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分析49

现在我们播报研究员,作家埃尔达尔·谢姆谢克有关此问题的评估。

热点分析49

捷克共和国和斯洛伐克,除几个国家例外,与南北苏丹一样,全世界国家的边界很遗憾是在大的搏斗,冲突,以及战争中划分的。

用语言表达的话,国家间的边界是靠鲜血画出的。

现在我们播报研究员,作家埃尔达尔·谢姆谢克有关此问题的评估。

试问这有必要吗? 看看理论的时候是一点没有必要的。

国家的概念在西方是16世纪开始使用的,东方则是数千年来循环使用,土耳其人和中国人数千年在文字中在国家概念的使用非常丰富。

西方世界直到中世纪不存在国家概念。在这一世界中,主权来自对领土的控制。

那一时期,国家具有为土地性质的tenv”或者“te/ra”来表达。

国家一词,欧洲首次是15世纪最先在意大利出现的,

从文学到政治性文章西方世界关于未来始终存在悲观的幻想。作为乌托邦之反面的反乌托邦文学载体的所有文章极为令人恐惧。

从福山到布热津斯基,索罗斯所有的政治未来主义理论,都来自于以血构筑的边界。当今世界的版图以血分裂。结果是,又是以流血的方式重新界定。西方在政治未来中的边界数量,不是以地理,文化或政治互动,而是以流血的方式增加。

西方的反乌托邦主义者好似是政治未来主义文学的灵感资源,更加令人毛骨悚然和恐惧。如果看这一文学分支的“邪教”小说和文章,好像以符合创造论的方式破灭所有的希望,将人打造成内心充满黑暗的个体,以应对这一黑暗的未来。

从扎姆亚丁的《我们》到休·豪伊的《斯洛》、保罗·巴奇加卢皮(Paolo Bacigalupi)的《女孩》、威尔斯的《主人醒来》、乔治·奥威尔的《1984和《动物农场》,布萊伯利的《法霍任海特451》以及赫胥黎的《勇敢的新世界》诸多未被提及的文学著作中,黑暗的未来之阴暗世界悄然无声地被嵌入到潜意识当中。

随着这些充满黑暗未来的文章,人类一步步远离创造论,好似成为通向那一世界的道路上的一块基石。

如今把世界变成血泊的国家对未来世界起到决策作用的机构员工最大共同特征之一是反乌托邦,无论文学还是政治文本编写出新的衍生作品足以虔诚和上瘾。
在社会参与的民主制度中,无论人民群众如何去改变政治体制,这些机构会在某种程度上阻止民众政治权力。当阻止取得成功一段时间后,他们将会控制住这一切。 有关这个问题最新例子是在美国发生的。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选举期间曾说道,奥巴马政府暴力行径是错误的,应该放弃扩张主义政策。

他说,“我们将制定导向本国内部的政策。 我们将抑制军事开支及驻世界各地的基地费用。“
特朗普还在自己推特账户上写道,恐怖组织达伊沙是奥巴马政府成立的。但后来又删除了这条推文。
当特朗普上台执政后每迈出的一步都受到旧政权政治言论的影响。甚至比奥巴马迈得更远,把以波斯湾为首的世界许多地方变成了弹药库。
在奥巴马对委内瑞拉政府实施的强硬政治方面特朗普也没有做出任何让步。

这将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巧合,但对新世界秩序导致的血腥边境变化,除土耳其外,委内瑞拉也予以抵制。这好像一方面是东方古老文化,另一方面是拉美神秘文化的体现。拉美文化的人文意识与东方文化非常相近,因此这一抵制并非巧合。不幸的是,美国继续对这两个国家以不同的方式和手段实施压制。

针对土耳其缺乏法律证据和理智、完全出于政治目的、作为工具使用的热轧·扎拉卜案仅仅是美国单方面施压的一个小小的例子。

新世界秩序将我们逼到一个血腥的边界。但我们不会被这种施压击败。因为东方文化是古老的,东方文化与踏上的土地同化,不像西方文化将其摧毁并强迫其与自己同化。

东方的边境是古老的,没有遭到西方干预的许多东方国家的边境拥有数百年的历史并非偶然,甚至某些拥有数千年的历史。我们的边境也不是从来没有发生过战争,但我们的边境地域是人民和文化确定的边境。

所以如果我们抵制西方在叙利亚和中东实施强迫的新血腥边境计划,这些计划可能会落空。我们可以凭借我们的智慧和理智使他们的阴谋落空。

各位听众,以上您收听的是由于研究院和作家埃尔达尔·希姆谢克撰写的热点分析。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周同一时间再会。


标签: 热点分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