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分析37:缅甸成为世界主要力量博弈的新战场

西方世界对阿拉干地区穆斯林遭受的大屠杀视而不见

热点分析37:缅甸成为世界主要力量博弈的新战场

2000年初期我认识了若开邦和若开邦的“无国籍”的穆斯林少数民族。

2000年代,缅甸的军政府有关反国家民主和自由的消息刊登在了国际媒体上。

为此,出于工作需要,我前去了缅甸。国家那时由军政府统治。但说实话,作为记者可以在不受到特大的施压前便可继续工作。

那一时代,我们寻找到了与软禁在家同时今天实际上是国家主席的昂山素季的会晤途径。

被西方视为民主英雄的昂山素季女士,主要是以民族主义左派意识而让人受到很大影响的。

但西方世界视而不见。其实受民族左派疾病最大影响的牺牲者就是西方世界。

希特勒1930年在德国发起的民族左派运动即法西斯主义使得欧洲和世界的数百万人丧生。

纳粹主义疾病在全欧洲重新蔓延。在德国,不光是社民党,绿党和左派团体,右派中的民族左派的说法也十分盛行。

今天,德国总理默克尔为竞选使用的言论,在和希特勒的讲话比较时,我相信他们之间的相似性一定会令你震惊。

同样的疾病很遗憾也开始在其他欧洲国家蔓延。

为此,被称之为民主摇篮和西方文明遗产继承者的西方世界,

特别是欧盟,对缅甸国家犯下的系统性的屠杀与种族灭绝却看不到。

试问,欧洲和欧盟在2000年代初期对以不能说明自己的想法为由陷入困境的缅甸在今天的所作所为为何会置之不理呢?

在世界享有盛誉的诺贝尔评委对下令屠杀命令的缅甸实际的领袖昂山素季女士过去发放的和平奖是否会开个会重新讨论?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昂要求孟加拉国政府接纳罗兴亚难民。埃尔多昂还向全世界宣告,难民的所有费用将由土耳其承担。实际上罗兴亚人的就近就有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两者都是穆斯林人口居多数,处于主权地位的国家。作为当今世界最强经济体的海湾国家则一声不吭,令伊斯兰世界和穆斯林深感羞耻。罗兴亚人是全世界人口最多的“无国籍”少数族,其子女没有身份证,没有为逃离所需的护照,没有伸张正义的法院等基本人权。自缅甸宣布独立以来的60年以来,从未有过这些权益。就连食物都很难找到的穆斯林所生活的地区,突然间就出现了以昂贵的武器装备的名为“罗兴亚解放组织”的一个组织。活动方式类似于源自西方的恐怖组织达伊沙。缅甸军队和该组织名义上是在冲突,但令人不解的是死亡的总是平民。截至目前尚未有任何恐怖分子以死亡或活的方式被制服。

正如在最近的冲突,平民再次付出沉重代价。至少3000名罗兴亚穆斯林丧生,军队提升暴力的力度,几乎每天都有20个村庄被焚烧,目前不能确定确切数字。之前据称自冲突发生以来2000到3000人死亡。但是这只是被确定的人数。这数字实际上没有反映出真实的数据,因为不久前仅在布提达宏地区的几个村庄就有约1500人被屠杀,这是独立新闻社报道的消息。一个大大的村庄仅有400人生还,其余人被活活焚烧。

缅甸军队的屠杀是如此进行的:先手持武器和砍刀进入村庄。

他们肆意杀人。佛教徒也在帮助军人。剩下的穆斯林在设法逃离村庄但是这次却成为军队部署在村庄周围的地雷的目标。军人们设下埋伏。向逃亡的平民百姓发射火箭弹。之后又洗劫村庄。

今天留在缅甸的穆斯林的70%-80%是妇女和儿童。在茂格达和布斯达昂地区的年轻人及男子大多逃往孟加拉国和马来西亚。村子里只剩下妇女和儿童。因此更多的是他们遭受暴力袭击。

茂格达地区距离孟加拉国很近。生活在这里的人逃往边界。但是这里的孟加拉同胞不打开边界大门。有一个中立区,如果逃离地区的话避难到哪里的人很多。从距离边界很远地区逃亡的人们躲藏在森林里。因为他们无处可去。

逃往边界的人受到孟加拉部队的阻挡。缅甸部队向这些人肆意开火。所有这些残暴行径除土耳其之外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谈及确实令人感到耻辱。土耳其总统埃尔多昂在库尔班节期间打电话给全世界领导人为制止这种惨无人道的大屠杀花费了努力。

我希望联合国尽快采取行动制止这种大屠杀。但是联合国安理会成员的一些国家没有任何行动迹象以制止残忍的暴力事件。

缅甸毫无经验的领导人昂山素季根本没有被意识到这种种族屠杀使国家陷入新的力量权衡之中。等到意识到的时候,我们会爆出今天杀死穆斯林的佛教徒的死亡消息。

在下一集节目中我们将阐述为什么罗兴亚和缅甸会被宣布为新的战场。

SİNYAL



相关新闻