者继续保持通过沉默的方式作出回应的这种态度,或许会使死刑判决更容易伸向穆斯林兄弟会领导层。

因为穆斯林兄弟会委员会主席拜迪,组织的二号人物夏提尔,自由正义党秘书长比勒塔奇,自由正义党副主席阿里彦和前议长科塔尼等人物都已获得死刑。

上述人物的死刑判决是初级法院作出的。一些嫌疑犯的判决被更高一级的法院取消,但是被提起上诉且尚未被取消的死刑案件的庭审却仍在继续。

司法进程计划在四月举行的选举之前告一段落,穆斯林兄弟会的几个领导人会被执行死刑的可能性则令人担忧。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